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都市言情 - 掌贵在线阅读 - 第六四一章 谁在说谎

第六四一章 谁在说谎

        红玉派去盯人的手下很快便带来了消息。

        当日傍晚,那春萼便打扮得光彩照人出门了,去的是一家消费不低的酒楼。一个有身孕的姑娘,日落后出门已是不妥,又怎会贸然进酒楼?还是她消费不起的酒楼。

        巧是不巧,也不怪红玉多想,在她收到消息不久,何思敬的小厮便来传话,说爷今晚有饭局。

        红玉心寒,却还是故意写了封信又捎了点解酒药让小厮送去何思敬手上,实则是为了跟住小厮看何思敬的所在。

        结果,何思敬的酒局地正是春萼所去的酒楼。

        红玉闻讯心头拔凉。

        枯坐半夜等回了何思敬,红玉自不会给好脸色,说话便阴阳怪气起来。

        而何思敬一口咬定他是去谈买卖了,还甩下了一张五百两面额的银票和两张图纸,说是若不信,自己去城东方家打听,看今晚他究竟是在玩乐还是在办正事。这银子便是方家留下的定金。

        红玉自是不信,赌气不理人,也不让人上床,何思敬解释许久都未得谅解,心头气恼,只能睡去了前院。

        第二日红玉去程家工坊,故意到外事房走了一圈。她还真就瞧见了昨晚何思敬所言那一单记录。管事见是大小姐,便忍不住夸了何思敬一嘴。说姑爷为这单忙了几天了,昨晚总算是办成了。

        “你怎知是昨晚办成的?”

        “工坊大师傅一起跟去了。昨晚在城东飞鸿楼和方家谈下来的。今早大师傅就将备份的图纸送来并开始调泥了,大师傅对姑爷赞不绝口呢。”

        程红玉张了张口,有些发懵。

        所以,何思敬说的才是真的,她看见的听到的才是假的?

        可她的人今早来回说,春萼昨晚也是过了子时才回的。回去还是坐的马车,满面红光,春风得意的。

        是谁在说谎?

        红玉越发怀疑春萼有问题。天下哪有那么巧的事,她们竟然同一时间段在同一医馆看诊,她还恰好能听到对方的真心话?

        说不准,对方都是故意的。故意让自己亲耳听见她有孕,故意撞了来,故意让自己撞破或者误解她与何思敬的事。

        若是那般,便是两种可能。

        第一,她与何思敬没有关系,只是为了破坏自己夫妻二人的感情。第二,他们真有了点什么,何思敬不答应,而她想进门,所以才有了这么一出。

        红玉知道不管是紫玉如今地位,还是程家如今产业都遭人惦念,所以这两种都有可能是有心人有目的的手笔。

        她心想着,自己既然看明白了,就不能让对方得逞了。

        而她怎能因为外人搬弄几句就与自己夫君反目?于是她很快便与何思敬和好了。当然,她也没忘了继续找人跟住了春萼。

        她并没有去质问何思敬。一是担心若没有什么,自己的怀疑会伤了最近越发脆弱的夫妻感情。二是万一有什么,她想看看何思敬的态度。

        可即便表面已和好如初,红玉对何思敬还是下意识疏远着,何思敬觉得委屈,更觉妻子不谅解自己,两人间不知不觉已有隔阂。

        而几日下来,程红玉突然发现,每回春萼出门时,何思敬总是不在家的。若只是春萼一头热,她又怎能掌控何思敬的行踪?

        何思敬又一次晚归后,程红玉不淡定了。

        眼看子时将至,程红玉终是忍不住想一探究竟。

        于是,她的人跟到了何思敬所在的酒楼。

        薛嬷嬷带人上到楼梯拐角,一眼便见何思敬两个亲信都在外边守着。

        这整个一层都是贵宾间,她也不知何思敬在哪个房。

        但从她这个角度看出去,瞧着间间屋子都是灯火昏黄,还不如廊下来得敞亮。廊下更传来乐曲飘飘,香风习习,那些房中还时不时有轻笑漏出……

        二爷在里边必定没干好事。

        薛嬷嬷顿时气愤,男人嘛,管不住下半身,三妻四妾很正常,可爷与自己小姐好歹成婚才半年,也不至于这般猴急吧?还是青梅竹马,知根知底呢,果然知人知面却也不知心!

        她一咬牙就要往里冲,却被匆忙跑出来的小厮给拦住了。

        “您怎么来了?”

        薛嬷嬷也不理那奴才,直接在楼梯口大声叫唤起来:

        “二爷快出来,二奶奶高烧病重,您得赶紧出来,赶紧回去瞧一眼。二爷,何二爷!……”

        薛嬷嬷以为要喊上一阵,不过她才刚扬起了嗓音,有一道房门便被拉开了。

        “怎么了?薛嬷嬷,你再说一遍?红玉怎么了?”何思敬冲了出来。

        薛嬷嬷赶紧迎上去,走到何思敬所站的那间贵宾间门口,心下却是一咯噔。

        因为她见何思敬衣冠整齐,而一眼看去的那间房中,还有男男女女不少人。男的都衣着光鲜,至于女的,她打眼瞧出去也不止三五个,有手拿琵琶的,有坐在扬琴前的,这……

        薛嬷嬷瞧见了一大桌的席面,好几位公子都正瞧来。而那酒桌上,还摆了好几套陶皿。

        显然,自己和小姐想多了,猜错了。这真是在说买卖吧?

        嬷嬷心道完蛋,只得把刚刚的话再说了一遍。

        何思敬抱拳向在座各位行礼后,便匆匆离开。

        “何兄快去吧。”

        “路上小心。”

        “改日便上门探望弟妹。”

        薛嬷嬷听着身后公子们的一言一语,心头更是发毛。

        回到家,何思敬一口气跑到主院已是满头是汗。

        而他推开门看见的,则是坐在桌前摆弄首饰的红玉。

        桌上金银饰物铺陈开一片,女子面色红润,哪里像是病重?

        空气短暂的一滞。

        “你怀疑我?所以不惜用这种法子叫我回来?”

        何思敬抹了一把汗,失笑出声。

        “你还跟踪我?你已到了跟踪我的地步吗?”

        何思敬这才想起,今日他只说晚些回,却压根没说去了哪儿。可薛嬷嬷一下就找到了他。不是跟踪,又是什么!

        “我与你说过了吧?我只是去谈买卖,你就是不信。你……”

        身后薛嬷嬷跑得慢,呼哧呼哧喘着粗气刚刚赶到,正冲红玉摇头。

        何思敬未出口的话被憋回,又瞧见薛嬷嬷暗示的表情,失望更大了。

        “那么,你满意了?”他低低问。

        程红玉张口想要解释,可一想到春萼,便觉他的底气全然可笑,自己分明受害者,又为何要低他一等?

        而何思敬见红玉全无半点慌张和反省之意,更只干笑了几声便拂袖而去……

        那几日,程紫玉也找人跟了何思敬几次,结果反更惹了三人心头各自的暗暗不满。

        程紫玉什么都没发现,便觉得红玉每每小题大做。

        红玉觉得紫玉没有尽力,还一直站在何思敬一边。

        何思敬接连几次宴饮都偶遇程紫玉,面上不显,心里自然不舒服。

        他更觉是红玉在紫玉跟前胡说八道,才引了紫玉这般行为。他觉得红玉不大度,害他在兄弟们和李纯跟前都抬不起头来了。

        那一阵,红玉与何思敬为了安何老夫人的心还会配合着演戏,可两人矛盾,已是谁都看得出来。

        春萼那事,红玉一直都只是怀疑却没拿到真凭实据,所以并不硬气。可很快,她跟着春萼的人有一天盯到,何思敬的亲信小厮去给春萼家里送了两箱东西。

        才隔了不多会儿,春萼便穿着新衣出来溜达了一圈,她兄长则直接去了赌坊。兄妹俩都是喜气洋洋。

        红玉气得喉头发苦,犹豫是明日去会一会春萼呢?还是直接找了何思敬摊牌?

        可她还没下定决心,何府便来了不速之客。

        来人正是那春萼的痞子兄长刘虎,指名道姓要见她。

        再不合规矩,红玉也不得不见。

        红玉让管事不能惊动了老夫人,将人带到了一偏院,随后她便带了多个亲信前去会客。

        瞥到那刘虎第一眼,红玉便恨起来了,心下对何思敬更为不满。眼前刘虎两只脚正翘在桌上,已是磕了一地的瓜子,正在叫唤着让上酒上点心再炒几个菜来。

        他很不客气,还哇哇叫唤让来两个丫头给捏肩捶腿。

        程红玉咬牙切齿,这是招惹了什么瘟神进了家门啊?不管他是装的无礼,还是真性情流露,显然都是个难缠的。

        红玉进屋。

        那刘虎依旧毫不收敛,上下打量了她:“你就是何二的媳妇吧?”

        那人一脸痞笑。

        “都说大户人家懂礼,瞧你这么冷冰冰的模样!呸,到底都是骗人的鬼话!上上下下,连基本的待客之道都没有,好意思吗?”

        红玉站定,双目直视:“您若无事,便只能送客了。”

        刘虎再次笑起:“嘿,你怕我?要不带这么多人做什么?还怕爷吃了你不成?你这样耷拉着脸的,爷还……”

        管事一示意,几个家丁便上前一步。

        “这位小兄弟,这里毕竟是何府,你若要闹事,便别怪咱们不客气了。……”

        “来啊!我看看你们怎么不客气?”

        刘虎大笑。

        “我还有一帮兄弟等在外边呢!我若掉了一根毫毛,就别怪我和我兄弟闹起来。我一声口哨吹出去,我那些兄弟们就要闯进何家来。听说你们家还有位常年吃着保心丸的老夫人吧?若被吓坏了,可不关咱们的事!

        到时候,咱们兄弟再四处宣扬些你们何家的好事,胡说八道谁不会呢?最后在官府来人之前,装做被打个半死,接着反咬你们一口。你们说,好不好玩?

        我们兄弟不怕,都是烂命,不值钱。不像你们,一个个不但人金贵,名声更是了不得。你们,真的敢动手?”

        刘虎充分演绎了光脚的不怕穿鞋的。

        而程红玉过来时便听说了,刘虎这一趟,的确是带了不少人渣等在了府外。何家人若动一动手,那些人怕便不会罢休。

        她不是怕,她是不想丢那个丑!

        “你既找我,便有事说事。你若再废话连篇,我便给你把何思敬找来,你们当面聊。”

        红玉也是冷笑,直接转身要走。她到底是商户出来,怎会听不出对方讨价还价之意?对方显然是拿何思敬没办法才会上门找自己,她又何必伤神应付这种人。

        “罢了罢了,”那刘虎闻言果然爽快起来,一跳而起,拦住了门。“你们虽无礼,但咱们终归早晚是一家子,我便先不计较了。”

        他立马开门见山。

        “我家妹子的事,你应该都知道了?”

        红玉闻言一声冷笑,果然,那个春萼是故意露了马脚出来让自己抓的。

        她没回答,只是让人去守住了门别让人进来。

        刘虎见状又是一笑。

        “你是不是还没与何思敬摊牌?”

        “你怎知道?”

        “你说呢?”刘虎拿舌尖顶了顶腮肉,坐回了椅子,翘起了二郎腿。“我妹子常与他见面,他有没有被拆穿,还不是一眼便知?”

        这一次红玉倒是没被带歪。

        因为她和紫玉的人都跟踪过何思敬。他并没有什么“经常私见”外妇的说法。

        “说重点。”

        “别急啊!你派人打听过我们,也在跟踪我们,是不是?可惜你什么证据都没有,到今日都不相信我妹子的话,对不对?为此,你是不是没日没夜都抓耳挠腮般难受?正因你不确定这件事,所以你才不能与何思敬说穿是不是?怎么样,我够贴心,一句没说错吧?”

        “说完了?”

        “其实今日,我是来帮你的。”

        刘虎自顾自塞了一嘴的点心。

        “你知道你为何每次都没抓到你男人的错吗?因为有人帮着掩护啊!今早你男人给我妹子置办了一身行头你也知道,就是为了今晚与她共度春xiao去的。这样,我给你个地点,你若有心,便自个儿想法子去瞧上一眼……”

        刘虎留下了张纸和一个地点,最后在这屋中晃悠了一圈,揣了两只白瓷茶碗,当着程红玉面塞到了怀里便离开了……

        红玉知道对方不是好心,也有所图,所言也不一定是确实。可对方所言的确是她心之所忧,是她尤其迫切想弄个清楚明白的。

        她只能选择去眼见为实。

        按刘虎所言,今日傍晚,何思敬会赴鲍家公子城中湖心画舫之约。程红玉有足够的时间准备。

        那画舫是私人所有,而不是如酒楼般想去便能去。若春萼能上画舫,便已是十有八九成了真。

        红玉提早暗中租了一条游船,按着刘虎留下纸片上所画的鲍家画舫模样和停靠点,一下便找到了目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