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历史军事 > 凤倾天下之涅槃 > 第一百二十五章快乐的小凤凰
龙倾没看见魏延是从哪里冒出来的,突然听见一声浑厚的男声传来,顿时吓了一跳,待看到对方那张黑脸时,这才伸手拍了拍心口道:“魏延,你从哪里过来的,怎么没声音的,吓死我了!”

“你的眼里当然没有我的存在,你的心思都在你那亲爱的表哥身上,哪有半点我的位置。”

龙倾见魏延似乎生气了,瞧了瞧他嫉妒的小眼神,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细白的葱指虚掩小口,笑容含羞带怯,完全一副小女儿家的姿态;这一波动作看的魏延都要呆住了,似乎中了禁术之后龙倾更加爱笑了,哪还有半点冰山美人的模样!魏延忍不住想,难道这就是龙倾以前的模样,那个还有父母疼爱,亲朋好友齐聚一堂的豆蔻年华,禁术似乎暂时让她忘记了龙家的惨案,父母的离世,变成了真正的自己;魏延一时不知道到底该不该帮他解了禁术,想到禁术一解,龙倾就要变成以前那个永远生活在痛苦中的可怜人,就一时觉得十分不忍心。

“魏延,原来你在妒忌啊?我不过是许久没见表哥,跟他多聊了几句罢了,你不要想多了!”龙倾终于后知后觉地明白“望夫石”是什么意思,怕魏延误会,连忙解释道。

“是吗?如果我猜的没错,张浩要是一直为你守身如玉,直到今天也没有娶太师之女为妻的话,龙倾,你还能这么轻巧地说出这样的话吗?”虽然知道说出这样的话是自己找死,但是,看着龙倾脸上一脸兴奋的表情,魏延已经被嫉妒冲昏了头脑,还是将这句容易引起两人嫌隙的话说了出来。

果然,龙倾听了魏延的话,眼神渐渐冷了下来,如果表哥真的没有成婚,自己到底会怎么做呢?是继续和魏延在一起,还是遵循父亲的遗愿和表哥成亲?似乎连龙倾自己也做不出决定。

“没有如果,今天的表哥已经成亲,我跟他再无可能!”过了半晌,龙倾给了一个不是答案的答案。

魏延没有听到自己想听的,心中十分失望,龙倾这么说是不是代表,如果张浩没成婚,龙倾就会抛弃自己跟他一起呢?想到这,魏延心中一阵痛楚传来。

龙倾见魏延的情绪突然低了下去,心中有些忐忑,他不想因为这些莫须有的事情破坏两个人之间的感情,龙倾忍不住朝他身边走了两步,伸出右手拉着他道:“魏延,我们不想这些了好不好,我们现在的关系不是挺好的吗?不要想了好不好?”

魏延看了看拉着自己的青葱手指,这是龙倾第一次主动牵起自己的手,却是为了一个叫“张浩”的男人!魏延心中十分不是滋味,但见龙倾这祈求的模样,还是给了她一个安慰的微笑:“嗯,我们不想了,龙倾,你饿了吧?我们去厨房,让他们给你多准备一些楚国的特产,让你吃个饱!”

“嗯。”龙倾大大点了点头,见到家人的喜悦让他的笑容止也止不住。

两人相携往院外走去,因为厨房在前厅,所以他们必须通过眼前一片巨大的花园,还有一池碧波清水,才能到达目的地;广春园是官宦遗留下的一处巨大的庭院,虽然没有侯府那么壮观,但是在镐京也是数一数二的大宅院,这里树木广袤,梅花遍地,倒别有一番滋味。

两人走走停停,终于到达前院,一股香喷喷的米饭香飘了过来,原来广春园的厨子已经在做午膳,越往前走,香味越浓,似乎还有枸杞桂圆炖猪脚的香味,这是龙倾最爱吃的一道菜,也是楚国的特产;因为楚国这里气候干旱,降雨南多北少,大都集中在夏天;所以便无法长出太多的阔叶树木,大多是针叶林,所以楚国北方的天气便十分适宜枸杞这种养生植物的生长;枸杞不仅长相喜人,珠圆玉润,还饱满多汁,最主要的是他有延年益寿的功效。

说到枸杞,古时还有一个典故,讲的是战国时期,征兵频繁,百姓家青壮年都被征去打仗了,家里只剩下老弱妇孺;失去劳动力的人们生活过的十分凄惨,不仅田园荒芜,路人乞讨,更是饿殍满地!士兵狗子十分担心家中的老母亲,等衣锦还乡后,便连忙回家探望母亲,妻子。但是奇怪的是狗子娘的身子却十分健朗,而且须发乌黑,他的妻子更是肤白貌美,面色红润,狗子觉得很奇怪,就问自己的妻子,为什么缺衣少粮的她们不仅没被饿死病死,反而越活越年轻呢?妻子听了他的话说道,因为家里没有粮食,所以我就经常一个人背着竹篓到后山采些红果实回来充饥,那种果子不仅长得好看,吃起来还甜甜的,婆婆就是因为吃了它生病的身体才慢慢变好的,所以你不在家的这段时间我们就一直靠吃它才存活了下来。

狗子觉得这很神奇,就将这件事告诉了村子上的邻居,大家都去后山采摘来吃,没想到小小的红果实居然救了一村子的人,众人为了感念狗子和他妻子杞氏的功德,故将这种红果实命名为“枸杞”,枸杞这个名字便一直沿用至今。

龙倾难得的嘴馋,刚要去厨房尝尝鲜,这时突然从外面风风火火地闯进一个人来!这人紫衣紫袍,冠带飘散,唯一与平时不同的是他此时穿着劲装,没错,这个人就是刚拉着凌霄子从侯府赶回来的公孙雨!

“龙倾!我找到了!我找到了!”公孙雨兴奋地大喊大叫,仿佛像个拿到心爱玩意的小孩子。

“找到什么?你看看你蹦蹦跳跳的,小心撞倒龙倾!”魏延见公孙雨老毛病又犯了,在两人之间还剩十公分的距离时,成功插了进来,将公孙雨紧紧抱住,避免他和龙倾来个亲密接触。

“解决禁术的办法啊?”见够不着龙倾,公孙雨忍不住瞥起了嘴,自从龙倾公布自己是个女子后,魏延就将龙倾保护地越来越紧,简直跟防狼似的,连他靠近也不行,真是太小气了!

“什么!解决禁术的办法?真的假的?!”魏延一听公孙雨的话,一时比他还要激动,双手紧紧抓住公孙雨的肩膀,死劲的摇晃,快要把他摇吐了。

“喂!你轻点,轻点,我要晕了!”公孙雨抗议。

而龙倾看他们这么高兴,却是一副懵懵懂懂的模样,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这么激动?因为魏延怕她胡思乱想,并没有将她中了禁术之事告诉她,所以龙倾对自己的情况并不了解。这时,她突然看见一个一身道袍,鹤发童颜之人,只见此人正一瞬不瞬地盯着自己,满眼震惊的表情。

两个傻子抱了半晌,才想起身边还有另一个人的存在,在外人面前实在太失态,魏延连忙将手放在唇边咳了咳道:“阿雨,别闹了,这里还有别人,看到我们这样成何体统!”

公孙雨被魏延这么一提醒,这才想起老道士凌霄子的存在,连忙一把将他拉了过来,“老魏,这就是我给龙倾找来的解药,他知道禁术怎么解,而且这个禁术就是他师弟的手下下的,他绝对知道解开的办法!”

魏延这才正了正色,对着凌霄子道:“请道长不要见怪,我们两兄弟刚刚太激动了,一时怠慢了您,请您恕罪!”说完,魏延还对着他行礼,十分敬重他,因为他是能解龙倾身上禁术的人,不说对他施礼了,就是让他跪下磕头他都愿意!

“你的确变了很多。”凌霄子并没有给魏延回礼,而是呆呆地看着龙倾,眼中意味不明,是思念是伤感,还有一丝无能为力的自责。

“我认识你吗?”龙倾听了他突然冒出来的话,忍不住道出心中的疑惑。

“不,你不认识。”凌霄子笑了笑,笑中带着伤感,他也是参加过万年前神魔大战之人,那时他法力低微,根本无法接近前线;而龙倾却是他那时很好的朋友,虽然她是一只还未进化完全的凤凰,但是这并不影响他们之间的友谊。只是没想到的是,在自己一次闭关途中,她突然涅槃,由于没有人给他护法,涅槃途中不仅将自己严重烧伤,还失去了记忆!他出关后疯狂地找她,却没想到再见之时却是他们永别的时候,看着为了战神龙殷在自己眼前和魔尊同归于尽的凤隼,凌霄子想上前已经来不及了!他当时十分的伤心,悔恨,如果当初他早点找到她,她就不会受如此多的苦楚,可能她如今还是一只高兴地在山头乱窜的小凤凰!

只是更令他惊讶的是,她这一世居然跟龙殷在一起,也就是眼前这个叫魏延的男人,凌霄子没想到命运的齿轮居然将他们全都绑在了一起,老天到底在预示着什么?凌霄子的心中一时十分不安!

魏延见眼前的道人迟迟未有动作,却一直直勾勾地盯着龙倾瞧,莫非他知道龙倾是女儿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