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都市言情 - 攻略极品在线阅读 - 第385章 扶弟魔的悔悟(五)

第385章 扶弟魔的悔悟(五)

        安妮整理完思路,便从卧室走了出来。

        金家是一栋独栋的三层别墅,位于县城最高档的湿地社区的别墅群。

        金家的这栋是整个小区的楼王,站在二楼的阳台上,就能看到那个全县最大的淡水湖。

        现在正值盛夏时分,湖面上种着一片片的荷花,或粉、或白、或红的荷花盛开着,看着就让人心旷神怡。

        因为靠近湖,房子周围的空气非常湿润,这对于干燥的内陆地区来说,十分难得。

        原主和金鑫的新房在二楼,房间很大,足有四十来个平方,是这个楼层最好的房间。

        邱萍和孩子们则住在一楼。

        金鑫的父亲在十年前就去世了,所以,原主也没见过这位公爹。

        但他的传说却听了不少。

        改革开放后的富一代,七十年代末就敢扒火车去南方,县城第一个万元户,县城首富,买石矿却开出了玉石……

        种种传奇经历,简直比点娘男频的YY小说还要精彩!

        金父去了,金家只剩下了邱萍和金鑫母子两个。

        中年丧夫的邱萍,一改往日的贤妻良母模样,毅然挑起了家庭和企业的双重重担。

        等金鑫能接手企业的时候,她又毫不贪恋权势的将一切都交给了儿子,回家安心做老太太,等着含饴弄孙。

        可惜金鑫婚事一直不顺,膝下连个孩子都没有,邱萍急得心里直冒火。

        等了七八年,总算等来了宝贝孙女,还一次就给了俩。

        邱萍那个激动啊,她之前真心没把薛安妮当儿媳妇,还是薛安妮怀了孕,且做无创DNA显示是她儿子的骨肉,邱萍这才接纳了她。

        在产房门口,从护士手里接过两个一模一样的小猴子的时候,邱萍更是幸福得快要昏过去。

        他的儿子有孩子了,虽然只是女儿,但也是亲生骨肉,血管里流着儿子的血啊。

        最最重要的是,老金家的诅咒终于被打破了。

        那么,她的儿子,是不是也能得到善终?!

        邱萍想到早逝的公爹,以及同样早逝的丈夫,心里涌起一阵阵的期盼。

        种种原因之下,邱萍直接把双胞胎当成了命根子,连金鑫都排在孩子后面。

        邱萍亲自请了高人,给双胞胎姐妹合了生辰八字,排了阴阳五行,最后慎重的取名金子琳、金子琅。

        双胞胎落地后,也是邱萍带着两个月嫂轮班照顾。

        现在双胞胎快满周岁了,开口叫的第一个词儿就是“奶奶”。

        而对于她们的亲妈薛安妮,两姊妹便有那么亲近了。

        薛安妮上大学的时候,曾暗暗发誓,自己是重男轻女的受害者,等以后有了孩子,不管是男是女,她都会疼爱。

        可没过几年,薛安妮就变成了她最讨厌的人。

        这其中,有她自己的原因,更多的,却是薛父薛母的不断洗脑。

        她不但不喜欢自己辛苦生下来的孩子,还处处抬高侄子、贬低自己的亲闺女。

        幸好金家有邱萍坐镇,薛安妮才没有真正委屈到两个孩子。

        饶是如此,邱萍花大价钱给孙女们买来的玩具、金银饰品、高档衣服,还是被薛安妮送给了侄子。

        邱萍很不满意,但看在两个孙女的面子上,她还是忍着没发作。

        但对薛安妮,却没了她刚怀孕时的亲近和喜爱。

        对此,薛安妮却浑然不觉,继续做她的扶弟魔、侄子的好“姑妈”。

        “八月,快到奶奶这儿来。”

        “九月,不哭不哭哈,奶奶给你吃果果。”

        “咦,这是谁家的宝宝啊,怎么这么漂亮啊。哦,原来是我们的小八月啊。”

        “我们九月真乖,说不哭就不哭!”

        安妮下了楼,来到了一楼的游戏室,还没进门,就听到了两个孩子呜呜呀呀的声音,以及邱萍那柔得可以化成水的哄孩子声。

        八月和九月是双胞胎的小名,说来也是巧合,这对姊妹明明是双胞胎,生日却不是同一天。

        姐姐是八月三十号晚上11:56出生的,而妹妹比姐姐小了一刻钟,竟拖到九月一号凌晨00:11分落地。

        邱萍便给两个小孙女取了个八月、九月的乳名。

        邱萍虽是老人,思想却一点儿都不陈旧,自孙女出生后,就抱着手机学习科学育儿。

        家里有保姆,也有育婴师,但邱萍还是事事亲力亲为。

        这会儿,曾经叱咤商场的铁娘子,却像个慈爱的奶奶,趴在地上,丝毫不顾形象的陪两个孙女玩儿。

        双胞胎被养得很好,白白胖胖,胳膊腿儿很结实,呲着六颗小牙牙,摇摇晃晃的自己走路。

        游戏室铺着厚厚的爬行垫,桌角、墙角、门把手也都包着厚厚的防撞条,邱萍也不怕孙女们摔伤。

        眼看两个胖嘟嘟的小丫头,迈着小胖腿在垫子上走来走去,一不小心就摔个屁股蹲儿,她也不着急。

        而是笑眯眯的鼓励孩子们爬起来。

        双胞胎玩累了,就一头扎进奶奶怀里撒娇。

        “妈!”

        就在邱萍吩咐育儿师给孩子们泡牛奶的时候,安妮推门进来了。

        “哦,你来了。”

        邱萍淡淡的,只是略略应了一声,便不再搭理她。

        安妮暗自为原主的粗线条点个蜡,啧,婆婆都对她这么有意见了,她居然一直都没有察觉。

        或许,原主察觉了,但她在父母的洗脑下,也觉得自己是老金家的功臣,她就算得罪了婆婆,金家也不敢把她怎样。

        这种想法就很矛盾了,一方面,薛安妮深受父母影响,觉得女儿就是赔钱货;可另一方面,她又仗着两个女儿在金家有恃无恐。

        “妈,再过半个月,就是小八和小九的生日了,我想给她们办个周岁宴,您觉得去如意大酒店怎么样?”

        安妮脱了鞋,赤脚走到邱萍和孩子身边,然后盘膝坐下。

        “嗯?如意大酒店,那里的菜还可以。”

        邱萍有些意外,自己这个儿媳妇,被娘家撺掇得不像样子,整天就只顾着她那个弟弟和侄子。

        她可以清楚的记着弟弟和侄子的生日,甚至连弟弟的结婚纪念日都忘不了,每年都给弟媳妇买礼物,却一点都不关心两个女儿。

        虽然不至于会忘了自己亲闺女的生日,但这般主动为女儿考虑,绝对是头一遭。

        邱萍不相信儿媳妇会幡然醒悟,她眯了眯眼睛,心道:难道薛家又出什么幺蛾子了?!

        想了想,邱萍决定做个试探,“你既然想给孩子们办周岁宴,那就好好的计划一下,用钱的话,就直接给我说。”

        “是,妈。”

        安妮答应一声,然后抬眼去看自己抱着奶瓶喝奶的双胞胎。

        当她看清两个孩子的模样时,忍不住愣住了,这、这两个孩子的面相竟是命运多舛的早夭之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