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都市言情 - 田园纨绔妻在线阅读 - 548 赶紧成亲,唯恐夜长梦多(2更)

548 赶紧成亲,唯恐夜长梦多(2更)



        程嫣之脸色红透,却不扭捏,“一切全凭表姑母作主!”

        顾东高兴的一拍大腿:“我去赶马车,咱们马上回家商议。”

        说完,站起来往外走。

        “喊耀儿一声!”

        马氏在后面嘱咐他。

        顾耀整个人都难受,那里还爬的起来,声音虚弱无力:“爹、你和娘先回去吧,我晚上和箬儿一块回去。”

        “你这是怎么了?”

        看他脸色难看,顾东近前来摸了摸他的额头。

        顾耀刚要告诉他怎么回事,血淋淋的画面又出现在了眼前,赶紧捂住嘴,摇头:“我没事,睡一会儿就好了。”

        顾东不放心:“真没事?”

        “真的没事,我睡一觉便好了。”

        顾东和马氏两人回了家中。

        顾钱和李氏一听,顿时乐坏了,也没有琢磨程嫣之好好的一个大家小姐,怎么会这样急匆匆的成亲,李氏催促顾钱:“你去村长家让他帮着选个好日子。”

        顾钱乐呵呵的去了。

        李氏又让顾东去喊顾南和张氏过来一块商议。

        顾钱很快回来,“村长看好了,十天后,有一个好日子。”

        李氏皱眉:“十天,也太赶了吧?”

        “最近只有这一个好日子,若是错不过了,只能等到明年二月份了。”

        李氏询问马氏的意见:“东儿家的,你说呢?”

        “定在十天以后吧,聘礼不准备那么多了,直接给成银票,程老爷应该没有意见。”

        她和顾东在回来的路上便商议好了,她和程明的关系还是瞒着家里人,免得他们知道以后,想多了。

        日子定下,给程明捎了信,一家人开始忙活起来。

        ……

        京城程府,

        程嫣之之事,好几日才传到连家人的耳朵里,连夫人气的把手里的茶盏摔了出去:“漪儿的脑袋是被驴踢了吗?怎么会做出这样的糊涂事?”

        连鸿(连氏二哥)也是一脸铁青,他今日去酒楼,被几个对头碰到,说到了他脸上。说他一个亲舅舅,外甥女出了这样的事,像个缩头乌龟一样躲着,连个面也不露,害的酒楼里的人全用异样的目光看他。

        “娘,二妹行事是越来越没个分寸了,照这样下去,早晚有一日被程明厌弃。”

        二十年前,程家来京城,那是要仰着他们连家的鼻息生活。

        十年河东十年河西。一晃眼二十年过去了,他们连家早不如以前了,程家却是已经崛起,在京城商界中占着举足轻重的位置,尤其是近两三年来,程家的内衣,香皂和胭脂水粉,赚的盆满钵满,现在的美颜馆更是日进斗金,自己的这个妹子不知道好好珍惜,反而弄出这样的事来,那是她的亲女儿,她怎么能下的了这样的狠心。

        “鸿儿,你和你媳妇去一趟程府,看望一下之儿,顺便把那个不长脑子的东西给我叫回来!”

        连鸿和自己夫人来到程府,没想到程明和程嫣之都不在。

        “我二妹呢,怎么不见她过来!”连鸿夫人——危氏问道。

        连紫漪一向是当家作主,以往自己过来,她早就第一个迎出来了,今日却见程母两人接待他们,她直觉有什么不对劲。

        程母眼神闪了下:“漪儿身体不适,在自己院中休息,她二嫂还是别过去了,免得过了病气给你。”

        危氏笑意吟吟,“亲家伯母说的这是什么话,二妹生病了,我更应该去探望了。”

        “这……”

        程母有些犹豫,连氏被关在院中好几日了,一开始还整日叫嚣,今日没动静,应该是喊不动了,这个时候要是让连家人看见,还不知会惹出什么事。

        程父早就心里打了个转,实话说出来:“不瞒两位,明儿媳妇做出那样之事,明儿一怒之下将她禁足在自己院内,如今……”

        危氏腾下站起来:“亲家伯父,你说什么,二妹被禁足了?”

        连鸿脸色也沉了下来。

        程母暗叫一声不好,陪起笑脸:“明儿也是气急了,你们放心,只是禁足,吃穿用度一点儿也没少了她的。”

        “我要见二妹!”

        危氏说的不容拒绝,隐隐有着怒气:“纵使二妹犯了错,可她也是当家主母,你们怎么能如此下她的面子?”

        当年借助连家不少,程父本来是给了两人几分面子,如今被人说到脸上,有些挂不住了:“连氏犯的是大错,如果不是看在骕儿和之儿的面子上,当家主母的位置早就换人了,那里还轮的到我们老两口给她维持着,替她操这个心。”

        听出他话里的意思,连鸿脸上也有了微薄的怒意,“程伯父,你说的不错,二妹犯了错,是该惩罚。但不看僧面看佛面,你们就算看在我连家的面子上,也不该如此对她。更何况之儿也无大事。”

        最后一句话,惹恼可程母,什么是“之儿无大事”,难道只有被霍奇那个畜生糟蹋了才算是大事吗?

        还是危氏心眼转的快,看程母脸色沉下去,知道她这是生气了。

        赶忙赔起笑脸:“亲家伯母,我们夫妻两人也是因为乍听到二妹被禁足,心里着急,说话有不当之处,还请您二位见谅。”

        程母欲发作的火气退下去了一些,道:“之儿是我们程府的大小姐,是我们娇宠着长大的孩子,连氏要是给她说个好人家,我们也不说什么。可霍奇那个东西什么品行,京城里的人谁不知道。都说虎毒不食子,连氏竟然能下的了这样的狠心,明儿只是禁她的足,已经是手下留情了,要是搁在别的人家,早就被休了。”

        危氏听出她话里意思,脸色变了几变,“您说的是,等会我见了二妹,一定要好好的训斥她一番。”

        说完,给连鸿使了一个眼色。

        连鸿意会了她的意思,不情愿的站起来,给两人赔礼:“程伯父、程伯母,我刚才说的话不中听,您二老别往心里去。”

        连家虽然不必以前了,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多年经营的根基还在,也不能得罪狠了,要不然早在连氏做下这等事的时候,早就让程明休了她了。

        程父很是大度的摆手:“无碍,你们兄妹情深,乍听到她被禁足了,生气是在所难免。”

        连鸿小辈的姿态摆的足足的,“多谢程伯父体谅,不知我们可否见二妹一面?”

        话都到了这个份上,程父若是再拒绝,便有些说不过去了。更何况,他们已经得知了连氏被禁足一事,若是今日不让他们见到,也许到不了明日,连父、连母会亲自上门的,倒时还得让他们见,还不如现在就给了他们这个面子。

        程父点头:“好吧,既然你们执意要见,我便派人领你们过去,但你们记住,只能是见面,连氏想要出来,还要更明儿回来再说。”

        “多谢程伯父!”

        “来人!”

        程父喊人。

        管家进来:“老太爷。”

        “你亲自带他们去见程夫人。”

        管家立刻明白了他话中意思,这是要让自己看着他们,免得他们把人领走了,恭声应下,带着两人去了连氏院中。

        两人身影消失在院中,啪!程母气的拍了下桌子:“什么东西,也敢到我面前摆脸子!”

        程父摸着自己的胡须,眯起了眼睛。

        程夫人连着喊了几日,一个理会她的人也没有,任凭她喊破了嗓子,家里的下人全部装作没听见,她们可不想落得和杜鹃一个下场。

        程夫人喊不动了,叫不动了,披头散发,狼狈不堪的躺在地上。

        管家领着连鸿两人到了主院门口停下:“夫人就在里面,二位请进去吧。”

        两人走进去,院内静悄悄的,连个伺候的人也没有。

        危氏心里冒火,就算连氏犯了错,怎么连个下人也没有,这是想逼死连氏还是想逼疯她?

        管家则是站在院子外守着,同时让守门的下人又去叫了几个人过来,防着连鸿两人执意把夫人带走。

        “二妹!”

        危氏喊着跳开门帘进去,看清屋内情形吓了一跳,紧走了几步到了床前:“二妹,你怎么了?”

        连氏听到动静,猛的一下坐起来,散乱的头发也跟着来回摆动。

        危氏吓了一跳,后退了一步。

        “二嫂!”

        程夫人激动不已,可嗓子和破锣一样,沙哑不清。

        “二妹,你怎么成了这副模样,杜鹃呢,怎么没贴身伺候?”

        杜鹃是程夫人从娘家带来的丫鬟,对她忠心耿耿。

        程夫人恨的咬呀切齿:“杜鹃被程明那个该死的杖毙了!”

        危氏心里猛地一跳,不敢置信的问:“被杖毙了?”

        程夫人把垂落在胸前的头发拨去后面,声音里的恨意更重:“是,被程明当着我的面杖毙的。”

        她也因此失去了和外面的联系,被禁足在着院子里,对于外面的事一无所知。

        连鸿也走进来,看程夫人的模样,皱眉,训斥:“你看看你现在这个样子,和疯子有什么区别?赶快,先梳洗一下,有什么事我们慢慢说!”

        “二哥!”

        程夫人眼泪唰下流出来了。

        危氏上前了一步,掏出自己的帕子给她擦拭:“好了,先收拾一下自己,有什么话一会儿再说。”

        程夫人没有动,只是重新随意的梳理了一下自己的头发。

        “二妹,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怎么会做出那么糊涂的事?”



------题外话------

        10:25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