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天帝传在线阅读 - 第三百一十五章 大难不死

第三百一十五章 大难不死

        谢紫涵每冲出一步,身体四周的地冥元气,就会出现一种变化。

        有的凝成地冥骑士,有的结成七瓣地冥黑莲,有的汇聚成圣树古藤……

        这种变化,向外扩散,影响天地元气,改变以她为中心方圆数十里的万物。有岩石离地飞起,有空气化为飓风,有液滴凝成冰花……

        所谓“万象森罗”,就是天地万物,无所不呈现。

        在这一刻,谢紫涵终于将《道藏》上的这种最强大乘上人法,修炼到了大成。

        “这是……真人法……不,是大乘上人法!”

        易一真人的双目,紧盯着急速冲来的谢紫涵,感受到了一股不小的威胁,双手抓住青蜈神剑的剑柄,先一步发动攻击,挥斩出去。

        “唰!”

        千丈长的蜈蚣剑气,再次飞出。

        谢紫涵宛如一只黑色的蝴蝶,腾飞而起,一掌打了出去。

        地冥骑士、七瓣地冥黑莲、圣树古藤……,等等,无数道元气攻击力量,与掌力缠绕,与蜈蚣剑气对碰在一起。

        “嘭嘭。”

        一连拍出三掌,将万象森罗打出了三次。

        第一掌击碎蜈蚣剑气,第二掌攻破易一真人的护体真元,第三掌与青蜈神剑对碰在一起。

        二人的力量僵持,头发和衣袍在风中飞扬,而他们的脚下,飞沙走石,地面裂开一道道纹路,仿佛这片大地都要沉陷下去。

        易一真人咬紧牙齿,拼尽全力抵挡谢紫涵的攻击,嘴里不断淌血,心中愤怒无比。堂堂第四境的真人,居然被一个真人之下的武者,逼到如此窘境,实在是丢光了老脸。

        天下怎么会有林刻和谢紫涵这样的怪胎?

        在易一真人的理解中,大乘上人法的确玄妙绝伦,打出一击,能够消耗一千丈厚的元气,可以凭借《大武经》第十六重天的境界,攻伐第一境的真人。

        但是,谢紫涵施展出来的这招大乘上人法,简直已经脱离上人法的范畴。根据易一真人的估测,少说一掌要消耗三千丈厚的元气。

        “万象森罗。”

        谢紫涵的手掌再次抬起,打出第四掌。

        易一真人的双手虎口裂开,手中的青蜈神剑被震飞出去,连忙右手结掌,与谢紫涵硬生生的对碰在一起。

        “嘭。”

        谢紫涵的双臂上,皮肤尽碎,变得血肉模糊,身体如同断线的风筝一般,远远的抛飞了出去,摔落在地。

        她以头撑地,尝试了数次,却怎么都爬不起来。

        易一真人也倒飞出去,落到地上后,嘴里吐出一大口鲜血。

        “该死。”

        易一真人面目狰狞,伸出一只沾满鲜血的手,使用元气,将青蜈神剑收回,就要冲上去一剑斩下谢紫涵的头颅。

        “哞”

        一声牛叫,传遍神照山。

        易一真人被一片巨大的阴影覆盖,抬头一看。只见,青牛鹏兽展开五十多米长的羽翼,浑身燃烧着火焰,已经飞到他的头顶上方。

        除了青牛鹏兽这只五品地元兽,另有数十只四品禽类地元兽,从神照山深处飞出来。

        很显然,先前谢紫涵施展万象森罗,造成的元气波动太强烈,将它们惊动。

        “哼!就留你在这,给地元兽做食物吧!”

        易一真人伤得很重,担心陷入地元兽的包围之中,不敢停留,立即提着剑,逃出了神照山。

        “轰隆。”

        青牛鹏兽的庞大身躯,落到了谢紫涵身旁的地上。

        一颗硕大的牛头,向她盯去,露出一口雪白的大板牙。

        “大王有令,先别吃她。”

        大红公鸡无敌尊者,骑着一只金雕,威风凛凛的跳落到地上。

        看了一眼身受重伤的谢紫涵,它嘿嘿一笑:“原来是你这个丫头,半人鸡呢?他欠我的丹药,到底多久给。”

        谢紫涵的目光,向那条岩浆河流盯去,露出黯然之色。

        “哗啦。”

        忽的,一团血光,从岩浆河流中飞出。

        血光的表面,全是羽毛。

        当羽毛展开,林刻的身体显现了出来,坠落到地上,单膝跪地,脸色无比苍白。

        他背上的凤凰羽翼上,有着一滴滴灼热的岩浆,滚落在地,发出“哧哧”的声音,不断冒烟。

        原来刚才,林刻在坠落岩浆河流的一瞬间,使用凤凰羽翼将身体包裹,这才逃过了一截。

        “我去,半人鸡,你真的是鸡中斗战霸王鸡,居然敢下岩浆河流,佩服,实在是佩服。我的丹药呢?”

        大红公鸡向林刻,伸过去一只爪子。

        “嘭。”

        林刻背上的凤凰羽翼消失不见,身体倒在地上,躺在了谢紫涵的身旁,一动不动。

        大红公鸡使用爪子,狠狠在林刻的脸上踩了一下,道:“干什么?赖账吗?本尊的帐,有那么好赖?”

        地元兽大王的身影,从天而降,出现在岩浆河流的对岸。

        她披着一头花白的头发,沙哑的道:“你若是踩死了他,我便踩死你。”

        在场的地元兽,全部都跪伏在地上。

        大红公鸡吓得浑身一哆嗦,连忙收回鸡爪子,跪在地上,道:“大王,我哪敢踩他,我是在探查他的伤势。他的伤势很严重,若是不及时医治,估计撑不过今天。”

        “带他们回去,我自有办法救治。”

        地元兽大王说完,身形消失在原地,已先一步离开。

        ……

        林刻和谢紫涵被一群地元兽,抬到了神照山的深处,丢在一个石窟中。

        地元兽大王吩咐大红公鸡,将两枚丹药,给他们二人服下后,他们身上的伤势,得到控制,并且迅速恢复。

        从始至终,地元兽大王都没有靠近,他们的十丈之内。

        第二天,奇迹般的,林刻和谢紫涵的伤势,竟是恢复了大半。

        谢紫涵道:“那位地元兽大王,给我们服的,肯定是真人丹级别的疗伤丹药,主药应该是千尺花,至少也价值一亿两白银。难道外面传言是真的,你和她交情很深?”

        林刻坐在堆满枯草的地上,道:“没有的事,估计她是想要我杀了她,帮她解脱。看见我被打入岩浆河流,你为什么不逃?”

        谢紫涵的目光微微一凝,陷入沉默,站起身,活动手腕。

        本是血肉模糊的双臂,如今,已是重新变得雪白光洁,肌肤如玉,每一根手指都像是使用灵玉精雕细琢而成,柔软而纤细。

        只看手,怕是任何男子,都会觉得她是一个温柔娴静的书香美人。

        谢紫涵道:“逃?为什么要逃?以我的修为,打一个易一,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你是没有看见,我施展出大成的万象森罗,将易一打得差点吐血而亡。什么是传奇?我就是传奇。”

        “能不吹牛吗?”林刻道。

        谢紫涵愠怒,扬起雪白的下巴,道:“我吹牛?要不你来接我一招万象森罗试试?”

        “我只看见,你被易一打得趴在地上,爬都爬不起来。”

        紧接着,林刻又道:“再说,易一追杀我的时候,体内真元几乎消耗殆尽,又被我一戟重伤。他和你交手的时候,恐怕也就只剩一两成的战力。即便如此,你还是惨败,有什么好炫耀的?”

        林刻相信谢紫涵,或许真的打得易一真人吐血。

        但是,她平时就已经膨胀得不行,有了这样的战绩,还不更加膨胀?

        若是她真的以为,凭她现在的修为,就能伤到第四境的真人。以后真的去硬撼第四境的真人,无疑是在找死。

        正是如此,林刻才故意泼她冷水,想要让她清醒清醒。

        谢紫涵“切”了一声,懒得继续和林刻争辩,看了看自己的双手,陷入沉思。

        在她动怒,施展出万象森罗的那一刻,体内的血液,似乎变成了黑色,蕴含无比狂暴的古老力量。现在,鲜血又变回了红色,恢复正常。

        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都在怀疑,以她现在的状态,能不能施展出大成的万象森罗。

        林刻则是在思考,易一真人回到人类文明世界,将会有什么样的行动?

        在他被易一真人追杀的时候,原始天网上,肯定也在爆发战争。封小芊、聂仙桑、原始商会,不可能放过这个对付易一真人的机会。

        林刻捻起一枚石子,在地上圈圈画画,推演整个事件的走向和结果。

        “你在干什么?”

        谢紫涵走了过去,看着地上的乱七八糟的线条。

        林刻将石子,丢在了地上,轻轻摇头,道:“所有证人和证据加起来,尚且扳不倒易一。”

        “怎么可能?”谢紫涵道。

        林刻道:“易一是白劫星的第一强者,就算有人质疑他的人品和德行,但是,随着他返回人类文明世界,只要雷厉风行的杀戮一番,那些质疑他的声音,自然会被压下去。而他的拥护者,并不少。”

        “不需要压太久,只要压到死亡季到来之时,易一的目的,就已经达到。”

        “如果我猜得没错,这一次死亡季之后,易一就要离开白劫星,去天择院修炼。那时,白劫星武者如何看他,一点都不重要。”

        谢紫涵双手抱在胸前,轻轻点头,也开始分析,道:“易一的目的,有两个。第一,在册封大典上,接受星主洗礼,让自己变得更加强大。”

        “第二,将玄境宗的武者,也包括白劫星那些崇敬他的武者,全部都带进宇宙森林。到时候,易一真人有的是办法,让他们归顺到天择院的旗下。”

        “说到底,就是资源之争和人才之争,归根结底则是利益的争斗。”

        林刻又开始思考另一个问题,易一真人如果要杀戮一番,以力量镇压不服者,哪些势力,哪些修士,会成为受害者?

        青河圣府?林家?原始商会?

        “不行,我得立即回去。”

        林刻豁然站起身,心中充满担忧。

        石窟中,响起一道沙哑的声音,“回去?回去送死吗?”

        地元兽大王的身影,从洞口走了进来,宛如一只披头散发的厉鬼,挡住了林刻的去路。

        --    上拉加载下一章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