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历史军事 - 寒门祸害在线阅读 - 第651章 黑石头

第651章 黑石头

        圣旨,对于整个大明朝的臣民而言,都是至高无上的存在。

        那位手持圣旨的太监拍马到了兵备道衙门前,有一个小太监帮着勒往马头,他从马上翻身而下,微微整了整衣服,然后持旨而入。

        罗豪杰看到这是给兵备道衙门颁的圣旨,当即想到韩石生攀上当朝次辅徐阶的事情,知道将会有好事降临到韩石生的头上,便如同打了鸡血一般。

        “赵百户,你看住这丫头手里的那块黑石头,将他们押送到联合酒楼!”罗豪杰吩咐了一句,便是拍马匆匆而去。

        在他看来,既然是要给韩石生送上这一份大礼,那就要在韩石生晋升之前,若是晋升之后再送的话,无疑是落于下乘了。

        之所以选择往着联合酒楼拍马而去,因为他知晓韩石生此时并不在兵备道衙门,而是在联合酒楼,让他能赶在这颁旨太监前面到达。

        联合酒楼,原名南珠酒楼,是整个廉州城最大的酒楼。

        在被实力雄厚的杨春来买下之后,酒楼便是改了名字,成为连锁酒楼之一。由于特色菜肴深得大家的喜爱,故而生意历来火爆,亦成为众多官绅举办喜宴的首选。

        今天显得更加热闹,这里充斥着官绅的身影。那些轿子和马车几乎将酒楼门口挤得水泄不通,不断有仆人簇拥着主人而来,仿佛廉州城有头有脸的人都来了这里。

        林晧然和雷长江一同宴请了廉州府有名的官绅,商讨着共治南流江一事。韩石生亦是凑热闹,宴请廉州府所有的官绅,庆贺纳妾的喜事。

        亦是如此,分属不同阵营的官绅都到了联合酒楼之中,造就了今天热闹的局面,但亦是透露着火药味,似乎是林晧然和韩石生在打擂台。

        选择抱谁的大腿,那就赴谁的宴,这便是韩石生给整个廉州城官绅所出示的一个选择题,更是攀比着谁在廉州城的影响力更大。

        随时宴会的时间来临,结果亦是昭然若揭。

        在官场的较量上,双方只能是用势均力敌来形容。雷州府衙和合浦县衙的大部分官员选择赴约林晧然,而海北盐课衙门和廉州卫衙门的大部分官员却站到了韩石生那边。

        不过在士绅方面的较量上,韩石生却是占据着很大的优势,人数和实力都全面占优,特别得到了一大帮地主的拥护。

        身穿着四品官服的韩石生正端坐在首座上,整个人显得很是兴奋,似乎对今天这个结果很满意。正想让人去催罗豪杰,而罗豪杰刚好从楼梯走了上来,引得大家起哄着“说曹操曹操到”的感慨。

        罗豪杰朝着跟他打招呼的人匆匆拱手回礼,同时快步来到韩石生身边,压低声音说道:“韩大人,借一步说话!”

        “好!”韩石生郑重地点头,便是站了起来。

        桌面上端坐着海北盐课司提举苏长贵以及廉州府通判黄濠等官员,原本是谈笑风生,但这时亦是疑惑地望着离席的两人。

        本以为发生了什么不得了的事,结果到了角落后,却是一份大礼送上来,韩石生便是微笑着应许道:“如此,那多谢罗指挥帮本官寻回失物了!”

        他并不属于清廉如水的官员,在经过官场这么多年的摸爬打滚后,知晓想要官路亨通,除了上面有人,手里亦得有拿得出手的东西才行。

        像浙直总督胡宗宪的大靠山赵文华倒台后,他最后为何没有死于政敌之手,还不是因为他恰好拿出了一对白鹿上供皇上而保命吗?

        现如今,对于主动送上来的宝物,他焉有不要之理。

        “这是末将的荣幸!”罗豪杰听到对方已然接受,脸上的笑容更浓,话锋一转道:“末将方才瞧见陈公公手持圣旨到了兵备道衙门,大人怕是要双喜临门了!”

        圣旨?

        得知这个消息,韩石生的眼睛当即放光,心里头更是一阵暗喜。在通过江员外拱上徐阶这条线,他便是期待着这一天了。

        韩石生设宴在三楼,而林晧然设宴在两楼。

        林晧然发现赴宴的乡绅太多是拥有功名的举人和商贾,知晓这是正常的结果,举人自然会青睐于官府,而商贾则是出于利益。

        疏浚南流江,损害的是一些地主的利润,但却符合一帮商贾的利益。一旦南流江能够顺流入海,那他们将削减不少的麻烦,从而摄取更高的利润。

        亦是如此,林晧然想要收拢于商贾团体的力量,共同推动疏浚南流江的工程。

        咦?

        林晧然正想要发表演讲时,却发现韩石生笑盈盈地带着一帮人走了下来,顿时略感意外。今天韩石生这般做态,双方摆明是要公然撕破脸,而他此刻竟然还有脸出现在这里。

        “我下来是要敬林大人一杯,祝林大人不仅少年得志,亦能长命百岁!”韩石生端着酒杯走过来,微笑地对着林晧然说道。

        听到这话,雷长江的眉头微蹙。这话明显是话中带刺,故意强调“少年得志”和“长命百岁”,分明是暗讽林晧然会英年早逝。

        林晧然自然不会显得没风度,亦是端着酒杯,站了起来微笑地对着韩石生道:“多谢韩大人,本府祝韩大人仅年年益寿,亦能保住晚节!”

        韩石生听到这话,脸色当即一沉。这祝词自然是不怀好意,暗讥他要晚年不保,特别他的手上并不干净,自然很忌讳这一点。

        一时间,气氛当即紧张起来,二位大佬显得是从剑拔弩张。

        “圣旨到!”

        却是这时,楼下传来了一个尖锐的声音。

        圣旨?

        听到这番话,周围的官绅都是一阵骚动,有人站起来准备下楼接旨。不过大多数人都不知晓,这道圣旨是给谁的。

        韩石生刚刚的不快已经是烟消云散,转为脸上露出灿烂的笑脸,对着林晧然发出邀请道:“林大人,我们一起下楼接旨吧!”

        “好!”林晧然睥了他身后的人,却是选择跟他一道下楼。

        “请!”韩石生跟着林晧然作了一个请的手势。

        林晧然却是当仁不让,直接走在了前面。

        “看你还能嚣张多久!”韩石生看着走在前面的林晧然,心里却一点都不生气林晧然走在他的前面,十分期待着颁布的一幕。

        颁旨的陈公公正坐在桌前用茶,韩石生主动走过来显得熟络地打招呼,并不着痕迹地递了银子道:“陈公公,辛苦了!”

        “韩大人准备接旨吧!”陈公公捏了捏银两,微笑着回应道。

        韩石生在些得意地望了林晧然一眼,而跟在林晧然身后的官员,顿时感到了一种不妙。

        陈公公展开圣旨,用着那特有的声线念道:“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广东按察司佥事兼海北兵备道韩石生勤勉有加,甚得朕心,今调往南京,担任太仆寺少卿一职,钦此!”

        啊?

        听到这道圣旨,一大帮人如同晴天霹雳般。

        “怎么这样!”

        韩石生原以为通过江员外攀上徐阶这根高枝,他将会更上一层楼。但怎么都没有想到,不仅没有得到升迁,竟然被贬谪到南京养老了。

        虽然从南京起复的官员不是没有,像当朝阁老严嵩时任南京礼部尚书时,借着进京之机得到圣上的赏识,从而成为礼部尚书。

        只是这种概率太低太低了,而他一个太仆寺少卿,如何还能得到圣上的赏识,更不可能从那些底蕴雄厚的京官夺得名额,这等于是判了他死刑。

        一念至此,心如死灰,这个落差是太大太残忍了。

        “这……不是真的!”

        罗豪杰亦是震惊莫名,看着靠山轰然倒塌,亦是傻愣住了。

        南京虽然是留都,亦是一处繁荣之所,但谁都不会想往那里去。且不说那里没有实权,周围更是一大帮无所事事的大佬,在那里只能是领着微薄的薪俸过日子。

        哪怕是一个地方的穷酸知县,都要比回南京养老要强。而罗豪杰到了那里,竟然没有半点实职,哪里还能照拂于他?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身后的一帮官绅亦是天旋地转,本以为要官路亨通的韩石生,结果却被调到南京养老。别说要带着他们跟雷长江这伙人斗,现在韩石生都是自身难保了。

        “韩石生被调到南京?”

        林晧然这边的官员却是眼睛放光,脸上充满着兴奋,特别是雷长江简直是将兴奋写到了脸上。

        不仅是雷长江,大多数官员都心生侥幸。原本他们还担心站错队的事,心里是惶恐不安,但万万没有想到,他们却是做了最英明的选择。

        韩石生这么倒台,且不论新任的兵备道会是谁,这个廉州府的权力将会重新洗牌,而林晧然和雷长江将会拥有举足轻重的地位。

        “韩大人,接旨吧!”宣旨的公公说道。

        韩石生失魂落魄般行礼道:“微臣接旨,谢主隆恩,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尽管有一万个不情愿,他亦是恭敬地完成仪式。

        他今年不过是四十八岁,但几乎一瞬间,整个人明显衰老了不少。从原本意气风发的廉州王,却突然被踢到权力圈外,成为了一个场下看戏的老人。

        “完蛋了!”

        罗豪杰仍然跪在那里,双目无神地望着韩石生,整个人亦比韩石生好不到哪里去。

        失去了韩石生这位大靠山,他还能拿什么跟林晧然斗了。不说林晧然,哪怕是雷长江,他亦没有太多叫板的能力。

        在大明朝这里,有着文官做靠山还好。若是没有文官做靠山,哪怕一个小小的七品御史,都有能力让他卷被子滚回家陈公公颁完旨后,并没有多留,当即带着人急匆匆离开。

        林晧然从地上站了起来,看着一众如丧考妣的官绅,并不显得多么的兴奋。对于韩石生的下台,实则早在他的意料之中。

        韩石生能通过江员外搭上徐阶这条线不假,但徐阶为人很是谨慎。哪怕他的子弟身陷牢狱,他都没有果断出手出救,何况还是没有交集的韩石生。

        哎!

        韩石生接过圣旨,转身看着林晧然身上的那股意气风发的模样,亦是暗叹一声。

        他早就知晓这个年轻人不好惹,连同布政使汪柏都栽在他手里,应该选择避其锋芒。但心里始终不愤于这人凭啥能少年得志,结果因为这一点小小的不愤,反倒是落下了今日的局面。

        尽管还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被送到南京养老,但必然是跟这个小子有关了。

        罗豪杰等人看着林晧然,心里亦是百味杂陈。

        若是有着韩石生在的话,他们还能跟着林晧然斗上一斗,但韩石生却已经倒台了,等待他们的将会是林雷公的一场大清算。

        “哥!”

        却是这时,一帮人赶到了这里,虎妞迈着小短腿跑了进来,兴奋地脆声打了招呼。

        林晧然看着突然出现的小丫头,既是兴奋又是无奈。他明明要这丫头老实呆在长林村,结果才没两天,这野小头又跑来凑热闹了。

        “哥,你看看这东西,是不是跟我上次在雷州湾捡到的东西一样呀?”虎妞快步走了过来,如同献宝般将那块黑石头递给了林晧然。

        负责着“押送”虎妞的赵百户正要喝住虎妞,结果看到虎妞径直走向了林晧然,心里当即悬到了嗓门眼,将话生生地咽了回去。

        到了这个时候,他终于明白这个丫头为何能量如此惊人了,她竟然就是林雷公的亲妹妹。

        林晧然从虎妞手上接过了那块黑石头,端详了几秒,心里突然砰砰地跳动。

        这并不是普通的黑石头,正是他梦寐以求的龙涎香。只要能够持续不断地弄到龙涎香,那他就能够得到“圣眷”,能够借此开展他的大计划。

        现如今,这么一大块出现在这里,他起码今年都不需要为龙涎香犯愁了。

        看着脸上如同红苹果的虎妞,他很想狠狠地亲上一口,这当真是一个无敌幸运星。上次捡到龙涎香亦是罢了,今天又弄来这么一大块,虎妞才是最大的宝贝。

        “哥,是不是嘛?”虎妞看着林晧然半天没有回应,当即蹙着眉头问道。

        林晧然仍然没有点头,处事显得很沉稳,询问起这块龙涎香的来历。

        虎妞本来就是一个小话痨,当即将事情的经过一五一十地说出来,最后还很不满地指了指罗豪杰,认为他就是一个大坏蛋。

        林晧然的脸阴沉下来,直接来到了韩石生面前,沉声询问道:“罗指挥使说,这东西原属于韩大人的,却不知是真是假?”

        咦?

        大家的目光纷纷望向了那块黑石头,然后不解地望着林晧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