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武侠修真 - 先砍一刀在线阅读 - 第四十五章 伪装之下

第四十五章 伪装之下

        外面,全副武装的人们蠢蠢欲动。

        斗笠下,鬼哭的双眼带着渴望。

        “让他走。”无缘的声音从佛堂中传出,人们带着遗憾让开道路,而他们却没看到,斗笠的阴影之中,鬼哭的双眼也同样带着遗憾。

        这个妖僧无缘,目前的表现,还当真是无懈可击。

        其实无论是无缘还是鬼哭,都心知肚明,让鬼哭放弃出刀的,不是无缘的实力,而是鬼哭自己心中为自己画下的那一条底线。

        如果要动手,鬼哭要为自己寻找一个理由。而无缘,绝对不能让鬼哭找到这个理由。

        镇元大仙都死在了他的手上,敢问,除了千面郎这个不怕死的,谁能不怕?

        无缘不怕死,但他怕鬼哭,他怕鬼哭毁了他的建立地上佛国的计划。

        别看双方在佛堂,语言的交锋中鬼哭从头至尾落于下风,然而实际上,真正落于下风的是无缘。

        他的所有语言,都是为了阻止鬼哭出手,始终处于防御状态。

        “真是遗憾。”走出了县衙,鬼哭自言自语。如果他们动手,他就可以借机出刀,至于什么时候收刀,那就不清楚了,但可惜无缘没有给他这个机会。

        “你说什么?”身旁的王三娘问道。

        “终于清醒了?”鬼哭问。

        “嗯。”王三娘微微点头,手指揉着太阳穴,神情疲惫:“好可怕,我没想到,这个时候他居然还能使用幻术。”

        事实上,一走进佛堂,王三娘就中招了。不过好在无缘大多数精力都用在了鬼哭身上,以至于王三娘只是被迷住了心窍,却没有更进一步的危害。

        “那是神通。”鬼哭目光深邃:“不过确实可怕!”

        “我那些客人……”王三娘神情有些痛苦:“他们是谁杀的?”

        “还用问。”鬼哭理所当然的说:“当然是那个无缘杀的。”

        “可是……”王三娘瞪大了双眼。

        “可是他说他没出过门对吧?”

        王三娘点头:“他没说谎。”

        “我自然知道他没说谎。”鬼哭也认同:“他虽然是个半吊子的和尚,但是很守戒,不会说谎。”

        无缘杀生,但受戒,这冲突吗?

        的确冲突。

        但是,当无缘自认为自己是佛陀金刚的时候,就不冲突了。

        因为金刚,也有怒目金刚,也有斩妖除魔的职能。

        他从未认为自己是杀生,而是认为自己是斩妖除魔,自己是替人超度。

        他所有的恶,都自认为是善,他本是魔,却自认为是佛,他有着一切魔的手段,却有着一副佛的外壳,这就是他最可怕之处。

        “他虽然没出门,但不代表不是他杀了你的那些客人,有些人,不出门也能杀人。这,并不奇怪,不是吗?”

        王三娘顿时恍然大悟,确实如此。

        世俗常规,完全不能套在他们这些妖怪身上,因为他们存在的本身,就是打破世俗常规。

        ……

        当真可怕!

        无缘跪坐于蒲团,手指拨动着佛珠。

        一开始,他并不把鬼哭当回事。

        这是一个英雄,一个甚至能够彻底斩杀镇元大仙的英雄。

        但,仅此而已。

        英雄本身,就是弱点。正所谓君子可欺之以方,便是如此。利用英雄的仁善,便可对付英雄。

        很多顶天立地的大英雄,便是如此死在小人手中。

        但是,当无缘真正直面鬼哭的时候,才察觉,这根本就不是一个英雄,至少,不是一个真正的英雄。

        他同英雄一般行事,有着英雄一般无二的事迹,有着英雄的本事,却无英雄的心。

        这个鬼哭,鼎鼎大名的英雄,其实质,只不过是以他心目中的邪魔为猎物的猎手。

        他有着英雄的外壳,有着英雄的一切,却没有英雄的心和灵魂。

        他会怜悯无辜,但在他准备捕猎之时,却并不会在意无辜性命。

        对于无缘来说,他比英雄可怕多了。

        在请鬼哭进佛堂的那一刻,无缘便知道,自己走错了一步,自己不该靠他这么近的。

        他看到了鬼哭眼中的兴奋,那种看他的眼神,就像是打量着将死的猎物,于是,无缘只好用这个县城中的众多无辜之人作为外面的刺,像一只刺猬一样卷缩起来,暂时逼退了他。

        不能让他找到破绽!

        无缘心中矛盾,他想要打消鬼哭对他的兴趣,最好的方式是证明自己太弱。

        然而很遗憾,无缘已经将自己强大的一面暴露了出来。狩猎强大,是猎手的本能,所以不可能在这方面打消他对自己的兴趣。

        而剩下的选择,只有杀死或者重创他了。

        但是,一旦决定这么做,自己的破绽又会暴露出来,鬼哭那把让人无比忌惮的刀一旦拔出,可就没这么容易收回去了。

        越想,越是无奈。

        这一刻,无缘的心,乱了。

        手中佛珠一顿,无缘长叹一声,厚实的嘴唇蠕动,快速的念起了佛经。

        这时候,鬼哭与王三娘已经回到了茶铺。

        两人加上大黑马匆匆吃过,洗漱后,王三娘为鬼哭安排的房间,于是各自歇息。

        大黑马和鬼哭睡得很安稳,王三娘却辗转反侧,难以入眠。

        她越想越不对劲,仔细的回忆着鬼哭与无缘在佛堂中的交锋,越是回忆,就越是琢磨出一些味道。

        “他在害怕!”王三娘心中肯定。

        她在县城中呆了将近400年,400年的时光,她见到了形形色色的人,各种各样,好的坏的,狡猾的忠厚的,表里不一的,自相矛盾的,太多太多了。

        这里虽然偏僻,但是王三娘活的够久,而且极善观察,所以见识并不低,相反,超过绝大多数普通人,甚至超过很多朝堂上的老狐狸。

        再加上对于无缘的了解,所以她看出来了,无缘,在怕。

        不然,以他的性格,不可能如此平和。能动手解决问题,他早就动手了,就如同对自己的警告一样。

        “鬼哭,看来你真的大有来头。”王三娘美眸闪烁,她本是虎族,并且在虎族中天赋异禀。

        她有制造伥鬼之能,因此能看出那些食了佛肉之人就是空壳。

        本身威严可令百兽恐惧,行走风随,体内蕴藏万钧之力,皮毛坚韧,可抵挡流矢,若是使用妖气,即便是威猛武将使用关刀,也只能勉强破开她的皮肤。

        她是如此的强悍,早在200年前,无缘,不,王仲文那个战场成妖的猛将就早已不是她的对手了。

        所以不管无缘怎么兴风作浪,她都并不惧怕。

        但是这一次,在佛堂相见,刚一进去,便挨了一记下马威,王三娘这才猛然察觉,自己似乎已经不是无缘的对手了。

        由于被人养大,而且还是被一个和尚养大的,化作人形之后甚至不爱了肉,爱上了斋饭,王三娘的兽性所剩无几。

        也是因此,一旦遇到了挫折,她本能的开始使用人的方法解决,那就是借。

        君子生非异也,善假于物也。

        她不是君子,是个女人,但并不妨碍她假于物(鬼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