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历史军事 - 七海扬明在线阅读 - 章九八 荷兰人的反应

章九八 荷兰人的反应

        巴达维亚。

        范迪门拄着一根华丽的拐杖,在侍从的搀扶下走进了久违的会议室,他形容枯槁,肤色若树皮一般粗糙,两只有神的眼睛突兀,已是风烛残年了,会议室里,东印度群岛的委员们照例站起来施礼,地位仅次于范迪门的总干事马里恩亲自走过去,小心的扶助了范迪门,轻轻的侍奉他落座。

        在他担任总干事的五年生涯中,无时无刻不想取代眼前这个风烛残年的老人,无论是夺回原本属于总干事的权力,还是更进一步,都是马里恩的政治梦想,马里恩尝试过很多方法,但本土的十七位绅士总是与他若即若离,东印度群岛委员会中也缺乏政治盟友,马里恩甚至连东印度地区的部落巫蛊之术都用上了,希望用诅咒的方式让范迪门快点死去,自己好顺位取代之,然而,现在的马里恩比任何时候任何一个人都希望范迪门活着,好好的活着。

        无论马里恩,还是东印度群岛中的任何一个人,都没有能力处理好如今错综复杂的政治局面,南非的政治贸易引发了东方世界第一海上强国的强烈反弹,爆发了计划之外的战争,这是范迪门的过失,但没有人攻讦于他,打断这根支柱很容易,但自己的脊梁可支撑不起伟大的联合东印度公司。

        “咳咳,马来半岛的局势如何了,马六甲情况怎么样?”范迪门的手离开了拐杖,开始颤抖,不得已让科隆在一旁协助翻阅桌上的资料和备忘录。

        “据我所知,中国人扫荡了马六甲城周边,并未围困也没有驻军,只是进行了海上封锁,但是无恙,但他们横扫了马六甲半岛上所有的势力,无论与我们结盟还是中立。”科隆正声汇报到。

        马里恩眼睛一亮,好似看到了一丝曙光,他兴奋道:“很好,这样他们就陷入与本地土著的斗争之中,湿热的气候和各种热带病会损耗他们的力量,马来半岛就是黄皮猴子的战争泥潭。”

        科隆摇摇头:“不,与阁下想的不同,他们尽可能的避免陷入战争泥潭,我们得到的情报是,中国人只是扫荡了马六甲的各土著聚居区,抓走奴隶,掠夺金银贵金属,之后便是离开了,既然没有深入清剿,也没有当地驻军,只是在几个港口和锡矿产区留下部分雇佣军,维持当地的生产秩序,他们的正规军处于休整状态。”

        “马里恩,不要蔑视我们的敌人,在过去了近二百年里,葡萄牙人与我们尼德兰人在东印度群岛这块土地上付出了太多的代价,足以让李明勋吸取教训,马来人不会影响这场战争的胜负,甚至不能为我们牵扯敌人,巴达维亚要靠所有来自欧洲的绅士。”范迪门郑重说道,他又看向科隆,问道:“中国人还做了什么?”

        “他们发来了最后一次外交照会,要求我们遵守文明国家的战争法则,不要苛待不慎卷入战争中的商人、海员和农夫,包括中国所有肤色和种族的公民,也包括与其同文同种的华人。在李明勋亲笔写来的信件中,其申明了几个原则,其中一个就是血债血偿,按照中国人的说法,士兵参与战争,身不由己,但平民不应该卷入其中,在这场战争中,每死一名中国人和华人,他们就会杀死一个尼德兰自由民偿命,优先是荷兰人,然后是联合省的其他人,继而是这些人的白种后裔、混血,再次就是雇佣自德意志地区和北欧的白种人,如果其掌握的白人性命不足以偿还,那么这场战争就不会停止。”科隆恨意满满的说道。

        “这是对文明国家的挑衅,是对全欧洲的挑衅!”马里恩狂暴的喊道,但不得不承认,合众国有这个资本,在战争开始的阶段,合众国扣押了大量的东印度公司船只,上面的白人数量超过了两千人,不少是东印度公司的正式雇员,而随后的马来行动和各地盟友的配合,合众国又得到了四百多人质,此后还有控制了在合众国内部经商、履行的荷兰人。

        “哼,狡猾的中国人.......这是政治作秀,是邀买人心!”范迪门的脸色一阵晕红,沙哑的声音传出来,范迪门道:“中国人这是担心我们对巴达维亚的华人群体进行大规模的屠杀。”

        在战争开始之后,东印度公司也在南洋各地扣押了一些中国船只,但因为是北风季节开战,船只不多,东印度公司手中的人质也就一两百人,但在巴达维亚经商的中国人不少,但加在一起,也不过四百人不到,但巴达维亚等几个据点,有大量的华人存在,仅仅是巴达维亚一地就有四万多人,尤其是最近几年,大陆局势败坏,来巴达维亚的华人数量激增。

        如果双方进行对等的屠杀,那合众国无疑是要吃亏的,但范迪门知道,这是不可能的,屠杀意味着不死不休,而双方都无意拼个你死我活,所以这更像是作秀。

        “不要为此生气,马里恩,中国人在吕宋对西班牙人的报复就已经展示了自己的底线,而自认为文明国家的我们也不可能进行大规模的屠杀,马里恩请你告诉巴达维亚的公民和宗教团体,不要试图激起民变以进行排华和反华,除非他们愿意放弃在东印度群岛的一切。”范迪门再次提醒道。

        马里恩选择了沉默,范迪门看向科隆:“按你所说,外交交涉已经无效了吗?对于战争的起因,中国人是如何答复的呢?”

        科隆说道:“中国人的答复是,他们在南非确实与西印度公司的缉私船发生了冲突,但是他们声称,是西印度公司的缉私船攻击他们的巡逻船和武装贸易船,他们才出手击沉并俘获了我们的船员,中国人声称,他们按照本国的法律进行了抓捕和审判,做出的判决是流放。”

        “可是在宣战之前,我们并没有交涉这件事。”马里恩道。

        “我在台北进行外交交涉的时候,他们没有提及这件事,反而责难于我,没有理会其外交照会。”科隆耳朵发烫,申辩道。

        这话说的也接近事实,因为宣战是李明勋的决策,所以林河故意耍了一个手段,在科隆避而不见的时候交涉这件事,就造成了是科隆故意躲着不谈,造成了宣战的恶劣后果。

        “假如我们.......。”马里恩看向科隆,发难起来,范迪门敲了敲桌子:“没有假如,马里恩,一切的一切,你,我,还有在座的所有人都知晓。”

        正如宣战是李明勋的预谋一样,在南非挑衅也是东印度公司的预谋,那个时候,范迪门等不知道缉私船员真正的下落,就算是知道,也会选择无视,毕竟,那只是一个理由罢了。

        科隆连忙转移话题说道:“他们把缉私船员流放到了澳洲,也就是我们所说的新荷兰,就是巴达维亚南方那块广袤的大陆,是的,诸位,你们不用这样看着我,在过去的几年里,他们就是在开发新荷兰,并且瞒住了所有人,根据推测,那也是中国人黄金的主产地,狡猾的中国人!”

        “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们或许可以趁着这次战争,夺取中国人在澳洲的殖民地和黄金产区!”一个委员说道。

        范迪门摇摇头:“那是一片面积巨大的大陆,谁能知道那片殖民地在哪里,所谓的黄金产区也只是推测罢了,不值得为一片迷雾中的大陆去分散宝贵的海上力量,我们目前最主要的是渡过难关,哈鲁斯阁下,我们的舰队如何了,敌人的舰队又到了哪里?”

        哈鲁斯借助会议桌上的地图,说道:“在过去的四个月里,敌我双方在马六甲海峡、南中国海和、爪哇海面、班达海都有接触,并有小规模的战斗,双方都没有损失船只,我们之间在互相试探,相信类似的事情在日本沿岸也在发生,但情况在年初发生了变化,我们派遣到南中国海的船只遭遇了越来越频繁的拦截,而侦查船和来自苏门答腊的情报显示,在邦加岛,中国人正在修筑一个军事港口,以支持其在巴达维亚的作战行动,阁下,这很显然,我们的敌人要进攻了。”

        哈鲁斯的讲解很简单,也显示出在宣战之后的一段时间里,东印度公司的海军策略是正确的,收缩力量与谨慎出战,逼迫合众国舰队前来东印度公司所掌控的爪哇海,有巴达维亚作为基地,荷兰舰队拥有更持续的作战能力,这逼迫合众国在邦加岛建立基地,以维持前线的作战能力。

        “必须立刻出击,绝对不允许合众国在邦加岛立足。”范迪门敲了敲桌子,郑重说道。

        哈鲁斯点点头,说道:“或许在此之前,我们可以与巨港苏丹进行一次交涉,毕竟邦加岛是他们的势力范围。”

        马里恩摇摇头:“不必了,在过去的几个月里,我联系了周边所有的势力,只有愚蠢的马打蓝苏丹站在了错误的一方,其余都表示不会与黄皮猴子结盟,但是,这些苏丹国有一个共同的准则,那就是拒绝战争不拒绝生意,一个巨港苏丹不会让黄皮猴子投鼠忌器,相反,无论巨港、占卑还是万丹,都是选择中立的,他们不会与任何一方结盟,也不会拒绝来自任何一方的生意,哈鲁斯阁下,只有胜利才能说服这些墙头草,开上门的巨舰永远比外交官的舌头更有力量。”

        “那就只有战争了。”哈鲁斯道。

        文岛港位于邦加岛的西北角,正对着宽广辽阔的穆西河口,沿着穆西河上溯两百里就是巨港苏丹的王城所在地,这意味着,文岛港不会缺乏建设所需要的资源。

        在后世,文岛港又叫做门托克,这是一个以锡矿出口为主的港口,现如今还是一个河边的小渔村,岛屿中央五百多米高的山峰挡住了凌厉的东风季风,而在此处有邦加岛少有的平直海岸线,以沙滩为主,而非邦加岛海边常见的沼泽和珊瑚礁,这并不是一个良港,没有海湾作为舰船的锚泊地,但是在邦加岛已经实属难得,至少沙滩海岸线能够为舰船提供清理船底水生生物的场所。

        虽然没有海湾,但狭窄弯曲的邦加海峡是文岛港最佳的防御,这条海峡沟通了马六甲与巴达维亚,虽然不是必经之路,但沿途经过南苏门答腊,可以采购由荷兰人垄断的香料,因此这里一直是繁忙的航线,因为苏门答腊岛上的土著对荷兰人的警惕,荷兰的大船不能深入内陆深处的河港,文岛港就是荷兰人选定的胡椒集散地,合众国海军占领这里的时候,有两处木质码头可以停泊四百吨左右的船只,这为合众国建设这个军港提供了便利。

        永历六年年初,合众国第一支舰队抵达了文岛港,借助荷兰人留下的码头上岸,第一批上岸的是两个工兵营,利用运载来的石料和木桩搭建可以停泊八百吨级运输船的深水码头,因为紧随而来的是大量的奴隶,为了让这些劳动力和物资快速上岸,工兵营又修建了浮动码头,邦加岛位于的赤道附近,风力小,海浪也不大,浮动码头起起伏伏,倒也非常安全。

        用了一个月的时间,海军舰船和武装运输船把一万名奴隶和两个营的军队送到了文岛港,并且运输上岸了各类生存和建设物资,在此期间,龙舰队和麒麟舰队交替为运输船队和文岛港进行掩护,等到荷兰人初步搞清楚文岛港的位置后,已经海军已经在邦加岛上立足,建设了临时的码头和炮台,有了成规模的驻军,而邦加岛海峡那幽深曲折的航道也不适合荷兰人与合众国进行海上决战,双方舰队之间的争锋爆发在了北大年港到文岛港之间的航线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