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都市言情 - 掌贵在线阅读 - 第二七四章 值多少银

第二七四章 值多少银

        朱常安原本寻思着,双瑞这一来一回至少要三刻钟。

        那他便索性喝喝茶,听听曲儿,考验考验美人儿。

        他可是打了一手的好算盘。

        反正他是预备买了这妖精的,她唱了一下午,到时候人都是他的,那这笔卖唱费自然是用不着给了。

        而且这妖精说了急等着用钱,她在这儿磨掉了一下午的时间,连衣裳都脱了,肉都被摸了,到时候她如何甘心买卖泡了汤。

        那么,最后拍板的价钱自然是自己说了算!

        朱常安笑了起来,他心下暗自得意,不管这买卖成不成,他都是赚的!

        只不过他唯一没想到的,是这妖精比他想的还要撩人。

        这会儿的她抱着琵琶正围着他打转。她的嗓子媚得很,一开嗓就叫人骨子都酥麻了。这曲儿又长,她抱着琵琶走了几圈便喘上了,配上那曲儿却似浑然天成。

        她又刻意在一些带了暗示性的字眼上咬了咬,顿时将那词境给放大了几倍,叫他也忍不住跟着她的词想入非非。

        一摸青丝二摸眉,三摸眼睛四摸鼻,她每唱至那新一摸,她都不忘抓了他的手到她那部位蹭几下。

        刚开始倒还好,可过了五摸,词里摸到的部位便不对劲了,令得朱常安有些坐不住。

        她的外衣早就落了地,这会儿的她着了一抹胸裙,索性已缠腿坐到了他面前的桌上。她的腿在他面前晃荡,露出了白皙的脚腕和小腿,时不时还不经意在他腿上磨几下……

        从她圆滑的肩头到臂弯,手中所触及渐渐开始不可言说,朱常安呼出的气有些烫了。

        细腻的手感如丝滑,他本想将手缩回去,可又觉得有意思又好奇。转念一想,自己还要在这妖精身上花银子,这会儿不多摸多看几下,岂不是冤大头?

        而且这会儿便宜占越多,一会儿更好压价不是?有了这想法后,朱常安也就由着眼前女子指引起来。

        那暮云见朱常安渐渐顺从,索性扔掉了琵琶,唱得更动情卖力。那浪荡曲儿的后半段,完全就是下流至极。

        朱常安的手也慢慢主动了起来,自己跟着她口中的词儿四处游走。

        只是刚到关键处,那暮云却突然停下,笑了一声。

        在朱常安抬眸好奇的那一刻,她直接坐去了他大腿上,随后将人贴了上去……

        她身上那点衣物早已遮不住满目春色。人一入怀,男子几乎是本/能地紧紧搂住了她。

        到了这会儿,她已经能看见朱常安眼里的血丝,摸到了他额头上晶亮的汗,也感觉到了他身体的变化。

        “爷,谈谈价钱吧?您看我值多少银子?”

        朱常安身上的火已被点着,他脑中一边喊着停止,一边却舍不得放手。而女子似乎也怕被他推开,两只手不忘偷摸钻进他的衣襟里……

        “十两!”

        “噗!爷开什么玩笑!”

        “最多二十两!”

        “爷,正经点!”

        “还嫌少?你觉得你值多少?”

        “五百两雪花银!一个铜板都不能少!”

        这次噗笑而出的换成了朱常安。

        “暮云你淘气吧!花魁赎个身也就这个价了!”

        朱常安正在兴头上,这会儿还忍不住到暮云锁骨啃上了一口。

        “何况这是扬州,最不缺的就是女人!你这样走街串巷的,爷出二十两已经是高价了!”

        “爷这话我可不爱听!”

        暮云哼了一声,趴下去便在朱常安半敞的前胸咬了一口。

        朱常安吃痛地嘶了一声。可女子在他身上这一动反叫他兴致更起。

        “好好好,暮云不止二十两,爷看你是个动人的,出五十两买你的人了!”朱常安说这话时手还在暮云胸前捏着,半点没发现暮云眼里已经冷了下来。

        “爷!”暮云尖叫了一声,叫朱常安吓了一跳。

        “我不卖身了!但您得把听曲儿的钱给我!”

        “怎么了?五十两还嫌少?”

        朱常安也跟着哼了一声,心下却肯定女子是在以退为进。他也故意冷声又将声音扬了扬。“一口价,五十两银子!一钱都不多给!你若不愿,咱们就算了银子结清!”

        “成啊!结!”

        暮云嘴上说着这话,人却依旧骑在了朱常安身上,声音也渐渐扬了起来。

        “一共唱了十支曲,总共是一百两。一首《十八/摸》五倍价,是五十两!总共一百五十两……”

        “等等!”朱常安那双眸顿时清明不少,他试着推开身上人,可女人双腿盘在他腰上,双臂缠着他后背,第一下竟是没挣开。随后暮云却冲他一笑,朱常安又以为她是故意在玩笑。

        “一曲十文,十支曲儿,总共是一百文才是,你还想黑爷?你若不肯卖身,今日便只能得了一百五十文。爷对女人出手一向阔绰,便给你两百文。

        傻丫头,你可想好了,是要风里来雨里去,一下午挣几个铜子儿,还是拿了五十两,从此攀上贵人,做那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贵妇人?爷好心再提醒你一遍,爷给你找的去处,可是一等一的贵人!”

        朱常安托着身上人,那手感叫他鬼使神差还补了一句。

        “当然,将来你若过得不好,还可以回来爷的身边,爷负责安置你!”

        暮云抬起了眸子,一双媚眼瞧向朱常安,随后笑了起来。

        她竟又是扑上了男子,抱着男子的脸便吻了下去。

        朱常安勾起了唇,想着她到底还是臣服了。

        他同时也感叹,这小小一吻竟再次重燃了他身上的战火……

        然而朱常安这念头尚未熄,便突然吃痛,随后一股腥甜在口齿间弥漫开来。

        这贱人咬了他!

        他哼声刚要痛骂,哪知这暮云竟是抢先尖叫了起来。这一声叫惨烈至极,就如他剐了她的肉吃一般。

        “闭嘴!”朱常安喝了一声。他突觉厌恶,又试着推开女子。

        可这贱人就像一条水蛭,紧紧黏上了他,怎么都推不开。

        尖叫还在继续,朱常安恼了,他将手力一加,使劲推了出去……

        女子早就料到他将出手强推,这会儿盘在他腰上的右腿一收,脚后跟冲着他的腰部狠狠蹬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