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都市言情 - 掌贵在线阅读 - 第一七一章 得偿所愿

第一七一章 得偿所愿

        不出程紫玉所料,此刻的朱常安,人在王家。

        他重伤在身,急需救治。王家距离案发地最近,家大势大条件好,最利于他治伤;他还需要一个据点既方便处理手头破事,又能随时随地与魏知县密谋,相对衙门,王家显然更合适;此外,他还害怕被那个可怕的黑衣人继续追杀,他自然要找个安全可靠之地。

        再加上魏知县为了将王玥之事落定,更是一力促成……

        基于以上这几点,王家成了朱常安的不二选择。

        此刻的王家门外有官兵把守,王家里边更是不少家丁婆子往来巡守。

        程紫玉冒雨赶到王家大宅时,魏知县还在衙门。

        她忍不住就想笑。

        午后,她让桂儿咋咋呼呼去衙门求救时,适当将黄公子被追杀的场面夸张了一番,说得含糊其辞,险象环生……

        魏知县急急忙忙召集了手下所有人,就连值守的家伙也都一起调用了。

        他的想法很简单,从他集结完人手,再从衙门一路快跑到山上,至少一刻钟,加上刚刚桂儿跑来报信的这段时间,等赶到案发地,只怕黄花菜都凉了。

        所以,杀没杀成,死没死成,其实大势已经落定。他不一定能救到人,但他却必须最大程度地做好姿态。

        他甚至已经有了最后的心里准备——说不定朱四爷已经没了。因而他必须做出一个殚精竭虑,全力以赴的地方官样子。那才是保全他和他的官帽唯一的法子。

        于是这一路,他风风火火跑在了最前头,成了大雨里一道最吊人胃口的风景。这才是即便大风大雨,依旧不少行人屁颠屁颠跟着看热闹的原因。

        他怎么也没想到,这一次他却是搬了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这会儿的他,忙得脚底生风,除了做着全套的善后工作,还得想法子将已经生出的各种谣言压下去……

        既然魏知县不在,那么程紫玉便打算先去瞧瞧王玥。

        而王玥,之所以能这般勇猛,事实与程紫玉也脱不开干系。

        毕竟王玥心再高再远再想要一搏,也必须在保命的前提下。否则她即便得到了高位,也没命享。

        于是程紫玉一早就给她鼓足了干劲……

        “王姐姐怎么样了?她在我家门前受伤,我心里实在挂怀,赶紧来看看。”程紫玉人未至,声先到,进了王玥的屋子。

        入画将早已备下的礼奉上。

        王玥房里不少人,哭哭啼啼成了一片。

        环视一眼,几乎王家女主子们都在场,一个个哭得梨花带雨。

        程紫玉心头好笑,这一家子,真能作戏。

        王玥救了朱四,这帮人个个心头都乐开花了吧?她们这眼泪,究竟是在配合着王玥演戏呢?还是一个个集中在这儿表达她们将来唯王玥马首是瞻的立场?

        不过有一点是真的,王玥在王家的地位,更高了!

        纵是上次王家宴上,与王玥置气,足大半个月没往来的魏虹也来了。

        这丫头也在抹着泪,还抽得上气不接下气,一下下捶着自己的胸。可程紫玉知晓,她是在因着同人不同命,造化弄人而哀叹……

        见有客来了,王玥的生母王夫人更是表现得肝肠寸断。

        这群人没完没了的做派叫程紫玉顿生厌烦。

        “怎么?莫不是王姐姐……没了?”她一脸大惊失色。

        整个屋中哭泣顿时一停。

        女眷们尴尬中带着愠怒,却又不好发作。

        随后,耳根清净了不少。

        程紫玉被迎去了内室。

        王夫人表演不停,在那儿诉着女儿的惨况,她那眼泪依旧扑簌扑簌,跟那屋檐挂下的水珠子一样不值钱。

        总而言之大意就是:王玥伤得很重,失血过多,回来就昏睡到了此刻……大夫说,还要看看情况,若是一会儿烧起来,或有性命危险。

        这么惨?

        程紫玉坐到床沿,见王玥面色煞白,双唇失色,气息微弱,满是憔悴。被褥下,她肩胛的绷带上还有些红色透出……

        啧!伤这么重?她可不信!

        李纯的出手她信得过,王玥对性命的珍惜,她更不怀疑。

        程紫玉一深嗅,王玥身上有淡淡的脂粉香。

        “王姐姐,你可得快些好起来。”她借着给王玥捞起鬓发到耳后,将帕子蹭过了她的脸额。

        紫色的帕子上有微微的白,分明脂粉无疑,叫她再感好笑。

        伤那么重,淋一身雨回来后,竟有这个闲情逸致涂脂抹粉?对了,不是说,回来就晕了?这是丫鬟闲着没事做,还是她自个儿梦游抹的?

        程紫玉索性躬身凑到了王玥耳边。

        “你的左脸有些掉粉了,快点醒醒,起来补个妆。别叫不该看见的人瞧见了。”

        她明显看见王玥的睫毛微微颤动。

        下一息,床上那个“气若游丝”的小姐悠悠转醒,随后对上了笑意盈盈的她。

        果然是装的!

        也是,王家是买卖人,自然知晓此刻王玥付出的代价越大,晚些时候的收益也将越大……

        醒来的王玥头一桩吩咐,就是清空了她房里所有的人,说是要与程小姐说说话。既已被戳穿,她与程紫玉并没有装下去的必要。

        在她看来,来者不善,程紫玉登门必有缘故。

        “恭喜了王玥,得偿所愿!”

        “多谢你!”王玥被丫头搀坐起来,对着铜镜瞧了一眼,随后吩咐心腹给她补妆。

        “你我之间,不用客套。”

        补好了粉,丫头退下。

        “没事吧?”

        “不要紧,一道伤,死不了!”

        “你勇气可嘉,值得吗?”

        “程紫玉,别打哑谜了,不都是你暗示我拼命的吗?”王玥实在憋不住了……

        今日午后,雷雨交加。

        王玥在得到程紫玉送来的消息后虽紧张,却也犹豫。不过,她一转身便有人将一包东西塞到了她的手中,说是程小姐私下转交给她。里边是一根筷子和一个苹果。

        筷子好解释,是快?苹果呢?拼?还是平?拼命还是平安?

        她想到上次面对黄公子,她与程紫玉暗中合作了一把。这一次,是不是对方还是想要推自己一把?

        否则,程紫玉压根就没必要找人来通知自己。总不会是想要害死自己吧?根本无意义!无理由!无动机!

        王玥当时便生出了一种念头,她感觉和上次宴席上一样,程紫玉必定是有把握的。这种念头越来越强烈,她前往营救的速度也就越来越快。

        她赶到及时!人数占优!那一刻,不管苹果是代表了什么,她都当机立断地打算博一次!她成功了!

        可一切顺利地叫她几乎不敢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