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都市言情 > 将军,请受我一撩 > 番外之但愿卿心似我心(二)
    霍宜之惊的浑身一抖,小脸顿时就白了,慌忙垂下头去,直像个红杏出墙差一点点就被夫君抓住的小媳妇。

    林娇娇端起茶杯又喝了一大杯,这才抬起头朝黎采咪咪的笑,“师父来了,正好宜姐儿煮了茶”。

    黎采打个哈哈,“可见来的早不如来的巧”。

    霍宜之努力平复了下心情,垂着头起身行礼,“见过郡王”。

    她这几年与林娇娇一起随黎采游学,其实也差不多相当于他的弟子了,黎采提过一次拜师,被她含糊过去了,黎采也就没有再提,霍宜之根据场合不同叫他郡王抑或是先生。

    黎采摆手示意她免礼,嫌弃扫了林娇娇一眼,“你如今是越发没了样子了,见了我连起身行礼都嫌麻烦”。

    林娇娇嘻嘻一笑,“徒儿我对师父您的敬仰热爱又岂在这些俗礼上?”

    黎采懒得与她争辩,接过霍宜之递来的茶,抿了一口,脸上露出陶醉的神色来,唔,还是宜姐儿贴心,这茶煮的不浓不淡,恰到好处,让人直从舌尖熨帖到胃里。

    他不知道,这三年来,林娇娇一心苦学,增长见闻,霍宜之的绝大多数时间却都用在了研究他喝茶喝几分浓淡,喜欢什么热度,写字墨汁偏爱多大浓度,什么样的表情代表他想要安静,什么样的小动作又代表了他想要有人陪他说话等等习惯偏好,更是在不知不觉间渐渐接过了端茶送水,伺候笔墨的事。

    如此三年下来,黎采早就由刚开始的不习惯逐渐变成了乐在其中,要是霍宜之不在,换个人伺候茶水笔墨,他怎么都不得劲,总觉得粗手笨脚的,连倒个白开水都不是那个味儿。

    林娇娇一见他那个享受的样子就刺眼,忍不住就要给他泼冷水,皮笑肉不笑道,“我听说师父特意将贴身大丫鬟送来和宜姐儿学泡茶,不知道学的怎么样了?”

    提起这茬,黎采脸上享受的神色果然一收,眉头拧了起来,嫌弃道,“粗手笨脚的,学了几个月了也没学到一二皮毛,我已经叫管家去寻一些聪明伶俐的小丫头,从小教应该好一点”。

    林娇娇继续皮笑肉不笑,“师父,其实我觉得,师父您光寻聪明伶俐的根本不够,出身上也得斟酌斟酌,您瞧我们宜姐儿,泡个茶也跟弹琴画画似的,不光是动作优雅好看,那骨子里的清贵劲儿,又其实师父您十两银子买一个的丫鬟能比的?”

    黎采打量了霍宜之一眼,果然就被林娇娇忽悠住了,沉吟道,“这个说的也有些道理,只身份尊贵的丫鬟却不那么好找,皇上年纪大了,倒是越发慈爱起来,最近已经很少做什么男丁全部抄斩,女子全部没入乐籍的事了,不然我倒是可以去捡个漏儿”。

    林娇娇,“……”

    黎采同志,你那一脸惋惜的模样是几个意思?难不成就为了寻个合意的丫鬟,你就想皇上多抄斩几家不成?

    林娇娇正无语间,霍宁之冷着脸来了,朝黎采行礼后,无视林娇娇热情招呼他坐下而挥动的小手,问道,“不是说要来和宜姐儿说几句话,怎的说到现在?”

    林娇娇,“……”

    我说是几句话就真的是几句话了?而且,你没看到我师父来了吗!

    霍宁之根本没打算等林娇娇回答,说着就伸手攥着她的手腕将她拉了起来,“我们回去”。

    他说着朝黎采点点头,直接就将人拉走了。

    黎采,“……”

    擦,你没看到我还杵在这吗!你把人带走至少也编个理由吧?就这么直接拖走,是无视我的意思吗?

    黎采恶狠狠一口将茶灌了下去,痛心疾首,“你说你们女孩儿家家的好好的为什么要嫁人成亲?这一成亲,连跟师父说几句话的时间都没有了——

    不对,应该是,这一成亲连师父都不理了!就几句话的时间,还要半途被夫君拖走,关键还目无尊长,被拖的心甘情愿……”

    黎采这巴拉巴拉一通抱怨林娇娇自然没听到,霍宜之却是从头听到了尾,并记到了心里,于是第二天林娇娇遣人来说请她后天一起去猕猴山礼佛游玩,她拒绝了。

    林娇娇一听忙拍开没事抱着她玩的霍宁之,亲自去问为什么不去,霍宜之这次倒是十分坦然道,“我不准备嫁人成亲,就不去凑热闹了,嫂嫂你替我谢谢林六爷的美意”。

    林娇娇当然没指望着她真的会答应嫁给林延定,就算她答应了,她也未必会答应,就林延定那个愣子要真是跟心思绵密的霍宜之凑到一起,那绝对就是一个抑郁而亡,另一个还糊里糊涂不知就里的下场!

    那天会与她说起,也不过就是探探她的口风,顺便探探黎采的想法,嗯,她是正面着黎采来的方向坐的,黎采那厮又那么大的目标,她装看不见实在是装的很辛苦啊!

    “哎,不是啊,昨天我和你说的时候,你还没这么坚决来着,我也说了,不是催你,更不是逼你,不过就是让你出去玩玩散散心,只不过正好我六哥也在罢了”。

    霍宜之依旧摇头,林娇娇直接问道,“是不是师父跟你说什么了?”

    霍宜之还是摇头,“与礼郡王无干”。

    林娇娇左问右问都问不出来任何有价值的信息,想着问黎采那厮绝对要简单一百倍,也就装作勉强信了的模样,“算了,既然你不想去,就别去了,我再替你挑挑其他适合的贵公子”。

    林娇娇辞别霍宜之后就直接去了礼郡王府,好在两家住的近,倒也不麻烦。

    果然她一问起昨天她走了后,黎采和霍宜之说了什么,黎采就巴拉巴拉一堆将昨天跟霍宜之抱怨的一大番话又说了一遍。

    黎采吧,有时候还真说不清楚,你说他聪明,那他绝对是个聪明人,可有时候,他简直迟钝的要死,比如此时,直到快说完了,他才发现林娇娇神色不对,有些心虚的住了话头,问,“怎么了?宜姐儿说了什么?”

    林娇娇狠狠一捶捶到他肩膀,喊,“你还好意思问!宜姐儿听了你的话,今天就跟我说一辈子都不嫁人了!她还威胁我,说要是我容不下她这个不嫁人的小姑子,她就出家做姑子!”

    黎采啊了一声,也愣住了,他只是随口抱怨几句,没想到霍宜之竟真的当了真!

    林娇娇又狠狠一脚踹到他小腿,“陈黎采,我警告你,要是宜姐儿真的因为听你的话不肯嫁人,错过了大好姻缘,你就给我负责娶她!否则我就叫她二哥打的你生活不能自理!”

    黎采又愣愣啊了一声,林娇娇那一脚用了狠力,他却根本没感觉到疼痛,脑子里只一句话不断飞舞,他负责娶她他负责娶她——

    唔,好像也不错啊,至少他不用再担心她也和林娇娇一样嫁了人就忘了他这个师父了,也不用操心到处找聪明伶俐又出身高贵的贴身丫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