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历史军事 - 三国有君子在线阅读 - 第四十九章 竖子不足与谋

第四十九章 竖子不足与谋

        别人能等,曹操等不了。

        别人为利而逐,但曹操不能逐。

        别人以静制动,曹操偏要乘胜灭贼!

        乱世之雄,无论是忠或是奸,都岂能与他人仿同哉?

        诸侯大帐内,斥候刚刚才诉说完董卓焚烧完洛阳的情形,曹操便站起身来了。

        一瞬之间,众诸侯的眼眸都纷纷地看向了他。

        “孟德,你这是什么意思?”

        袁绍见曹操目光炯炯地盯着自己,一脸的正义斐然,不由的有些心虚,竟然不自觉的将头转向了另外一边。

        他太了解这个儿时之友了,因此方才不自觉的转头岔开话题。

        曹操静静地瞅了袁绍好一会,方才开口道:“董卓焚烧洛阳方圆两百余里的居舍民宅,又迁洛阳全城人口百万直奔长安而走,此举实乃是天怒人怨之行!随军百姓必然是人心惶惶,手下兵将也必然分散,此乃彼势力最弱之时,若是不乘此时机追杀董卓,更待何时!?”

        “果然!”袁绍太了解曹操了,从曹操一站起来,袁绍心中就大致明了曹操之意。

        但此刻盟军中各诸侯的关系极为微妙,袁绍身为盟主,必须要全盘统筹。

        袁绍的面上露出了为难得神色,道:“孟德啊,董卓虽在虎牢关败了一阵,又在阳人县折了华雄,但本身的实力并未受到多大损失,彼麾下精锐尽在!须知那西凉铁骑和并州狼骑皆善平原征战,此时若是追击,老贼岂能不派强军断后?平原野战,我们的部队,只怕未必是董老贼麾下精骑的对手啊。”

        曹操重重地摇头,跺脚道:“本初,你好糊涂啊!董卓老贼迁洛阳全城人往长安,这人数不下百万,再加上物品辎重,这队伍得有多长?若要成功迁入长安,他麾下的兵马必需全程督促,届时一路上民怨沸腾,百里长的迁移战线必然是顾此失彼,老贼兵马四散督促,焉能布置于一处?此正是追击董卓老贼的大好时机,你焉能放过?”

        袁绍闻言不对曹操表态,而是转头看向诸侯。

        “兹事重大,绍不敢自行裁断,敢问诸公之意如何?”

        众诸侯闻言纷纷交头接耳,陶商坐在下首,只是左右观看,牢记众人的表情与神色。

        “孟德此言差矣!”袁术此次倒是和袁绍同心,道:“董卓久经沙场,善于用兵,绝非等闲,你能想到的事情,他未必就想不到,就像上一次东征,你谏言三路分兵齐发洛阳,不就是都被老贼识破了吗?此次追击,风险过大,你还是冷静些好。别一时义气,落了名气。”

        “公路,是天子和社稷重要,还是吾等的名气重要?”曹操不满的回道。

        袁术话语一塞,皱了皱眉,表情颇为恼火,显然是对曹操的言语冲撞很是不满。

        “自然是天子重要,但也不能莽撞行事!不然非但不能救驾,反而将天子置于险境!”袁术毫不示弱,出言反击。

        北海太守孔融说道:“孟德何必如此,本初和公路也是为了大局着想,眼下事态不明,我联军战力本就不及彼军,若一招不甚,却是容易连累全局惨败之祸。”

        上党太守张杨亦是起身:“孟德,三思而行!”

        曹操闻言,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环顾四周的各路诸侯,半晌之后,方才幽幽道:“你们……都是这么想的吗?”

        满帐众人,皆不吭声。

        “没有一个,与操之想法相同?”

        满帐众人,再不吭声。

        “好!好!好!很好!”曹操一步一步倒退到帐篷的边缘,嘿嘿一阵冷笑,犀利的目光如刀子一般扫视着诸人,那目光犹如透骨的刮刀,打量到谁,谁就是不由自主的一个冷颤。

        “竖子不足与谋!!”

        曹操大喝一声,接着不在瞅众人,转身打开帐篷,飞速的向着帐篷外走去。

        帐内的诸侯,皆被曹操这突如其来的喊声,吓得周身一哆嗦,待曹操走远之后,愣了好大一会,方才一个一个的回过神儿来。

        “这个曹孟德……真是……真是太放肆了!”河内太守王匡气恼地起身:“本初,你怎么也不管管?”

        袁绍虽然也不满意曹操的出言无状,但毕竟是一块自年轻时起就在洛阳混迹长大的亲兄弟,袁绍很珍惜和曹操的感情。

        随即道:“曹孟德自年轻时便是这样子,好的时候比谁都好,酸的时候比谁都酸,诸位不必理会他,他歇息一宿自然就会后悔今日之事,来于公等致歉……吾等接着说洛阳的事!”

        “…………”

        “…………”

        接下来的会议,都是一些没有营养的话题,陶商有一搭没一搭的听着,思绪却早已飘出了帅帐。

        待说完之后,天色已经黑了,袁绍安排宴席与众诸侯饮酒,诸侯们有的留下了有的没有留,陶商又一次细细观察,暗暗将将留下的和没留下的诸侯都暗自铭记在心。

        最后,陶商果断的加入到了那支没有留下的队伍,谎称身体不适,拜辞盟主出了帅帐。

        陶商并没有着急回徐州军安营扎寨之所,而是领着裴家四兄弟,前往曹操的营盘。

        来到了曹操的营盘,陶商派裴钱进去通报。

        少时,便见曹操的亲信夏侯惇亲自出辕门相迎!

        曹、陶两军自打合力在阳人城大破华雄之后,不仅仅是曹操和陶商,便是俩人麾下的诸将都与彼此甚是熟络。

        “陶大公子!”夏侯惇拱手见礼。

        “元让兄!”陶商亦是拱手还礼,然后抬眼看向曹操的营内。

        只见曹操军的营盘内,三军将士里里外外的往来奔走,似乎都在打包收拾东西,颇为着急。

        陶商心下了然,微微一笑,道:“元让兄,你这是要干嘛去啊?”

        夏侯惇摇头道:“嗨!说来也真是奇怪,孟德去从袁盟主那之前还好好地,这适才回来,一脸怒色甚是恼火,一进辕门就下令三军收拾行囊辎重,说是要准备出征!“

        陶商闻言装作惊讶地样子,道:“出征?这么着急吗?”

        夏侯惇点了点头,道:“出征倒也不算什么,只是往哪出征,孟德他倒是也跟我们说一清楚啊?这可倒好,也不说是要往哪打,闹得某现在都捋不清头绪……陶大公子,你可知晓个中缘由?适才孟德在袁盟主那……是不是闹出了什么事端?”

        “嗯,的确是闹出了些不好的事。”陶商的面色很是沉重。

        夏侯惇一听陶商的语气,变的有些紧张了:“何事这般严重,非要让我等连夜拔寨出走不可?”

        陶商扭着头,四下瞅了一圈,然后附嘴过去,在夏侯惇耳边低声道:“孟德兄……把袁绍给宰了。”

        “啥?!!”

        夏侯惇惊的一蹦三丈高。

        “孟德……他……他……”

        陶商赶紧拍了拍面色惨白的夏侯惇,竖起一根手指露出嘘的语气,悄声道:“厉害吧,你家主公就是这么有尿性。”

        “因为什么啊?”夏侯惇一时没反应过来,语调明显都虚弱了,显得有气无力。

        陶商高深莫测的指了指天空:“天机不可泄露……带我去找他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