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历史军事 - 七海扬明在线阅读 - 章一二一 淘金

章一二一 淘金

        婆罗洲的稻米无法自给,但这家殖民公司的股东们与监国一脉的勋臣们打断骨头连着筋,勋臣在舟山抗清,子侄在婆罗洲拓殖,舟山为婆罗洲提供人口,而婆罗洲则为舟山提供粮食,婆罗洲开发公司有大规模的船运团队,其粮食采购当然不只为舟山的军民提供粮食,主要在于供给当地的走私业务,舟山的勋贵将帅与江浙的清军绿营之间的走私买卖就没有断过,虽然在合众国法律中,走私粮食等军需物资到满清是违法的,但婆罗洲开发公司却可以避开这些法律,这家公司采购粮食,运到舟山,卖给舟山的将帅勋贵,左手卖到右手,儿子卖给老爹,走私的事情由老爹去干,那些将帅勋贵是大明人士,又是盟友,合众国不好管,也管不着,粮食贸易成为婆罗洲公司的经济支柱。

        走私业务由来已久,只不过在两大殖民公司开办之前,是由合众国商人把各类物资转运到明军的权贵们手中,但是现在,殖民公司取代了所有人,毕竟无论这些商人给明军权贵的条件再好,也不如让自己儿子把这笔钱赚了,这种买卖舟山在做,琼藩等永历派系也在做,而且走私的货物也不仅限于粮食,但除了能直接用于战争的武器、钢铁等物件,其余的合众国也不不会采取强制措施,毕竟大明权贵们的德性李明勋是再清楚不过。

        更何况,合众国本身也在与清军进行走私贸易,当然,在安全局掌握的渠道里,走私只是一种方式,通过它来进行情报工作则是主流,但总归有这个事实,自己屁股不干净,怎么还有资格嘲笑别人拉屎不擦腚呢。

        与在北大年时一样,刘孔昭也像李为经,借着李明勋亲临的机会要‘恩赏’,银子是求不着了,婆罗洲是殖民公司,需要自负盈亏,与行政区不同,刘孔昭主要是要政策,如今的巴乌金矿有了规模,今年至少能出产一万两千两黄金,而且还在增长中,而本地的铁矿质量较低,卢帕河谷倒是发现了煤矿,可惜力所不及,倒是晋城周边的山中发现了许多蝙蝠洞,刘孔昭请求元老院颁发这类军用物资的生产执照,李明勋欣然统一,战争越打越大,硝石永远不够。

        李明勋在晋城没待多久,第二天便是在宋业的陪同下前往了巴乌金矿,在路上,李明勋问道:“昨日我与刘孔昭会谈,谈及城内商民之时,其言语诸多闪烁,可知为何?”

        宋业低声道:“如今两大殖民公司在南洋打开了局面,不少明国人心思活泛了,许多以经商、筹粮的名义抵达晋城,这些人表面上努力争取国民身份,背地里却在组织明乡社,在沙捞越一带自行开拓,据说还有两个朱明宗室混迹其中,他们准备仿照两大开拓公司,自行在婆罗洲一带开拓,说白了,都是些文官士绅鼓捣出来的,这些蠢货是想着在海外再造一个大明朝呢。”

        “你也莫要不当回事,你作为婆罗洲的监察官,有责任处置这些人,刘孔昭等人三心二意,大明朝不亡,他们是不会死心的,但那些所谓的明乡社更为可恶,你处置起来,可莫要手软。”李明勋提醒道,这种事,只要前期按住,后期就兴不起什么大浪来。

        宋业连忙称是,原本他是准备看那些士绅笑话的,或者在其开拓有成果之后直接抢了来,如今看来,元首对这类行为是深恶痛绝的,他自当认真起来,宋业问道:“阁下,那与文莱的冲突当如何处置?”

        “是如何起的冲突?”李明勋当即问道。

        “原本没什么,如今巴乌金矿出产黄金多了,文莱苏丹眼红了,另外,文莱本是这风下之地的贸易中转中心,可晋城如今成了势,影响了文莱苏丹的收益,文莱苏丹就来宣示对沙捞越的宗主权,双方也就起了冲突,刘孔昭倒是心也够狠,把越江而来的文莱人杀了四百余,谎称是当成伊班猎头族了。”宋业低声解释道。

        “婆罗洲的这群股东什么意思?”李明勋问。

        宋业笑了笑:“这群家伙,都是玩刀用枪的好手,个个摩拳擦掌要灭了文莱苏丹国,只是以往碍于文莱与南洋各国的关系,以及荷兰人的威胁,不好下手罢了。”

        文莱苏丹国掌握着婆罗洲北部的区域,疆域内人口不会超过十五万,对于殖民者们来说,这可是难得的人力资源,至少比那些猎头族要强的多,而且文莱一直作为东洋航线的中转站,几百年来积累了不少财富,虽然当初被西班牙人抢了一回,但是这些年也有发展。

        文莱苏丹国强盛的时候隐隐为南洋地区天方教的盟主,苏禄、望加锡等几个苏丹国也曾是其藩国,后来势弱,文莱又成为了苏禄的藩国,苏禄分裂后,自命苏丹的加利德算是合众国的一个盟友。

        “如今荷兰战败,其再难阻挠我国对南洋开拓,既然刘孔昭等人看中了文莱,灭国就是了,只是要想个好由头,做到出师有名嘛。”李明勋随口说道。

        “从去年开始,文莱苏丹就苛待华商,这个理由便是极好。”宋业道。

        李明勋点点头,表示了同意:“与其坐等机会,不如制造机会,这事儿我会让安全局的人来做,你们就不要插手了,灭国并非小事,芝麻大小的冲突当不起开战的理由,怎么着也得弄出个能让报纸上以惨案、屠杀为标题的事件来才成。”

        宋业倒是个会斟酌的,他笑了笑:“下官明白了,文莱对华商的苛待,我会安排人见著于台湾的报纸之上,先为此事预热一番。”

        巴乌金矿就在沙捞越河上游,如今处于人力淘金的层面,与金城那种大规模使用蒸汽机、畜力完全不可同日而语,如今的巴乌金矿已经有六千多人在此淘金,其中契约奴占据了大多数,其余也是从晋城等地俘获的马来族裔,本地的伊班猎头族根本不堪重用,用于淘金只会引起变乱。

        婆罗洲开发公司在此部署了六百人的警备队,但主要的行政机构仍然是元老院下辖的国资委派遣,原因很简单,贵金属矿属于国有,私人不能经营,巴乌金矿处于官商合办,这里淘来的金子会以八比一的兑换比率兑换成合众国的官方银币,如果以纯度较低的沙金兑换,汇率会更低一些,兑换过程中同时进行交税,采金税一直在三成以上,但还是有更多的人涌入,如今进入矿区的不仅有契约奴和奴隶,更有不少来自合众国和大明的自由民,淘金一本万利,很少有人会忍得住诱惑。

        契约奴和奴隶所淘沙金在交完税后完全归属婆罗洲开发公司,契约奴与奴隶的差别则在于,契约奴缴纳一定数量的收入后就能获得自由民身份,而自由民只管缴纳税款,其余皆归属自己,但相对来说,婆罗洲开发公司赚的最多,因为本地的淘金工具、衣服鞋袜和粮食完全由其垄断,前来淘金的自由民会以在外界五倍甚至十倍的价格购买这些生活和生产必须品。

        目前来说,每淘出一万两金子,就有就有百分之四十左右落入国库,其中包含了采金税、铸币税和婆罗洲开发公司上缴的税款,但这些沙金经过冶炼提纯之后,卖到欧洲,还是国库赚的多,但金矿就是金矿,淘金的利润对于婆罗洲开发公司来说是极为合算的,而随着巴乌金矿的消息传开,会有越来越多的聚集而来,而宋业和刘孔昭已经准备制造几个一夜暴富的神话,在报纸上进行宣传。

        淘金让本地的环境变得极差,森林被砍伐,河流被破坏,但这却为移民和本地的发展带来的新的动力,无论婆罗洲开发公司还是合众国官方都不会制止这种发展模式,对于十七世纪来说,保护环境还属于疯言疯语。

        而挑战巴乌金矿有序开采的是淘金客的贪心,为了避税,大量的淘金客选择隐藏沙金收入,转而去外界花销,毕竟金沙也是硬通货,合众国一方面重罪责罚使用金沙、银锭等非法定货币的人,一方面加强对出入矿区人员的检查,目前来说,虽然无法全面杜绝,但还是有效的,而婆罗洲还对淘金客的身份进行限制,那些没有家人的淘金客是不允许进入矿区的,以免其铤而走险。

        随着淘金客的增加而南华、澳洲、南非等地相继发现金矿,为了增强淘金对自由民的吸引力,也为了更有效的管理金矿,合众国除了继续坚持杜绝金沙流通之外,开始通过发放淘金证来取代抽取采金税的方式来降低管理成本。

        巴乌金矿正处于快速发展的时期,淘金的历史可能会持续几十年,这足以带动婆罗洲这块土地持续发展,只需要五年,这里的华人拥有的能量就会超越土著,十年时间,足以控制所有的已开发区,二十年的时间,华人会成为主体民族,然后通过清剿、同化把山区那些野人部落‘消灭’,这块土地便会落入合众国的手中。

        从金矿乘坐小船返回了晋城,刘孔昭再次找上门来,这一次,他的态度要谦卑了很多,或许是知道了李明勋支持他们灭掉文莱苏丹国,如此大利,婆罗洲开发公司也应该投桃报李,刘孔昭拿出了刚刚制定完成的契约奴管理法案,在新的法案中,将契约奴从准奴隶待遇提升到了外籍劳工,给予其准国民的法律待遇,奴隶主肆意伤害、剥削契约奴的情况将受到惩罚,也降低了契约奴成为国民的门槛,这些从大明出来的官宦勋贵似乎很善于学习政治规矩,在合众国高层缺乏人脉和底蕴的他们,敏锐的抓住了合众国法制化的要害,处处以法律为介入点,端的是中正平和,无懈可击。

        投桃报李总归是相互的,两大殖民公司是李明勋开创的与大明官宦的一种合作方式,也是为合众国越来越热烈的殖民热潮试试水,所以,李明勋并不会过度的苛责,在契约奴方面得到了殖民公司的配合之后,李明勋为婆罗洲开发公司提供了一千五百份的疟疾特效药金鸡纳树皮,这对于婆罗洲开发公司意义重大,两年半的时间里,第一批前来拓殖的三千五百名精锐已经因为各类热带病倒下了六百余,而阵亡的人还未超过百人。

        合众国获得金鸡纳树已经超过了十二年了,其与治疗痢疾的特效药吐根一样都受到合众国国有种植园的悉心栽培,除了台中的大片种植园,更大规模的种植园则在吕宋的黎牙实比,如今这座被称之为黎城的城市依旧处于军管状态,安全局和海军部执掌这片土地,除了种植金鸡纳树等药用作物,还开发橡胶、可可等热带作物,当然,这座港口还有其他功能,其为金城、澳洲和美洲的服务。

        离开晋城的时候,婆罗洲开发公司的大小股东几乎全部到齐,这样热切的态度除了对待李明勋,还有对待来自台湾的审计人员,按照当初的约定,婆罗洲开发公司对婆罗洲的试开发只有五年时间,五年之后是否续约还需要元老们的同意。

        目前来说,两大开发公司的效益还不错,通过国有资本占股和缴纳税款,为合众国创造了大量财富,而且还不用支出管理成本,即便是在晋城为开发公司提供法律、技术和行政服务的派遣人员,其薪金也是由婆罗洲开发公司一应承担,除了为国家赚钱,殖民公司也在为合众国跑马圈地,为民族开辟生存空间,即便是其在‘人权’‘法制’等方面完全不能和进行国土化改造的海外领地相媲美,但瑕不掩瑜,殖民的正确性已经得到了各方面的认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