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历史军事 - 寒门祸害在线阅读 - 第776章 一龙一猪

第776章 一龙一猪

        站在城头上的林晧然在刚开始的时候,心里自然很是紧张的,甚至手心都捏着一把汗。

        哪怕有着一千雷州卫前来相助,又有南头城水军帮他牵制住部分倭寇,但毕竟他是将权臣的梦全部押到这一场战事上。

        现如今,看着城外的旧部雷州卫如此的给力,终于是大大地松了一口气,心里更是想狠狠地对这支雷州卫嘉奖一番。

        这一次,雷州卫无疑是帮了他一个天大的帮。

        此次剿灭倭寇,不仅是解了广州城之危,更是让他积攒到了一笔相当丰厚的政治资本。

        有着这一个政治资本,纵使他年仅十九岁就身居正四品的掌印官位,恐怕整个大明的官员都不敢说他“年少气盛难堪大任”之类的话了。

        不过他想要凭着这政绩再上一步的话,恐怕会很艰难,毕竟他已经是正四品官员,且确实过于年轻。虽然十九岁在这个时代为人父比比皆是,但在官场这批老头子之中,还是显得过于扎眼了一些。

        虽说很难转化为升迁,但他的政绩却是无论如何都跑不掉的东西。有着这个实打实的政绩,哪怕将来像王阳明那般被送到南京养老,亦很容易就会被起复。

        这次固然有些冒险,但是收益亦是相当可观的,单是现在的地位就已经在无形中得到了提升。

        “杀啊!”

        雷州卫和广州卫形成合拢之势,一路追杀着朝着珠江边逃亡的倭寇,当真可谓是气势如虹。

        倭寇倒不是全都想要逃亡的,这倭寇之所以能够成为大明之患,确实有着很强的战斗力。亦有人想留下来杀出血路的,特别是那些头脑简单的倭人。

        “让我来!”

        几名广州卫将一名倭人围住,却听到一名小旗大喝一声,手持着一根绑着红缨穗的长枪从人隙间冲出,朝着倭人的背部而去。

        噗!

        倭人显然是听不懂大明话,正以为可以喘上一口大气,结果胸前一阵钻心的疼痛,一支枪头竟然出现在胸前,鲜血从嘴巴溢出。

        噗!噗!

        两个官兵一左一右上前,将刀子狠狠地捅进了倭人的肋部。却不知是跟着倭人有着深仇,还是仅是要补刀以确认死亡,致使倭人还没倒下就已经完全失去了声息。

        “哪里跑!”

        石华山是一名很有血性的将领,虽说他现在什么都不做,军功肯定少不得他那一份。但看着棺材发逃马而逃,却是毫不犹豫地催马追了上去。

        或许正是他这种“身先士卒、无所畏惧”的作风,致使他赢得了部下的敬重,亦是激发了部下的斗志,从而打造了这一支王者之师。

        “八嘎!”

        小川四郎看着一个个得力部下被大明的官军围杀致死,又见这名领头的将军由始至终都没有正眼瞧过他,心里的怒火早已经燃起,便是愤怒地迎向拍马而来的石华山。

        石华山跟着胯下的爱马似乎有着心灵共鸣般,面对着突然跳出来的小川四郎,仅是两腿发力一夹,白马便是骤然提速。

        他借着冲势和马匹的突然间转向,脸上布满了浓浓的杀机,重若二十斤的雪亮大刀重重挥向了这个跳梁小丑。

        小川四郎出身于正统日本武士世家,手持着钢刀正准备给这个大明将军一点颜色,但他在格挡的时候显然是低估了对方的力量。

        石华山的大刀如同泰山般压来,小川四郎的钢刀从手中脱落,腰间失去了庇护,却是被余势未减的大刀当即斩断。

        噗……

        石华山单手提刀将小川四郎腰斩,却是没有丝毫欣喜的表情,仅是将小川四郎当成一个跳梁小丑,然后继续催马追向棺材发。

        此时此刻,他心中仅有一个目标,便是将这个倭首棺材发斩于马下。

        “挡住他!挡住他!”

        棺材发原本还不怎么将石华山看在眼里,觉得这个人就是身材高大一些罢了,但回头看到他竟然轻松地将小川四郎腰斩,便是惊慌地对着紧随的亲兵吩咐道。

        “杀!”

        几名亲兵心里自然是畏惧,但他们早已经效忠于棺材发,此刻是硬着头皮迎向石华山。

        石华山同样有亲兵相护,他的亲兵及时赶上。似乎是知晓着石华山的心思,便是迎着了这几名亲兵,为着他扫清阻碍。

        驾!

        石华山对小喽喽的兴趣并不大,却是拍马继续向东面追击棺材发,已然是吃定了这一位倭首。

        “你……你是在自寻死路!”

        棺材发突然调头不跑了,却不是他不想继续逃跑,而是他抢来的大黑马速度虽然不慢,但却是比不上石华山的大白马。

        亦是如此,他知道不将石华山解决的话,他断然没有逃脱的机会。

        “是吗?我看未必!”

        石华山迎着棺材发的目光,显得很自信地回应道。倒没有轻敌的意思,他单手持着大刀,仔细地观察着棺材发的装备和举动。

        杀!

        棺材发能够成为倭寇的首领,且有胆量来攻打广州城,自然不是一个泛泛之辈。且他经过诸多生死,武艺同样是不俗。

        杀!

        石华山自然不会畏惧,拍马迎向了棺材发,亦是想要好好地领教这个倭首。

        城头上,林晧然等人居高临下,将战况看得一清两楚。

        黄辉是军政体制的老人,对石华山似乎是不喜,却是轻轻地摇头说道:“此人虽是勇猛,但如此便将自身置于危局中,却是殊为不智!”

        汪柏和丁以忠却是苦笑,倒不好作评价。

        他们固然是欣赏石华山的勇猛,但黄辉批评得亦是正确。毕竟是“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石华山完全可以带领更多的部众去擒拿棺材发,而不是现在这般单打独斗。

        林晧然的目光仍然落在战场中,却是态度鲜明地说道:“此举并非不智!”

        “林府台,何出此言?”汪柏显得饶有兴致地询问道。

        林晧然没有理会黄辉难看的脸色,却是淡淡地说道:“若是一龙一猪,又谈何危机可言?”

        话刚落,胜负已分,棺材发虽然还立于马上,但人头却已经落地。

        (注:一龙一猪,这是一个成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