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星纪元恋爱学院在线阅读 - 第115章 冲掉前任

第115章 冲掉前任

“要治好,需要一个拥抱,而且~~只能是你的,老太婆……”他的声音虚弱中带出了他往日对我的亲昵。

“怎么样?愿不愿意抱抱我?”他俯下了脸,到我的耳边,依如往常地“调戏”我。

我的心底酸痛渐渐涌出,泪水再次不受控制。我伸出手,毫不犹豫地抱住了他,紧紧的,我紧紧地抱住了他,抱住了这个满身血腥和伤痛的男人。

他登时怔住了身体,似是完全没有想到我会拥抱他,我会满足他那些总是一半玩笑,一半渴望的要求。

“谢谢……谢谢你……”我彻底哭了出来,这一次,是将心里的痛,恨和悲伤全数哭了出来,“我现在……真的……好多了……谢谢……谢谢……”我在他的胸前嚎啕大哭起来。

整个房间只有我巨大的哭声,那是我将大脑的混乱,对白墨的愤怒,对自己未来的失措,对擎天的亏欠和对一切一切的倾倒。将那些沉重的,压得我无法喘息的黑暗彻底嚎了出来。

擎天开始紧紧抱住了我的身体,陪着我一起度过这人生中最黑暗的时刻。

人生,总是会发生一些你从未想到的突变,这些突变是变异的,是变态的!和你从小一起长大的软萌少年,忽然有一天,也突变成了反派BOSS。

我一个人在黑暗中前行,走了很久……很久……无边无际的黑暗,似乎没有尽头。我手中提着一盏灯笼,灯笼微弱的光芒只是驱散了我身周的一点黑暗。

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在这个黑暗的世界里,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想找什么,只知道自己不停前行,不停地……走……

即使,有可能我是在原地打转,但是,我依然没有停下脚步,执着地继续往前。

“小灵……”

黑暗的深处,忽然传来了白墨的呼唤。

我提起灯,愤怒地对着黑暗大吼:“你滚!滚————”

“相信我……”他的声音在黑暗的世界里回荡。

“滚啊!”我愤怒地将手中的灯笼扔了出去。灯笼的光芒在黑暗的世界扔出了一个弧度,掉落在了地上,登时,一片火光炸亮,整个黑暗的世界骤然燃烧起来,火光瞬间冲破了黑暗,将刺目的光明带入了我的世界。

那耀眼光芒之中,一个小小的黑色的人影悬立其中。

“我现在没有时间……”

“滚啊————”我用尽全身的力气朝那个黑点大吼,光芒骤然变成了更加刺目的白金色,将那个黑影吞没……

我一下子惊醒,额头是细细的汗丝。

我的呼吸变得有些急促,宛如梦中的那一声大喊耗尽了我全身的力气,让我的心脏跳突不已。

“扑通扑通扑通。”极快的速度宛如从梦魇中醒来。

我深深呼吸,让自己慢慢恢复平静,似乎因为哭得太久,眼睛肿痛干涩,整个人也有点昏昏沉沉,很不舒服。

外面依然是黑巢的黑暗世界,只有那一个个黑盒所发出的微弱光芒,犹如深夜青云下朦胧的星辰。

在这黑巢里,根本不知时间,现在是白天?还是黑夜?都不知道。

我转身看向床上,擎天依然熟睡,他脸上的血渍已经被我擦洗干净,血色也在休息后缓缓浮现在他的脸上。他的战甲脱落在床边的地上,上面依然是斑斑血迹,记录着之前的战斗是多惊心动魄。

明明是我借着擎天的刺激发泄,结果最后,他却在我的哭声中睡着了,我把他再次搬回床也废了不少力。

我靠坐在床边仰起脸,呆呆看一会儿,低头看自己的手,看到了手上的戒指,立时整个心刺痛起来,连带带戒指的手指也像是被一把利刃硬生生切开一般疼痛。

我用力撸下了戒指,毫不犹豫地扔了出去。戒指“当”一声撞在玻璃墙上,掉落在地上,“丁零当啷”弹跳了几下,滚在了整个囚室的角落里,在灯光中隐隐闪烁。

我越看越心烦,将擎天那身血腥的战衣也给扔了过去,盖住了那小小的戒指,可是,那戒指依然像是能穿透衣服一般在我眼前闪烁,那令人厌恶的光芒刺痛了我的全身。

我愤然起身,拿开擎天的衣服再次捡起那枚戒指,转身直冲卫生间,打开马桶盖,看了看里面蓝色的消毒液,冷冷地将戒指扔入了马桶中。

“咕咚”一声,戒指被淹没在那蓝色的液体中,就像白墨被我扔进了马桶。我不仅要扔,还要把他冲走!

我毫不犹豫地按下了冲水键,“哗——”一声,那枚戒指彻底消失在了我的眼前,和转动的液体一起滚去了它该去的地方!

我才不管它是什么白墨他妈的遗物。他们全家都是可怕的异教徒,用变态的道义来给星族洗脑,帮助他们完成消灭人类,霸占世界的可怕野心与欲望。

什么天选之子?可笑。

什么凡人全该去死?变态。

他们现在做的不是毁灭世界是什么?!

什么扭曲理念,他们才该去死,全都该去死!

“老太婆~~~~”身边传来擎天一边打着哈切的含糊不清的话音,“你在干什么呢……”他睁开惺忪的眼睛,看上去虽然困倦,但精神明显好了许多。身上是一件黑色的紧身背心,将他的身材与肌理收缩地一览无余。

我冷冷瞥他一眼:“把前任冲进马桶。”我沉着脸,愤恨地说。我不会被白墨牵制的,我不会深陷在他给我造成的痛苦中。我要化悲愤为力量,从此为将他绳之于法而努力!

擎天眨眨眼,莫名地看我一会儿,落眸看向我的手,一愣,突然,他惊讶起来:“你把他给你的戒指扔了?!”

“恩。”我毫不留恋地擦过擎天走出卫生间。

“你怎么扔了!”他激动起来,宛如我扔掉了他的心头宝。

“那是那混蛋给我的,我不扔难道留着时时刻刻提醒我去痛苦?!”我也愤怒地转身朝他大吼。自从他让我吼出心中的苦痛,我越来越擅长咆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