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历史军事 - 七海扬明在线阅读 - 章七八 南非

章七八 南非

      洲际贸易船队几乎是和荷兰东印度公司的复活节船队一起出发的,因为返航的时候会使用荷兰人开辟数十年的成熟航线,而且在沿途停靠的港口也只是进行补给和必要的修整,不会举办贸易会之类的,所以只需要六个月就可以回到台北。

        贸易船队沿着伊比利亚半岛和非洲西北的海岸线航行,然后在借助北赤道暖流,靠近到了南美洲海岸,利用南美洲的大陆风,通过了赤道无风带,把葡萄牙王室要求运输的货物和士兵输送到了里约热内卢,便是继续南下,在走私天堂布宜诺斯艾利斯待了一周,进行了第一次休整和大规模补给,在布宜诺斯艾利斯,魏柏年采购了大量的粮食、牲畜和呢绒,再次把船舱给填满,这些东西是给开普敦使用的。

        这是欧洲殖民者走了一个多世纪的航线,也不经过海盗最猖獗的加勒比地区,洲际贸易船队除了在巴西海岸遇到彼此相斗的荷兰武装商船和葡萄牙军舰,倒也没有经历战火,当初是荷兰西印度公司抢占了葡萄牙人巴西殖民地的东北部,而在葡萄牙独立之后,为了得到荷兰和和平条约,葡萄牙国王承认了荷兰拥有巴西东北部,但国王可做不了殖民地的主,巴西殖民地的商人联合印第安人、黑人袭击荷兰实际控制区,以至于荷兰内部对西印度公司失去了信心,如果不是财大气粗的东印度公司不愿意打水漂(东印度公司是西印度公司最大股东),又紧急注资西印度公司也就撑不住了。

        五月中旬,一路狂奔的洲际贸易船队抵达了开普敦港,已经是一年过去了,开普敦港早就是大变样,一座小型要塞已经拔地而起,此时还在大规模的建设着,围绕要塞有两座炮台,炮台之间则是一座市镇,港口也是小有规模,洲际贸易船队虽然不能直接靠岸,但接驳货物起来,效率也高了不少,三艘船停泊在开普敦,上面悬挂着裸体女人的旗帜,是属于菲茨海默的。

        魏柏年第一波登上了码头,在海岸边的市镇上,他看到了一种矮小的红皮肤的人,还有不少黑人奴隶,而忙碌的东方人数量很多,至少比当初留给周泽宇和高英武二人的要多得多,显然,大本营已经知道了开普敦的事情,对这里进行了支援。

        “魏长官,何长官呢?”周泽宇见到魏柏年便是问道。

        周泽宇当初虽然是十三人军官评议会成员,但何文希留在里斯本担当特使是密令,因此他们并不知道,魏柏年说道:“何长官留在欧洲了。”

        周泽宇长出一口气,说道:“万幸啊,你不知道,大本营因为开普敦是生了大气了,听说元首砸了桌子。”

        “为什么?”魏柏年问道。

        高英武道:“还能为什么,这里可是东西方贸易的必经之路,在这里开拓,影响太大,元老们担心会引起合众国与几个东印度公司的冲突,甚至战争。”

        “那你们怎么还在这里,还得到本土的支援呢?”魏柏年跟着二人去了要塞之中,边走边问。

        高英武半损半夸的道:“这都是周队长的功劳,花钱快呗!”

        周泽宇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原来登陆开普敦不过三个月,这里就有一条葡萄牙船顺路经过,周泽宇为他们提供了饮水和食物,双方还进行了贸易,最后周泽宇托葡萄牙人捎信给合众国任何一个据点。

        信件最终被果阿的贸易处得到,派遣快船去了大本营,去年末的时候,本土的快速通报船就是到了,对开普敦进行评估,按照大本营的意思,撤离开普敦,就算要开拓,也应该选一个隐秘的地方,毕竟如此要紧之处,开拓必然受到阻挠,最好先隐秘开拓几年,各类设施齐全、防御完整且能自给自足的时候,再公开也是不迟,但派遣的使者大吃一惊,东方号上的货物已经被周泽宇败坏的差不多了,昂贵的瓷器和印度棉布变成了要塞的土石方和联排的木屋、以及开垦出来的上千亩高粱地。

        这个时候如果撤离,那相当于白白赔了五十万两,更可怕的是,周泽宇这家伙把东方号拆散了架,损失进一步上升。

        “你个臭小子不会把东方号当柴火烧了吧!”魏柏年和周泽宇都是航运体系的,颇为熟络,说话自然也随便些。

        “我哪里有那个胆子,拆是拆了,但好料都留着呢,再者,我可没烧!”周泽宇一边招呼人上菜一边喊冤。

        原来周泽宇让人把东方号大卸八块,甲板和内外层的木板以及关键的铁钉用来盖房子,而东方号的肋材、龙骨和支撑肘则被周泽宇全部运上岸,此时小半在市集旁的大仓库里堆着,大半被运移民来的船队运回去了。

        一群人笑谈着,酒菜已经是上来了,周泽宇先是端了一大碗饭放在魏柏年面前,问:“老魏这饭食咋地?”

        魏柏年翻腾了一下,发现是土豆烧牛肉盖饭,大块的牛肉和土豆炖的香喷喷的,底下的高粱米分量足够,吃了许久西餐的魏柏年食欲大增,周泽宇连忙端走:“这是给你船上那些水手吃的,咱们有更好的!”

        从食物的种类和数量上就可以判断出一块殖民地的兴盛与衰落,这是当初何文希总结出来的经验,魏柏年很清楚,既然周泽宇敢给洲际贸易船队这三千水手每人一碗土豆牛肉盖饭,那就说明这厮不缺肉食和粮食。

        属于他们的饭菜上来,锅里炖的是牛肉和加了各类的蔬菜,烤炉里则是烤的羊肉,周泽宇递给魏柏年一串羊肉,说道:“你不是爱吃新鲜嘛,这是羚羊肉,尝尝!”

        魏柏年道:“看来你日子过的不错嘛,这几十万两银子没白花。”

        “那是,几十万的货物咧,扔进水里怎么也得有声音啊。”高英武揶揄说道。

        周泽宇满不在乎,咧咧嘴,说起来这一年的开拓生活。

        当初何文希给周泽宇留下四百八十人便是启程离开,周泽宇率领人对周边进行了简单的侦查,就发现盘踞在周边的是科伊桑红人,当然,按照周泽宇的命名,这类人被叫做红矮人。

        科伊桑红人有不少蒙古人种的特色,肤色呈现红色,身材瘦小,平均身高不到一米五,女性则更低了,他们是游牧民族,放牧牛羊,根本不会农业生产,而科伊桑红人的敌人则是从北面迁徙过来的班图黑人,他们会放牧,也会种植,主要作物是高粱和花生,也有芝麻、西瓜一类的作物。

        周泽宇原本是想先和科伊桑红人建立联系,搞清楚周边情况之后,再行动,但是一个偶然的机会,周泽宇与其中一个大部落的酋长拜了把子,让开普敦的局面迅速打开。

        “就是这个玩意,红矮人现在每个部落的酋长都想要!”周泽宇从怀中掏出一个放大镜,笑呵呵的说道:“那群红矮子把放大镜叫做太阳之心,一开始那酋长还以为老子是太阳之子呢!”

        其实当时周泽宇带去的放大镜原属于东方号上的一位葡萄牙贵族儿童的,那小家伙拿着放大镜烫象鼻虫玩,还把甲板烧的满是黑洞,就被周泽宇没收了,周泽宇外出探险,因为放大镜容易生火,也就带在身上了,却不曾想被科伊桑部落酋长看到了,惊为天人,在周泽宇送给他之后,两人就穿了一条裤子,酋长当场送给周泽宇二十头牛和一百头羊。

        原因很简单,火种对科伊桑族非常重要,他们是游牧民族,在游动的过程中,只有酋长才能携带火种,而酋长也是唯一懂的存储火种的人,这是酋长的权力来源。

        双方进行了简单交流后,周泽宇了解了班图黑人的存在,而开普敦通过棉布、瓷器和铁器换取科伊桑人的牛羊及雇佣其干活也就成为了常态。

        这个时候,菲茨海默来到了开普敦,为其开普敦带来了粮食、食盐、酒以及各类牲畜,周泽宇手中的商品种类更丰富了,而菲茨海默除了想换取东方号上的棉布和瓷器,还想购买一些奴隶,而班图部落的黑人便是成为了目标。

        周泽宇组织了捕奴队,深入高原,捕捉黑奴,在这个过程中,科伊桑族人也加入进来,周泽宇用各类商品从班图和科伊桑部落那里换取其他部落的奴隶,贸易和捕捉让周泽宇在短短两个月内就获得了两千名精壮黑奴,只有少部分被菲茨海默买走,大部分留下开垦土地和修筑要塞,开普敦越发的繁荣。

        年前,大本营的使者赶到的时候,开普敦已经成了规模,东方号上的货物通过走私和奴隶贸易被卖出去,开普敦已经成型,使者看到有六七千人在开普敦劳作、贸易,只得返回,把消息告知了大本营。

        木已成舟,放弃肯定是不能放弃了,索性大力支持,三个月前,一支船队抵达,为开普敦送来了两百名各色匠人和四百个流放犯以及一百五十名从吕宋赶来的专业捕奴队,当然各类武器粮食也是不少,这支船队没有带走原属东方号上的货物,只是把拆解东方号剩下的材料带走不少。

        而在两个月前,今年的环印度洋船队在莫桑比克岛建立了贸易处,留下了三艘亚哈特船,专门负责为开普敦采购物资,一艘亚哈特船加入了菲茨海默的船队,其余两艘往来于莫桑比克与开普敦之间。

        莫桑比克方向的船队第一次送来了一百五十名朝鲜流放匠人和二百名流放水手,而在半月前,两艘亚哈特船又来一次,这一次直接送来了三百名女奴和战马,而开普敦支付的除了布匹和瓷器,就是大量的精壮黑奴。

        如今的周泽宇已经不再光吃老本,开始大规模的办理黑奴贸易,而开普敦已经有了一千八百人的东方移民,还有两千人规模的科伊桑雇佣工以及三千名黑奴在工作,一年时间便是实现了大爆发。

        “有什么值得高兴呢,一百万两啊,你若是连这点成绩干不出来,不用元老出马,我就想掐死你!”魏柏年喝了酒,使劲的给周泽宇泼冷水。

        嘴上虽然这么说,魏柏年还是愿意给自己的老兄弟支持的,别的不说,如今正是南非最冷的时候,也是好望角气候最恶劣的时候,魏柏年直接以风浪太大,好望角海况危险为由,在开普敦驻留一个半月,当然,这几十天,魏柏年可不会让手底下这些水手和陆战队闲着,这群人也愿意在南非这块土地上赚些外快,船上的欧洲旅客也是如此,不少手工艺者和小商人纷纷下船做起了买卖,有些人索性留在开普敦,不再去往原计划的东非和印度,这让魏柏年不得不为他们退了部分船资。

        洲际贸易船队到达后的第三天,简单组织的四支捕奴队出发,前往广袤的南非高原寻找班图黑人部落,捕捉黑奴只是一个方面,更重要的是货物这些班图人的牲畜和存粮,要知道,大本营对于南非殖民地可不是完全放纵,而是提出了高要求,在大本营那里,既然舍不得丢,那就加快建设,要在有人捣乱前,形成强大实力!

        而大本营的要求之一便是开普敦的战略储存粮食必须保持在两年以上,在开普敦周边的农田还未大批量出产之前,抢周边土著的粮食就是除了贸易之外的唯一法子,而只有黑人会种植农作物,高粱虽然不如小麦大米那般受欢迎,终究还是粮食。

        这也就是殖民史的规律之一,被殖民的对象,文明程度越高,反而越受殖民之害,就拿捕捉奴隶来说,只会放牧的科伊桑人显然没有会种植农作物的班图黑人更有价值,因此文明程度相对较高的班图部落就成为了开普敦的主要征讨对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