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历史军事 - 总裁宠妻套路深在线阅读 - 第八章 想走狗屎运不容易

第八章 想走狗屎运不容易

“等一下,没有下半场了,没有了。”看他要走,向柚柚果断拉开后车门,坐了上去,并顺手落了锁。

她可不想留下来面对袁澄,兔子急了还咬人,万一对方反击的话,即使她练了两年跆拳道也可能会吃亏。

毕竟就力量而言,女人和男人打架,吃亏的总是女人,而这个地方似乎不好打车,不知道等多久。

为了保护胜利的果实,管不了他是什么老板上司了,反正又不会吃人。

萧穆春透过车玻璃,看了一眼狼狈的袁澄,一脚油门,车子窜了出去。

看着绝尘而去的车尾巴,袁澄恨恨的掏出电话打给介绍人。

“相亲怎么变格斗大戏了?”沉静的车厢里,萧穆春突然开口。

向柚柚一脸无辜,“他说我有病。”

萧穆春轻笑,“有病,什么病?”

“精神病。”她挥着小拳头,“就是被惹烦了就要打人的那种。”

他笑的更爽朗。

果真人人都有假面,他没想到在公司里行事拘谨,工作认真,表情淡然的小秘书,私下里这么暴力野蛮,一言不合就打人,不过倒也真实的可爱。

“到哪儿?”他似乎心情颇好,伸手按了音乐键,一首欢快的曲子在车厢里响起。

向柚柚楞了一下,才明白他的意思,“前面那个公交站把我放下来就行。”

“你确定不用送你到目的地?”

“不用了,不用了,谢谢萧总,把我在前面放下来就行。”向柚柚急急表态,那里有公车坐,如果打车也方便。

听到拒绝,握着方向盘的手略有停顿,瞥一眼后视镜,就见后座上的纤细身影坐的笔直,双手搭在膝盖上,一副认真听讲的标准坐姿,分明是拘束紧张到极点,居然还能满不在乎的和他说话,真是不容易。

他薄唇微勾,“好吧。”

话一出口,仿佛听到她如释重负的呼气声。

车子准确无误的停在公交站台前,下车,又看着车子呼啸而去,逐渐消失在视线里,向柚柚这才后怕的拍了拍胸口。

其实,老板还是比那些奇葩更可怕,真是连呼吸都不敢乱呼吸的。

即使萧穆春今天看起来没有在公司那般凌厉深沉,可还是让人感到无所适从,她这小心脏砰砰的,这应该就是地位和气场的原因吧。

毕竟是顶头上司,集团总裁,他在办公室里的形象已经潜移默化的刻在她的心里了,之所以还能面上表现的轻松,不过是靠一股勇气支撑着,其实紧张的不行,她可不愿意在他车上坐久。

不过转念想想,萧氏集团谁不怕他,A市商界谁又不怕他?她这个小虾米,怕他也不丢人。

只是不知道今天的事会不会令他产生误会,觉得她这种有暴力倾向的员工不宜留呢?

今天真的诸事不顺。

公交车非常准点,10分钟一班,回家的那路车很快就来了,一上车就感受到空调的凉意和空间宽敞的自由,真是身心舒畅。

在车上接到老妈打来的电话,说上午带外婆去医院复查,检查的结果不错,她心情又好了一点。

事情坏到一定地步就会慢慢好起来,还是有一点道理的。

心情莫名的轻松起来,连袁澄那个可恶的人带来的阴霾都一扫而空。

半个小时后到家,向柚柚一进门就把鞋子一甩,扑倒在沙发上。

听到动静,向秋从厨房里走出来,笑眯眯的走到沙发前拍拍她,“丫头,这回聊这么久,是不是有戏?”

“妈,有什么戏啊。”向柚柚翻身起来,搬起脚让她看,“你看看我脚上的水泡。”

向秋一看,眉头也不禁皱起,“这怎么搞的?别动啊,妈去拿针给你挑掉。”

七八个水泡,疼的她龇牙咧嘴,“妈,可不可以不要再给我安排相亲了,这约的都什么人啊,等了几个小时就算了,然后领着我一直走走走,走的我腿都快废了,还落个不能吃苦的罪名。”

“说关键,人怎么样?”

“还用说吗?”向柚柚给她一个委屈的小眼神,“如果那人靠谱,我会成这个样子吗?更不至于最后揍他一顿。”

“什么?你又动手了?你是不是有暴力倾向啊你。”向秋声音立马高八度。

真是不知道当初让她学跆拳道是好还是坏了,本来是觉得家里没个男人,怕她缺乏安全感,而且自己要照顾母亲还要做钟点工,经常顾不上她,她又是个女孩,怕她被坏人欺负,所以学点防身的。

以前没觉得不好,这一相亲,动不动就跟人打起来,有一次还闹到了派出所,真是愁人。

向秋嗓门一亮,向柚柚立刻怂了,“妈,你听我说啊,不是我手欠,你不知道那人有多可恶,绝对是欠打型的……”

听完女儿叙述的过程,向秋也觉得这人不行,甚至可以说缺德,哪有咒人家长辈活不了几年的,真是够缺德,还逮着人拼命问有没有病,确实欠修理。

跟这样的人相亲,也真是难为女儿了,向秋当下叹口气,也不好再责怪她,只是叮嘱道,“以后不能这么冲动了,下手再没个轻重,把人打坏了又找你讹医药费,打残了就更不得了。”

“妈,我有轻重,放心吧。”其实向柚柚心里也没谱,今天气过头了,怎么解恨怎么来,哪还管的了轻重,好在没武器,伤不了筋骨的。

而且看他最后跳脚那样子,虽然流着鼻血,但既然还有力气嚷嚷要报警,应该没啥大事。

“柚柚,别灰心,这个不行就拉倒,咱们继续相,总能碰到合适的。”

“还相?”

“当然了。”向秋突然神采飞扬,“对了,柚柚,上个月你李阿姨提过的那个郑先生,你还记得吧?”

说实话,向柚柚不记得了。

可是向秋不管她记不记得,自顾说着,“郑先生工作忙,一直在外地出差所以总也见不上一面,刚才你李阿姨可是给妈妈打电话了,说人家现在出差回来了,约你明天吃个饭。”

“妈……”向柚柚仰着小脸,拖长了腔调撒娇,“我真不想相亲了,我又不老,还是顺其自然吧。”

“不老?女孩子家的时光宝贵,一晃两晃,可经不起三晃了。趁年轻赶快找一个疼你爱你,靠得住的男人结婚。”

趁年轻,趁年轻。

向柚柚撇嘴,开始就是这样被老妈说动心的,还说什么相亲的知根知底,靠得住。她觉得也有道理,说不定走了狗屎运能遇到真命天子。

事实证明,狗屎运没走到,狗屎倒是踩到几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