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剑墟在线阅读 - 第一千二百九十八章 神梭传送

第一千二百九十八章 神梭传送

        打败了兰迦业,杀死了权将军,沈放和洛依凝的前行再无阻碍,两人拒绝了慕容晓回慕容家的邀请,与她和雷龙作别。

        临行前交待雷龙,以后风口街商圈和军团就都留给他了。

        他想自己运作当阀主,还是想加入慕容家都随他的便。

        雷龙知道沈放得到了神梭与星图,其志在小神域,不过仍然情难自禁,那么粗豪的汉子,送沈放离开的时候眼圈都红了。

        沈放救了他的命,临走前还留给了他这么大的产业,这个恩他这辈子也还不完了。

        慕容晓也咬紧了嘴唇,依依不舍。

        这段时间合作以来,沈放的所作所为在她心里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两人也结下了深厚的友谊,想着这一走可能再也不能相见,也不禁黯然神伤。

        沈放和洛依凝传送离开了,随便选了一个城住了下来,想再滞留几天炼化神梭。

        而这几天,沈放获得三千万战功,兑换了神梭与星图的消息在整个青苗星都传疯了。

        先是初域的绿蕊给沈放传讯恭喜他,然后是中域的吴青师兄,小翼城的城主祁大年,甚至是傀儡门的宇文器尊也最终知道了他的身份,发来传讯,怪他瞒的好苦,也兴奋地恭喜他成为了青神宗历史上第五位去往小神域的弟子。

        到后来风口街的李三、店伙、风城公会的会长翼紫龙,风城的奇人陈老骨,慕容霸,甚至炼器总会的总会长柳任啸都给沈放发来传讯。

        所有人都惊喜地向他道贺着。

        阮儒与阮菱儿也和沈放通话好久,言语间全是不舍与想念。

        沈放是青苗星历史上第五个拥有去往小神域资格的人,人们都惊羡之极,祝沈放前途保重。

        好半天沈放才和所有人聊完,放下传讯石,也感叹不已。

        在青苗星这段时间,历初域、中域、上域,所用时间虽然不多,但回想起来,一切都像是传奇一样,这里留下了那么多难以磨灭的记忆,那些记忆有关于仇人的,也有关于亲人朋友的,每每想念起来也颇为感怀。

        放下传讯灵石,沈放悠悠地长吁了一口气。

        有的时候,前行不仅是为了到达终点,路上的风景同样是极为重要的一环,正是那些路途中的经历,组成了一个人的生命历程。

        在青苗星的这段经历,他一辈子也不会忘记吧。

        几天之后,两人终于将神梭炼化成功,安装上星图。

        到了野外的一座荒山中,激活了神梭,神梭陡然放大到一艘渡船大小,通体狭长,悬浮在空中。

        两人坐在神梭里边,依靠着后壁,激活了神晶石。

        原地一道光芒的残影闪过,像是一道流星穿过大地,划进了遥远的星空中,眨眼间消失不见。

        ……神梭不像是在飞行,更像是在传送。

        从青苗星到小神域距离太远,没有传送阵能够到达,只能依靠这种传送灵器。

        星图就是定位到小神域的传送终端。

        神梭依靠星图的定位,就可以实现超星域传送了。

        沈放和洛依凝坐在神梭中,窗外看到的不是幽静的星空,而是无尽的虚空乱流。

        肉身传送,是无法睁开眼睛看到周围的。

        而通过神梭传送,可以清晰地看到神梭外的一切。

        那些乱流模糊了空间与时间。

        从青苗星离开后,两人知道已经传送进了更遥远的星域,但是只能看到那片模糊的虚空,感应不到距离,也感应不到时间,仿佛他们刚刚飞了起来,也仿佛这样一直飞了很久了。

        这个时候,天地间仿佛只剩下了他们两个。

        没有了时间,也没有了空间,只有一种亘古苍茫的孤寂感,让他们意识,这个天地间,这一刻只有对方可以依偎。

        沈放转头看着洛依凝,低低地叫道:“凝儿”。

        洛依凝不敢看沈放的眼神,脸颊羞成一片红韵,心头鹿撞一般,眼神躲避着:“你、你要干什么。”

        “凝儿,这个时候天地间可就只剩下咱们两个了。

        你说,孤男寡女独处一室,你就不怕我会对你图谋不轨?”

        “你打的过我吗?”

        洛依凝问。

        沈放凑过去的头一下子停滞了那么两息时间。

        突然又笑了:“你以为男女之间打架,是需要动用功力的吗?”

        洛依凝更慌了:“那、那要怎么样……呜!”

        还没有说完,柔软的双唇就被堵住了。

        洛依凝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的感觉,以前最大程度也只是和沈放抱一抱,突然被吻住,浑身热的不行,堂堂中阶妖神的实力,这一刻连抬起一根手指的力气都没有,身体仿佛要化了一般,只想软软地依偎在沈放的怀里。

        现在才意识到,男女间打架,真的是有多强大的功力也没有用的。

        心里又羞又甜,恨不得就这样天荒地老。

        良久……双唇分开,洛依凝羞的不行,也没有了力气,将头埋在沈放的怀里不敢抬起来。

        这种感觉实在太安逸了,慢慢地,竟然就这样趴在沈放的怀里睡着了。

        就是睡着,嘴角边还噙着若有若无的微笑。

        看着爱人吹弹的破的柔嫩容颜,沈放心里极为满足,梁嫣、雪儿、凝儿,爱人的前世今生都与他有着难解难分的宿缘,而直到这一刻,他才感觉那种宿缘是那样的真实,触手可及。

        这一刻,也感觉心里格外的平静。

        只要爱人还在身边,前途就是有再多的艰难险阻也走的甘之如饴。

        有的时候,生死与共就是一种最浪漫的事吧。

        外边全是虚空乱流,他们还不知要传送多久,就那样静静地坐着,渐渐地心里平静了下来,心头一片空明,慧心生光,又一次看到了识海。

        松果体中,竟然又一次缓缓地向外溢着淡金色的精神力量,就像是一片丝雾,不断地涌入金甲元神中。

        这是第四次涌出精神力了。

        第一次是在苍狼宗濒死时,让精神力变成了金色;第二次是灭了玄墨宗的天魔,救出了全家所有亲人的魂魄,精神力形成了元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