79文学网 > 历史军事 > 三国有君子 > 第一百八十五章 赴任丹阳郡
    事不宜迟,陶商翌日便点齐属于自己的人丁,南向直扑丹阳郡。

    这一段在徐州驻扎的时间里,陶商让许褚、徐晃、徐荣三人,配合胡才,在十一万四千余的白波谷降卒中,进行人丁抽调。

    这十一万人,有老有少,有强壮的有羸弱的,陶商不可能让他们全都当兵,只能选出最为精锐的用之即可。

    最终,许褚等人从中选出了最为精装的士卒,共计三万人。

    再加上许氏宗族的一千兵勇,三千泰山军,四千河内郡兵,五千浮云黄巾众。

    以及陶谦给陶商的配备了两千丹阳精兵,并派自己的从子同时也是侄儿陶基协助陶商统领……终究还是亲爹,不是只给一百五十人。

    这四万五千人,便是完全属于陶商自己的军队!

    从此这四万人,将作为陶商最根本的班底,跟随陶商辗转天下。

    凭心而论,拥有四万五千人的军队,在目前的天下诸侯中,已属一线之流了。

    就算是陶谦本人手中的兵马,只怕也不会比陶商多。

    至此,陶商成为了徐州的第一大外藩势力。

    当然,目前诸侯的势力还都在起步阶段,若是过个一年两年,别人不说,以袁氏之实力和名望,想招募组成十万以上的巨大兵团,还是相对容易的。

    但四万五千人中,大部分都是白波军的精壮,没有经过正规训练,在陶商看来,战力很是不足。

    当然,等回头到了丹阳郡,这训练的任务,便交给徐荣了。

    除去入编陶商军的三万白波军士兵,剩余的八万多的白波降众,陶商找来了韩浩,让他准备到了丹阳郡后,便把这八万人登籍在册入户,并开始以这些人为试点,开始实施屯田。

    还有许庄的百姓,陶商亦是征得了陶谦的许可,待其接手丹阳郡后,便让他们也都迁移到这来一起屯田。

    一则是许庄的人陶商信得过,想让他们成为试点,作为全郡的指导,日后屯田的逐步推广,这需要好的试验人手。

    二也算是全了许褚和他家婆娘的相思之情吧。

    计划已定,下一步就是实施策略,搞掉吴景和周昕。

    吴景的兵马还没有到,现任的丹阳郡守乃是袁绍的嫡系周昕。

    陶商不着急进丹阳郡,他只等吴景到了之后,再设计一堆收拾他们俩,达到一劳永逸的效果。

    但是计划没有变化快,陶商不着急去丹阳郡见周昕,可是周昕却亲自来找他了。

    而且令陶商诧异的是,周昕并不是率兵而来的,他只领了数十骑来见陶商,而且还带了一件令陶商意想不到的东西。

    丹阳郡守的印绶。

    看着周昕将郡守的印绶摆在自己面前的时候,陶商不由的凌乱了。

    这是怎么回事?

    这家伙,不按照套路出牌啊?……定是有阴谋!

    迎上了陶商疑惑的目光,周昕却真挚的笑了。

    “陶公子不要误会,这不是计谋,是真的交接,这丹阳郡的郡守,周某不坐了,让给你,公子不必诧异,周某所言皆是发自真心的,若有虚假,则必为天雷轰击而死。”

    陶商不敢说自己是天赐英才,能看穿世界上所有人的真心或假意。

    但当自己在面对周昕清澈的目光时,陶商能够明显的感觉到,对方说的确实是真话,是发自肺腑的真话。

    “周府君,这又是为何呢?”陶商很是不明白,身为一郡之长的周昕,居然可以这么轻易的就随随便便的放弃自己的基业?

    这对于一个久处高位的人来说,跟杀了他又有什么分别?

    周昕闻言笑了,道:“陶公子,想听我的真心话吗?”

    陶商重重的点了点头,道:“想。”

    “很简单,我只是不想丹阳郡的百姓,因为咱们的争斗,而无端遭受战祸。”

    陶商闻言哑然了。

    很简单的道理,上嘴皮子碰下嘴皮子,谁都能说的出来。

    但又有几个身处高位的人,真正能够做的到呢?

    眼前站着的,是一个真正值得陶商尊敬和钦佩的人。

    “周府君之高义,着实令商感到惭愧。”陶商发自肺腑的对着周昕深深的施了一礼,又问道:“只是我不明白,周府君既然不愿意惹起战祸牵连百姓,那又为何要让丹阳郡于我,而不是让给吴景呢?”

    周昕闻言笑了,实话实说:“第一,是周某不喜欢袁术的为人,我平日里与袁本初和曹孟德交好,前一段时间孟德来扬州,我还帮他招募了四千丹阳精兵回去……”

    一听到这,陶商的笑容便变的有点僵硬。

    真是说啥来啥,你的好心好意,最后只怕是得害曹操去裸奔了,等到那几千丹阳兵反叛的那一夜,孟德兄估计连裤衩都得跑丢了。

    你曹哥回头会不会恨死你?

    周昕似是没感觉道陶商的表情变化,继续道:“而你是本初的附庸,听说更与孟德相厚,所以,以周某个人的角度来讲,我更希望你能够接手丹阳郡,第二,在名义上来说,你毕竟是朝廷敕封的丹阳郡守,在名义上要比我和吴景都来的名正言顺,第三嘛……”

    周昕顿了顿,露出了一个欣赏的笑容。

    “太平公子之名,现在的天下谁人不知?由你接手丹阳郡,方可保一方百姓太平,如此周某却是真的放心了。”

    听了周昕的三条理由,陶商的心受到了巨大的震撼。

    即使是从他的嘴中听到了太平公子的这个名号,陶商感觉也不是那么的刺耳了。

    计划不如变化快,陶商此番来丹阳郡,本想是一举拿下周昕和吴景,可照着眼前这个状况看,这位周昕周太守,自己似是不能再动他了。

    陶商脸皮再厚,面对这样的慷慨无私的人物,也不好意思动手。

    人,毕竟还是得要点脸的。

    “周府君将丹阳郡让给了我,你却又是要往哪里去呢?”陶商关心的询问周昕道。

    周昕寻思了一下,笑道:“会稽是我的老家,听说你来任丹阳郡守的同时,王朗也去任了会稽太守,我昔日在洛阳游学,侍太傅陈蕃为师时,与王朗相熟,不如就乘此时机回会稽的老家,看看给王朗做个帮手什么的,悠闲度日,岂不美哉?”

    陶商闻言沉默了半晌,第一次显出了不好意思。

    “周府君,为了我的事,着实是委屈您了。”

    周昕闻言哈哈一笑,摆摆手,道:“公子这说的是什么话?区区小事何足挂齿,大汉州郡城池,又不是周某个人家的,谈什么委不委屈,陶公子若能在丹阳郡好好待民,保护一方太平,就不枉费周某今日这一番良苦用心了。”

    陶商郑重的向着周昕一拱手,道:“周府君,陶某不才,一定谨记公今日之教导。”

    周昕闻言欣慰的点了点头,道:“等你收拾停当,周某便与你交接郡内诸事宜,袁本初那边,自有周某写书信替你解释,你大可不必担心他会对你不满,不过吴景即将率兵抵达丹阳郡,到时候你二人说不得还得是好一番交锋,唉,却是苦了丹阳郡的百姓了。”

    陶商听了这话,眼珠子突然一转,将来之前的计划稍稍进行了修改。

    “周府君,这郡内的事宜,暂时还不能交接,这郡守之职,您还得帮陶某再坐上几天。”

    周昕闻言不由一奇,道:“公子这是什么意思?”

    陶商闻言笑道:“周府君怕我和吴景相争,坑苦了丹阳郡的百姓,陶某现在却是有一个法子,基本上能兵不血刃的搞定吴景,将丹阳郡之争化解为无形,但需要您的配合,不知道为了丹阳郡的百姓,您能不能陪我演一出戏呢?”

    周昕闻言沉默了一会,思虑片刻道:“公子当真能保证可以兵不血刃的拿下吴景?”

    陶商笑了笑,摇头道:“我说的是基本,肯定会多少有一点流血牺牲,但比起短兵相接,那肯定是强太多太多了,至少绝不会是大规模的战争交锋。而且被坑的应该只是吴景一个人。”

    “你让我帮你坑吴景?”周昕皱起了眉头。

    陶商顿时紧张了,周昕这个人看似是个真君子,他若是不帮忙,自己回头若真是与吴景正面交锋,兵马受损不说,少不得又会得罪袁术。

    划不来的!袁术和自己,迟早要有一战,但陶商觉得不是现在。

    周昕闭着眼睛静静的思虑了良久。

    “好吧,坑就坑吧。”周昕长叹口气,道:“既然陶公子敢对周某保证不会伤害百姓,那周某在临去卸任之时,帮帮你对付吴景又有何妨?也算是周某对丹阳郡百姓尽最后一份心力,不过切记不可做的太过,公子你说吧,周某应该怎么做?”

    陶商闻言送了一口气,周昕虽然是君子,但好歹不是那种固执犯傻的人,能分得出轻重缓急。

    伸手一指周昕给他送来的丹阳郡守的印绶,陶商缓缓道:“劳烦周府君像今日给陶某送印绶一样,待吴景抵达之时,再将这个印绶给吴景送过去,然后按部就班的交接,其余的,您就不用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