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历史军事 - 寒门祸害在线阅读 - 第873章 又一年乡试时

第873章 又一年乡试时

        乡试,关乎至国家的抡才大典。不仅参加的考生聚集到广州城,各地的官员亦是纷纷聚到这里,为着这三年一次的乡试出一份力。

        林晧然见到了雷州的旧部,像雷州同知刘柊宇被任为弥封官之一、雷州府徐闻知县袁伯嵩被任命为对读官之一、廉州知县雷长江被任命为受卷官之一等。

        这一场乡试可谓是惊动广东大半个官场,布政使汪柏是这次乡试的提调官、按察使肖旭担任临试官、巡按御史蕃季驯则担任监临官。

        林晧然作为广州知府,同样逃不掉“服役”的命运,他率领惠州知府顾言、肇庆知府徐鹢和潮州知府夏焓担任收掌试卷官。

        除了从京城下来的主考官和各省调过来的同考官,外帘官皆因广东当地官员充任,其中还有广州四卫的将士负责戒禁和搜检等工作。

        七月十八日,广东乡试按期举行。

        广东十府的二千多名考生云集于广州城,追逐那七十五个举人名额,争夺拿到官场的入场券,这无疑是一场竞争激烈的考试。

        谁都不想寒窗苦读十年,最后只落得一个陪考的结局,都想要从二千多名考生中脱颖而出,一举金榜题名而天下知。

        天空还漆黑一片,众考生便已经提着灯笼挤到了贡院门前广场,等候入场。

        广场的左右各有一座壮丽的牌坊,右边的牌坊是“腾蛟”,左边则写着“起凤”,贡院大门前还有一座牌坊写着“天开文运”。

        黑乎乎的人群将贡院广场挤得水泄不通,差衙在维持着秩序。

        东边刚刚擦亮,吉时到了。

        贡院前三炮响,广州卫的军丁将栅门打开;接着又是三声炮响,大门打开;然后龙门打开,再放三声炮,前后共九声炮响。

        栅门、龙门和贡院大门敞开,已然是打开了乡试入场的整条通道,可以瞧见贡院里面黑乎乎的一片。

        “恩鬼进,有恩报恩;怨鬼进,有仇报仇。”

        却见两队士兵,一队手持红色旗子,一队手持黑色旗子,在辕门外高声喊道。

        在辕门前紧张得要命的考生不由得面面相觑,不明白这唱的是哪一出,怎么在这里跳大神了。

        一个热心的老考生解释道:“这是召鬼魂呢!恩鬼会躲在红旗跟着进去,而怨鬼则躲在黑旗跟着进去,所以人还是得多行善,莫作恶啊!”

        众考生听到这话,恰好贡院里面吹来了一股晨风,当即感到这座贡院阴森森的很是可怕。

        好在这时,众考生被一个年迈的身影所吸引,正是那个可能成为他们恩师的人。这次的主考官是翰林修撰金达,一位大器晚成的老探花。

        虽然他借着《谈古论今》得到诗痴的美誉,却不可能人人都是严嵩,以着他当下接近六旬的高龄,恐怕没几年就得到南京养老了。

        此次到广东前来主诗乡试,不失为一个明智之举。以着他的年纪,很难在仕途有所建树,倒不如趁机多收几个门生,好以后能够“师凭生贵”。

        金达身穿着六品官品,在这群官员中,无疑是“低级”官员。只是他是词臣,跟着正七品的蕃季驯般,地位却不能以品级高低进行衡量。

        却不知是长途奔波的缘故,还是身子不适应岭南这种湿热的天气,整个人的脸色不太好,时而还传出几个咳嗽声。

        金达跟林晧然在翰林院修检厅一起共事,且林晧然还算是有恩于他,只是现在是特殊时期,二人却不好表现得亲密。

        他遥遥地朝着林晧然拱了拱手,喉咙又咳嗽几声,便从院道的右侧走进了贡院。

        汪柏领着一众外帘官则走院道的左侧,一起走进了尘封三年的贡院。

        林晧然是收掌试卷官,只是当下考生都还没进到贡院,而这里毕竟是他管辖的地方,担心会发生什么突发事件,却没有急于进里面。

        雷长江是受卷官,当下并没有具体工作内容,同样没有急着进去。却是就着建造新合浦码头的事情正在请教着林晧然,摆着一个晚生的姿态。

        随着南流江入海口的疏浚工作完成,广西的木材、药材和手工艺品从南流江入海,无形中亦是带动了合浦的经济。

        明年便是京察之年,雷长江难免想要更进一步,甚至已经瞄上林晧然极可能空出来的广州知府位置。

        二人在门口谈话,而搜检工作在有序地进行道。

        “站住!”

        广州右卫同知徐思为在去年的广州剿倭之战中,立去了战功,得到了提拔,当下是本次乡试的搜检官,身穿战甲显得是威风凛凛的样子。

        那名考生被他这么一喝,却不知是心虚,还是纯粹害怕,整张脸吓得面如土色。

        “将嘴巴张开!”

        徐思为仿佛有火眼金睛般,淡淡地命令道。

        那名考生的眼睛闪过一抹惊慌,身体颤如筛糠。

        广州卫的军丁在外面遇到这些考生,个个恐怕都得像个孙子般,但当下却是将考生视如猪羊,一名巡检兵上前强行将考生的嘴巴捏开。

        能够被选来担任搜检兵的,个个都是耳聪目明之人,却是发出一声“咦”。并没有继续强开撬开他的嘴,而是抡起巴掌狠狠地扇了一个响亮的耳光。

        力道却是不小,考生的嘴巴当即出血,同时一个圆形的物体从他嘴里飞了出来。

        一名搜栓兵上前将蜡球捡起,微微用力一捏,便露出了一团纸,脸上当即露出了喜色。虽然他不识字,但这并不重要,将纸团递给了徐思为。

        这些纸团并不太,上面密密麻麻地写着蝇头小楷。

        考生当即瘫软在地,胯下湿了一片,且传来了一股尿騒味。

        徐思为冷哼一声,显得铁面无私地吩咐道:“给他带上枷锁,拉到外面示众!你们的眼睛亦放亮点,可不能给这种屑小偷了鸡,以后祸害咱们大明!”

        “是!”搜检兵大声回应,显得更有斗志,毕竟揪出一个作弊者就能换得二两银子。

        二千多名考生争夺七十五个名额,这种中举的概率实在太低了,却难免有一些人选择铤而走险。这不搏的话,可能一点机会都没有,若是搏成功了,则是“光宗耀祖”。

        林晧然就站在大门边跟雷长江谈话,看着徐思为真有一双火眼金睛般,便是朝着他拱手道:“徐同知,今日一见,当真令本官佩服!”

        “林大人过奖了!”徐思为没有了刚刚的威风凛凛,显得不好意思地挠头道。

        明远楼,一通鼓声。

        “若愚兄,时辰已经到了,咱们进去吧!”雷长江听到鼓声,便是出言提议道。

        林晧然微微点头,正准备要走进贡院。却是突然一愣,却见一名考生从不远处狂奔而来,鞋子都已经跑掉了一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