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历史军事 - 寒门祸害在线阅读 - 第189章 挫败

第189章 挫败

        树欲静,风不止。

        林晧然原本只想安安静静地做个美男子,但却没有想到,他哪怕坐在角落里,仍然如同夜空的皓月般耀眼夺目。

        本不想理会这条疯狗,但看着他如此嚣张,终于还是忍不住反击道:“却不知是谁打开杭州武林门令百姓入城,又是谁亲率诸生壮士出城迎敌,令贼溃而逃?徐海率寇三万余人围攻乍浦,又是谁率兵解围?”

        且说当年倭寇势大,徐海占浙江沿海五岛为王。

        一伙倭寇突然登陆,杭州城戒严,城门紧闭,众百姓奔城下要求进城避难。城内官员怕倭寇乘机侵袭,不敢开城门接纳,百姓在城外嚎啕大哭。

        阮鹗见状怒道:“为官本在为民,奈何坐视而不救?”便手持利剑督开武林门,让百姓进城,然后率诸生壮士出城迎敌,并将贼击溃而逃。

        此言一出,四下都是纷纷点头。

        这是阮鹗的一个个功绩,谁都抹不掉。如今却要以“懦怯畏敌,图谋不轨”而将他治罪,确实是难以令人信服。

        一边是英勇的事迹,一边却又是懦怯畏敌,确实存在着极大的矛盾。特别这大堂中有福建人,深知他们军队的腐败,可以用“闻敌丧胆,临阵即溃”来形容。

        怕不是“不敢战”,而是不能战,这些士兵如同纸糊,所有的力气都用于逃跑上。你不先整顿军纪再出战,那才是祸害福建的百姓。

        “汝何为这奸臣说话,莫非是阮鹗的亲故乎?”中年书生看着旁人竟然是纷纷点头,当即就将怒火浇到了林晧然身上。

        他好不容易才带着一波节奏,同时成功地塑造了“疾恶如仇”的书生形象,如今却给这个年轻书生砸了场子,如今不让他感到愤怒。

        如今可以的话,他甚至还想撕了这书生的嘴,不仅多管闲事,竟然还知道这么多。

        林晧然亦是坦然,朝着他拱手道:“我跟他非亲非故!我是广东的举子,这是我第一次离家,此次来京赴考!”

        “呵呵!我是广东的举人戴北辰,但我却从来没有见过你,怕你这举人身份是假的吧?”中戴北辰冷笑两声,嘲讽地打量着他道。

        此时此刻,他心情突然愉快起来了,眼前这人竟然假冒他们广东的举人。

        咦?

        林晧然听到这话,脸上当即有些愕然地望向戴北辰,没想到这条疯狗跟他竟然是同乡,倒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

        只是有些原则还是要坚持,他拱手说道:“我是去年恩科乡试中的举,昨日才刚刚到京,咱们没见过亦很是正常!”

        “戴兄,那这可是你的小师弟了,这么小就能中举,真是羡煞旁人啊!”那个满是胡子的书生却是呵呵地说道。

        戴北辰却重重地冷哼一声,指着林晧然朝着众人大声道:“我广东乡试人才济济,何曾会轮到你这种黄口小儿中举,这人是一个骗子矣!”

        “戴兄,你有何凭据?”旁人听到这话,当即好奇地问道。

        戴北辰斜睨了林晧然一眼,当即大声地解释道:“我广东恩科四十三人一同上京赴考,得益巡抚大人的照拂,让他们随船北上江浙。今四十三人都没到达,何以此子先到乎?”

        大家闻言,亦是疑惑地望向了林晧然,因为事情确实是古怪了。

        且不说这人为何会选择独自上京,而最先到达的应该是那四十三名举子,断然不是这个瘦弱的书生。故而,这人确实可能是冒牌货。

        林晧然却没有想到,这条疯狗的消息如何灵通。只是他不想大费周张地解释,怕解释了亦不会有人相信,拱手说道:“我不知为何他们还没到,但我确实是广东举人无疑,且我的身份似乎亦不重要,我只是想为阮鹗大人鸣个不平矣!”

        他亦是暗暗地吐了一口气,还真不可小看这时代的人,不动声色就将你带到了水渠里。

        “你就是一个骗子,自身都是屎,还有什么资格帮那个贪官说话?”戴北辰却是先话夺人,指着他怒不可遏地说道。

        “戴兄,切不可动气,为着这种骗子气坏身子不值!”

        “陈兄说得对,休要跟这个奸臣的亲故争辩,汝等喝酒”

        “诸位兄台,难得我们有缘聚于此,咱们干杯!为着隐恶扬善干杯!”

        ……

        这时恰好热腾腾的酒菜送到,同桌的几个书生故意忽视林晧然,当即就要倒酒行乐,而且语言间继续挤兑着林晧然。

        四周的人似乎亦是同意了他们的说辞,看林晧然的眼睛充满着异样,林晧然仿佛真成了“骗子”、“贪官的亲故”,而同时痛斥着阮鹗的“可耻行径”。

        哎!

        林晧然看着这些人,无奈地摇了摇头,一大早的好心情当即没有了。同时涌起一种挫败感,他一直以来都是无往不利,结果今天却是吃了个暗亏。

        算了,这些人要的只是他们所想要的真相,喜欢生活在他们的梦里!

        一念至此,林晧然当即看穿了这一切。

        这个时代就是如此,为何会试会有南北卷之分,还帮愚人要的是“他们所想要的真相”。

        洪武三十年丁丑科,所录五十一名全系南方人。北方举人因此联名上疏,跑到礼部鸣冤告状,告考官刘三吾﹑白信蹈偏私南方人。

        在南京街头上,更有数十名考生沿路喊冤,甚至拦住官员轿子上访告状。街头巷尾各式传言纷飞,有说主考收了钱的,有说主考搞“地域歧视”。

        十多名御史上书,要求朱元璋彻查,朱元璋下诏进行调查。但调查结果却是:“经复阅后上呈的试卷,文理不菲,所录取51人皆是凭才学录取,无任何问题。”

        落榜的北方学子们无法接受调查结果,朝中许多北方籍的官员们更纷纷抨击,要求再次选派得力官员,对考卷进行重新复核,并严查所有涉案官员。

        朱元璋大怒,五月突然下诏,认定刘三吾为“反贼”,结果“涉案诸官员”皆到严惩,张信落了个凌迟处死的下场。

        考官刘三吾真偏私南方人吗?这事历史早就有了公断。

        帅,对哪里都会遭人忌妒,习惯就好!

        林晧然摸了摸脸蛋进行自我安慰,同时发现皮肤光滑细嫩,无愧于天下第一美男,怕是掌柜都得给他五折。只是在结账的时候,他发现自己是想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