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历史军事 > 逆流战国当名嘴 > 第一百六十九章 后会那个无期
    这伙人不仅人多,身上的肌肉也多,估计是怕身上的衣服被撑破,所以大秋天也赤着两只胳膊,凭借对地形的娴熟优势,采取合围之术,迅速将苏秦他们两人一马困在了圈心。

    为首的是一名马脸汉子,个头不高,中气十足,眼瞅着马上的公孙衍,这货又见面了,不禁哈哈大笑起,“够意思,这肥羊是你领来的?”

    公孙衍慢吞吞爬下马来,受伤的身子在秋风中簌簌发抖,他一言不发站在苏秦身后,看苏秦如何应对。

    苏秦清清嗓子,让声音洪亮了八度,“赵国出好汉,在下是齐国一名剑客,生平最喜欢结交英雄人物,不知各位尊姓大名。”

    说话间,把衣服下摆豪迈一甩,卷起的灰尘惹得身后的公孙衍一阵咳嗽,他抬眼看向苏秦,这家伙果然是一副书剑飘零浪迹天涯的样子。

    就不知道能不能骗过这群歹人?

    那马脸首领笑了起来,抓抓腋下,指间搓起一团污垢向苏秦弹了的过去,“你小子明明就是一个书呆子,什么狗屁剑客?用这招套近乎,倒是有几分小聪明,可惜老子不吃你这套,识相点乖乖把东西交出来。”

    众匪徒一起哄然大笑起来。

    虽然在春秋战国时代,被称为士子的读书人,普遍受人尊敬,不过在这些拦路抢劫的歹徒面前,这些书呆子往往是他们最喜欢下手的肥羊。

    ……

    苏秦没有说话,随手从马鞍上将自己的剑取了下来,刚抽出断剑,人群中又是一阵疯笑。

    这人果然是一个书呆子,断剑连鸡都杀不了,还想杀人。

    公孙衍低头看着脚尖,真想装作不认识苏秦这货。

    苏秦不以为意,脸上的笑意一点点散去,桀骜不驯的说道:

    “我孟胜为人,向来先礼后兵,就算是一柄断剑也能纵横天下!”

    什么?

    那马脸首领大惊失色,“你是墨家弟子孟胜?天下四大剑客之一?”

    众匪徒也惊得退了一圈,吃江湖这碗饭的人,谁不知道孟胜大名,谁不知道他先礼之后便是杀伐果断。

    苏秦反手将剑别于身后,气定沉渊地点点头,仿佛有股无形的霸气卷得一众歹徒站立不稳。

    马脸首领怔怔看着,突然尖声笑了起来,刀指苏秦,“你说是孟胜就是孟胜,你既然是孟胜,为何一见我等,就吓得屁滚尿流?哼哼。”

    苏秦似乎早料到他会这么说,持剑在空中抖了一个剑花,冷眼一扫众人,饶有兴致地提议:“孟某说刚才只是逗逗大家,你们信不信?呵呵,若是不信,你们挑出一人和孟某比试一番,就知道在下说的话是真是假。”

    看苏秦脸上的镇定不像是假装出来,马脸揉搓了一下眉心,将众匪徒唤在一起低声商量之后对苏秦说道,“好,如果过不了你十招,就证明你真的是孟胜,如若不然,你就留下所有的东西赶紧滚蛋。”

    说完之后,马脸吐了一口唾沫在手上,抽出一柄雪亮的马刀,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苏秦手中的断剑。

    苏秦看他马步扎得很稳,持刀姿势显然受过长期的苦练。

    不过仅此而已。

    他一挥手将剑鞘朝马脸扔了过去,马脸冷笑刚用刀将鞘挑飞,苏秦一个悚剑式上前,一道亮光之后,他手中的断剑已抵在马脸左胸口。

    哐当一声,马刀落地。

    马脸僵着两只空手,立在原地一动不敢动,对方这一剑不仅快,而且自下而上的角度令人防不胜防。

    “大哥!”

    众匪徒举刀一拥而上,凶神恶煞的就要扑向苏秦。

    苏秦手一转,直接将断剑横在了马脸的咽喉处,一阵透心的冰凉让马脸连忙喝止住手下的冲动。

    “孟大侠饶命,小的有眼不识金镶玉。”马脸首领喘着粗气,干净利落地双膝跪地,磕头如捣蒜。

    自己也算是练家子,在秦赵崤山一带博得了霸王刀的赫赫威名,结果却连人家一剑都接不住,再不服软的话,听闻孟胜杀伐果断,自己这二三十人也就是二三十剑的事。

    苏秦一言不发,闪步来到一名匪徒前,将他握刀的手一剑削下!

    惨叫声瞬间响彻整个树林,唬得其他匪徒唰唰跪了一地。

    杀鸡吓猴!

    正是这名匪徒在自己制住马脸之后率先扑了上来,从他眼神中苏秦看到了深藏的野心,或许他巴不得苏秦将自己的老大干掉,好取而代之。

    苏秦的狠辣手段,让这二三十山匪没有人敢跟和他眼睛对视。

    公孙衍也看得心惊肉跳,幸好这一招苏秦没用在自己身上。

    ……

    “上天有好生之德,谁不是母亲十月怀胎生养的,孟某今日就放了你们一马,但从今日起,若我再看见你们在这里或在任何其它地方做这无本钱的买卖,那断的不再是手,而是首!”

    他脚一顿,“听到没有?”

    跪了一圈的众匪徒,立刻像应声虫一样,带着哭腔纷纷答应着。

    这一幕又让公孙衍不得不心服口服,他苏秦交过手,自然知道苏秦的底细,虽然有妙招在手,但体力不济,若众匪徒一拥而上采取车轮战术,苏秦最终下场,就是一个大写的惨字。

    不过,没想到这家伙居然敢大大咧咧的冒充名震天下的孟胜,首先就让对方产生了胆怯之心,一剑制敌之后,更让他们失去了抵抗的念头。

    因为江湖人都知道,孟胜单枪匹马,灭了一个上百人的响马流寇,这区区二三十人,还不够给人家塞牙缝。

    ……

    马脸首领立刻吩咐众人,把手上的武器都扔在了地下,在对苏秦连声称谢之后,就想逃之夭夭。

    却被苏秦厉声喝住,一指公孙衍,“你们抢了我这下人的东西,通通原物送还,还有那匹马。”

    什么?我是你的下人!

    一缕青烟从公孙衍脑袋上袅袅升起,但他闭着嘴连个屁都没发。

    山匪们只想快走,所以动作极其麻利,很快在他们藏东西的窝点,送来了公孙衍的行李和马匹。

    在苏秦微微点头之后,众匪徒忙不迭的逃下山去。

    公孙衍上前一把扯住苏秦的领口,狠狠道,“下人谢谢上人。”

    苏秦摇摇头,“亲兄弟明算账,说声谢谢不如来点实惠。”

    说着他笑嘻嘻弯下腰搜索着公孙衍的包裹,掏出一块闪亮的金饼,再华丽的来个闪身,让扑上来的公孙衍摔了一个动作极为标准的平沙落雁。

    “哈哈哈哈哈。”

    苏秦跃身上马,对公孙衍大笑着拱手道,“后会…那个无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