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武侠修真 - 一品修仙在线阅读 - 第五五六章 真·杀神箭到手,大家都很满意

第五五六章 真·杀神箭到手,大家都很满意

        秦阳收到信,听说是徐正强送来的,他也不怕有诈,上面的确有嫁衣的印记,打开一看,上面的字迹里,所蕴含的气息和力量,的确也是嫁衣的没错。

        信里面说的东西不多,大致就是让秦阳小心行事,注意安全什么。

        被别人拿去看了,也看不出来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可秦阳却明白这些话里的深层次含义,很显然,嫁衣听说了他在这边搞事情,而且可能才猜测,一大堆宝箱的事,跟他也拖不了关系。

        如今前朝的人想要弄死他,他若是在让大嬴的人抓住什么把柄,可就真的是举世皆敌了,到时候大计无望完成,迟早都是个死。

        秦阳拿着信件琢磨了一下,徐正强这个时候来,应该也是为了杀神箭的事情。

        “带他过来吧。”

        吩咐了温雨伯一声,不一会徐正强就来了。

        “老弟,别来无恙啊。”

        “哟,徐老哥,你今天特意来,为了公事?还是?”

        “都有吧,不过吃公家饭,当然是先公后己。”徐正强随口应了一句。

        话音落下,秦阳的笑容立刻消失不见,一脸贤者的状态,眼神波澜不惊。

        “徐大人有何贵干?我今天特别忙。”

        “……”

        徐正强眼角一跳,面皮如同被风鼓动,抖个不停。

        这家伙还真是翻脸比翻书快!

        念头一转,徐正强立刻恬着脸,哈哈大笑了一声。

        “老弟你讲笑话比我讲的还好,开个玩笑而已,定天司有什么重要的大事,卫大人也不会交给我去办的,我呢,就是来凑个热闹,正好大帝姬殿下要给送老弟送封信,我闲来无事,就揽下了差事。”

        “原来是讲笑话啊,我说么,徐老哥什么时候有了为公家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绝无了,哈哈哈……”

        秦阳也跟着笑了起来,到处瞎扯,反正就是别跟我谈公事。

        态度表明的很明白,徐正强就认酒友徐正强,大家酒后说些胡话,那也是瞎扯淡吹牛逼,但是定天司徐正强,跟我秦某人一点关系都没有。

        你徐正强也要牢记这一点。

        徐正强当然明白这是什么意思,他若是以定天司一品外侯的身份来跟秦阳谈事情,不受待见才是正常。

        他也不能以这个身份跟秦阳有什么交情。

        “来,喝两杯。”徐正强随身带着的蜡封酒坛拿出来,拍开了之后也不再多说什么,跟秦阳随便喝了起来。

        几杯酒下肚之后,徐正强才道。

        “老弟啊,不是我说,这次的是你参合进来实在是不明智,卫大人那边已经颇有微词了。”

        “我掌握幽灵拍卖会,有人寄拍宝箱,我能说不要么?那我的招牌还要不要了?”秦阳随口应付了一句,心里也开始琢磨。

        卫兴朝什么意思?

        你们干不了的事,我给弄成了,现在真的杀神箭就在我手里,虽然还打不开。

        你卫兴朝还嫌我搅局?没有我,定天司的一群废物,连前朝一个重要人物的影子都摸不到,还敢对我颇有微词?

        这是又想挨打了吧?

        念头一转,秦阳脑海里浮现出一堆想法,瞥了一眼愁眉苦脸的徐正强。

        “徐老哥,听说大帝快要开始巡狩四方了,定下代天出巡的人选和路线了么?”

        “人选还没定下,不过,不外乎赵王、周王,还有大帝姬之间选一个。”说到这,徐正强就有些犹豫了:“至于路线……”

        秦阳没理他,望着窗外,自顾自的道。

        “市面上出现了至少七八十个金属匣子,听说里面很多都是空的,而丢失的杀神箭就只有五十支,这些宝箱大部分都是空的。

        这事若是大嬴搞出来的,前朝的人肯定不会有什么反应,就算是有人来,也肯定只是看一看而已。”

        说到这,秦阳瞥了一眼徐正强。

        徐正强犹豫了一下,摇了摇头,表示这事他这个定天司一品外侯都不知道,肯定跟大嬴没关系。

        大嬴想要做出什么事情,都不可能绕过定天司来做。

        秦阳微微点了点头,继续道。

        “除了大嬴之外,那就剩下另外一个可能,这件事本身就是前朝那些人搞出来的,他们为什么要这么搞?

        依我拙见,他们只是在搅浑水而已,为什么要搅浑水?好浑水摸鱼呗。

        好端端的为什么要摸鱼?简直是脱裤子放屁,多此一举。”

        秦阳面带微笑的看着徐正强。

        徐正强脑海中一道灵光闪过,脸上慢慢浮现出震惊的表情。

        “我们一直觉得,那些杀神箭是前朝的人盗走的,你是说,那些杀神箭其实根本不在前朝手里,他们这是要,抛砖引玉?”

        想到这一茬之后,徐正强瞬间觉得,一切都有了合理解释了。

        是了,若是杀神箭一直在前朝人手里,他们为什么要搞出这么多事情,简直是多此一举,还加大了暴露的风险,完全毫无意义。

        只有杀神箭不在他们手中,这些事才会有了意义。

        至于为什么要放出来这么多空宝箱,肯定是为了隐藏真正的宝箱。

        去争夺唯一的真宝箱,和争夺数十个宝箱里的一个,难度差距太大了,而且后者会无声无息的去做,完全没有什么暴露的风险。

        “徐老哥,我只管拍卖,别的我什么都不管,至于这些宝箱里,有没有杀神箭,也不关我的事,谁开出来杀神箭,那是人家的本事。”

        话说到这,秦阳就停了下来,他看出来,徐正强应当是听明白了。

        我在这开拍卖会,前朝的人若是没有拿到手,肯定会来参加,他们会拍哪个宝箱,你们跟着争夺就好了,越是争夺的凶,就越可能是真宝箱。

        至于你们能不能确认,那些人是代表前朝来参加拍卖会的,那就看你们定天司的本事了。

        若是连这种外围人员,都没有一个怀疑对象,没有一个确认的对象,定天司的人,还是集体自杀谢罪吧。

        徐正强握着拳头,显得有些激动。

        “我就说么,老弟跟大帝姬是莫逆之交,怎么可能做什么损害大帝姬声誉的事,之前我就觉得不会,可惜老哥我人微言轻,说不上什么话……

        原来老弟是给我们创造机会,老弟,我……”

        “你说什么,我一个字都听不懂,我只是个开拍卖会的,有人来寄拍,我就特意开了一届,赚点零花钱而已,徐老哥,酒喝完了,下次你可得给我点好酒。”

        “好酒么没有,不过,我知道过些日子,会有一份各地好酒的路线图。”徐正强一脸正色。

        所谓的路线图,自然就是到时候巡狩四方的路线图。

        代大帝巡狩四方,没有大帝的实力,说不定就会遇到危险,提前规划好路线是必须的,可是这肯定不能让外人知道。

        人选都没确定呢,备选的人,也自然不会提前知道这些。

        秦阳确认,这个人选一定是嫁衣,可是他也要提前知道路线,好提前做出准备,不然等到事情临头了,再做准备就来不及了。

        送走了徐正强,拍卖会这边,也刚刚开始,温雨伯亲自主持,已经拍出去两个宝箱了。

        前几个没什么看头,只有一个有十支赝品的宝箱,剩下的都是空的。

        等到秦阳得空,隐藏在幕后开始观察的时候,第一个重头戏才开始。

        第一个先出现的,是真品金属匣子的仿品空盒子。

        空盒子被摆上台之后,上面逸散出的杀字碑杀气,跟之前的空宝箱没什么区别。

        但坐在长青商会那里,隐藏的身份的黄瑛,却忽然来了精神,靠在椅子上的身体,缓缓的坐直了起来。

        得到了信号,长青商会的人,立刻明白,这是要出手了。

        之前他们出过价,但到了一定程度,就收手不出价了。

        这一次,超过了之前的心理价位之后,长青商会也依然没有停下来,继续在喊价。

        徐正强混杂在拍卖会里,眯着眼睛看着这一幕。

        长青商会,他们注意很久了,尤其是上一次,出了小鲛人被掳,有人射出杀神箭之后,长青商会趁机得利,动作干脆利落,时机把握的特别好。

        那个时候,定天司就将长青商会添加在了重点观察名单上。

        只不过他们没追查到什么实证,也没追查出什么前朝的重要人物,便一直没有动长青商会,要放长线钓大鱼。

        至于真的有需要的话,对于定天司来说,区区一个商会,甭管势力有多大,要动你压根不需要实证。

        这一次来参加拍卖会的人,大概都是谁,定天司心里其实也有数。

        这里有谁在疑似是前朝外围的名单上,也都清楚。

        徐正强活动了一下手腕,安排好的下线,立刻收到了指示,开始跟长青商会竞拍。

        没人看出来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一切都很正常。

        价格增幅慢慢变慢,长青商会似乎也有些不想出价了,这让竞拍的人有些摸不着头脑,悄悄看了眼徐正强。

        徐正强也有些纳闷,难道这一次又是随便出价么?毕竟,长青商会之前每一次都会出价,而且每一次最后出的价,都在不断变高。

        竞拍的宝箱,成交价也的确实在不断攀升。

        直到最后,他的人再次出价之后,长青商会好半晌没反应,徐正强愈发觉得这次又是一次正常的出价,这个宝箱未必是他们要的。

        也可能他们只是想买不是目标的空宝箱,掩人耳目……

        就在这个时候,长青商会再次出价,只加了一点点价格。

        徐正强犹豫了一下,微微摇头,示意这次放弃。

        于是,长青商会跟其他人一样,按照正常的增幅,拿下了这一次拍卖的宝箱,没人觉得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扣除了提前交上来的押金,宝箱被送到了长青商会手中。

        这个先交押金,再参加拍卖会的规则,也是这一次秦阳定下的新规则。

        没有公开,但是大家却都知道的理由,是上次尸骨脉的大粽子,明明没钱还要喊价,若非轮转寺的秃驴当众点明,还真可能让那些大粽子糊弄过去了。

        到时候结账的时候没钱结账,坏的可不止是一方的声誉。

        大家对新规则表示理解,而且秦船长的信誉,还是经得住考验的,不会黑大家的钱。

        但实际上呢,秦阳这么干,只是想要在拍下拍品之后,立刻将宝箱送到长青商会手中。

        给他们先去验货的时间。

        甚至为了让他们觉得应该立刻验货,前面的拍品里,还专门放出来两个一模一样的宝箱。

        果然,拿到货之后,坐在长青商会领头人身后的黄瑛,立刻起身离开了拍卖会场,在外面要了一间密室,号称主办方都不能窥视的密室。

        进入了密室,黄瑛立刻再次布置手段,放出来一个阵盘,将密室里再次封禁了起来,不让外人察觉到里面的动静。

        她必须要先行验货。

        眼前这个金属匣子,她看不出来任何破绽,怎么看都是他们弄出来的。

        然而,在参加拍卖会之前,她就知道,外面的确出现过金属匣子里,有一些是一对一模一样的,还有传言,有三四个都是一模一样的。

        她若是为了保险,自然是要将所有一模一样的全部拍下,但这么做,万一有好几个一模一样的呢,肯定会被人察觉到异样。

        还是先验货为好,只要确认了这个是真的,剩下就不用去参加了,顶多是后面随便拍下一个空宝箱,掩人耳目就行。

        黄瑛离去的时候,秦阳也默默的找了一间密室,拿出来真品金属匣子,尝试着窥视了一下,发现那件密室,已经被黄瑛封闭的密不透风,偷偷窥视肯定是不行了。

        秦阳才略有些遗憾的拿出提前制作好的接收器。

        接收器长的就是一个空盒子,上面的封禁都跟真的没什么区别。

        片刻之后,空盒子上的一枚符文闪烁了一下,紧跟着是三枚符文同时亮起,这些都是属于空箱子的禁制。

        秦阳默不作声的看着,记录下密码,等到属于空箱子的密码都输入完成之后,外围的封禁里,竟然还一层一层的亮起。

        秦阳眼睛一亮,布置这个手段的人,可真够鸡贼的,就算是破解了空箱子也没用,空箱子已经跟外层的封禁融为一体,互为表里,外层的封禁,竟然也有密码。

        若是没察觉到这一点,就算是破解了空箱子,在打开金属匣子的时候,里面的东西,也同样会被传走。

        按照记录的密码,秦阳开始在真金属匣子上输入密码。

        完成之后,金属匣子自动打开。

        里面的杀字碑杀气扑面而来,森然冷冽的杀神箭,整整五十支,整齐的摆在里面,箭支被捆成了三捆,一捆十五支,一捆十七支,一捆十八支,外面再用一种古里古怪的绳结绑好。

        捆绑的绳子,似乎都是一种宝物,一般东西还真承受不住杀字碑杀气的侵蚀。

        “嘿,这些家伙,用了空箱子当保险,竟然还要再加一层保险,加这个有什么用?”

        拆掉绳子,秦阳按照原样,将自己准备好的五十支加强版赝品,捆好了之后,再次塞进真品宝箱里。

        重新合拢宝箱,恢复了原样之后,再将真品宝箱,拿到后台,摆在等候送拍的宝箱行列里。

        而另一边,黄瑛看到那些输入密码的地方之后,一颗心就放下来大半了,跟自己曾经见到的一模一样。

        小心翼翼的输入完密码,等候了足足三息,也不见金属匣子打开,她眉头微蹙,察觉到不对劲了。

        就在这时,金属匣子自动打开,里面空空如也,只有一股杀字碑杀气,喷涌而出。

        黄瑛面色铁青,用秘法强行收拢这些杀字碑杀气。

        望着空空的盒子,她脸色黑的都快滴出黑水了。

        大嬴!果然是大嬴,他们竟然连空箱子都看出来了,还做了个假的!

        真品难道真的落入到大嬴手中了?

        一时之间,黄瑛思绪纷飞,想不通其中关窍。

        拿着空盒子研究了片刻之后,黄瑛的脸色更加难看。

        这个压根不是空箱子,只是一个简单的禁制而已,无论输入什么密码,只要停下来三息,宝箱就会自动打开。

        而盒子内部,还隐藏着更多乱七八糟的符文,她也搞不懂那些东西是什么。

        现在只能确定,这个空宝箱,肯定不只是一个空盒子而已。

        肯定还有别的作用,只不过她不明白内部铭刻的符文和禁制都是什么作用。

        收起了空盒子,黄瑛匆匆离开密室。

        重新回到了拍卖会场,拍卖还在继续,给了长青商会领队一个暗示,让对方继续竞拍。

        远处,一直注意着这边的徐正强,微微松了口气,对方回来的时候,那种压制不住的丧气,就足够说明问题了,刚才那个宝箱,肯定毫无收获。

        再者,能这么快打开那些丧心病狂的封禁,就说明之前的推断是对的,这批宝箱,就是前朝搞出来的!

        只有制作者,才能如此顺利的解开封禁!

        徐正强上了心,静候着接下来的拍卖。

        一直到了尾声,只剩下三个宝箱的时候,一个跟之前长青商会拍下的宝箱,一模一样的宝箱出现了。

        只不过,这个宝箱上逸散出的杀字碑杀气比之前那个弱了一些。

        黄瑛眉头微蹙,觉得这个可能是假的,毕竟,他们的真宝箱,应该在老苍山存放了很长时间了,吸收的杀字碑杀气,应该不会这么弱。

        这个可能也是个空箱子,而且是才做出来没多久的空箱子。

        她想的倒是不错,因为里面的五十支加强版赝品,还真是秦阳后面才炼制出来的,压根就没在杀字碑附近吸收过杀气,全靠秦阳用外力给补充进去一些。

        这一次的争夺,没多激烈,最后被徐正强安排的人拿下了。

        秦阳躲在后面,看的津津有味,嘴都快笑歪了,定天司的人拿下了,也行,虽然他的本意,是将这个外面真品宝箱,里面赝品杀神箭,再送给黄瑛的。

        没想到黄瑛竟然觉得这个杀气太弱,觉得宝箱是假的,压根没什么劲头竞拍。

        眼睛一转,想到真品宝箱最后一层的空箱子,密码里面隐藏的陷阱,秦阳忍不住笑出了声。

        说不定这一次,卫兴朝又要挨打了……

        竞拍到了这个时候,已经到了白热化阶段,尤其是最后一个宝箱拿出来的时候,所有人眼睛都亮了。

        黄瑛的眼睛也亮了。

        心里面瞬间浮现出一个念头,就是这个,他们丢出去的金属匣子,就是这个!

        宝箱上的气息,阴沉森冷,杀气之中蕴含着一股让人感觉到莫大危险的森然,拍卖出来的所有宝箱里,只有这个,杀气最盛,气息最强,而且还会给人一种莫名危机感。

        拍卖会将这个当做压轴,合情合理。

        当然,没人会知道,秦阳是害怕有人在幽灵秘境打开这个他都害怕的宝箱。

        里面不但有血腥杀气制作的炸弹,还有一堆以养蛊的法子,酿出来的一葫芦剧毒,再加上吸收了阴影杀字碑的杀气,鬼知道里面会变成什么东西了。

        秦阳自己都害怕。

        放到最后一个,就是想让人拿到之后,赶紧滚蛋,回到他们自己的老巢里,关上门想怎么开怎么开。

        打开之后,绝对会给他们一个天大的惊喜。

        争夺激烈之极,长青商会、定天司推出来的代表,更是完全一副不差钱的样子,价格直线攀升。

        至于赚了多少,秦阳并不在意,他对灵石又不在乎,反正现在已经回本了,耗费的资源,也都被人用各种资源补回来了。

        最后一个宝箱,却硬生生的拍了小半个时辰才结束。

        最终成交价,三颗灵脉!

        落入到了长青商会手中,这一次,看他们的样子,似乎已经不太在乎会不会太招摇了。

        三颗灵脉,一个商会能一口气拿出来这么大笔的资源,定天司不查他们才见鬼了。

        拍卖结束,秦阳让手下的人,以最快的速度退还押金,得到一致赞许。

        当目送长青商会的人,跟其他人一起,离开幽灵秘境之后,秦阳才彻底松了口气。

        他是真怕啊,真怕黄瑛急不可耐的在这里打开宝箱。

        看黄瑛离去的样子,脚步似乎都轻快了一些,而徐正强这边,也匆匆忙忙的离去,似乎也已经察觉到他拍下的那个宝箱不简单。

        大家都很满意。

        秦阳亲自出来,含笑送走了所有人,直到所有人走了之后,立刻笑的见牙不见眼。

        “检查一遍,收拾完了之后,我们也赶紧走,回去消停一段时间。”

        唯一有点遗憾的,就是见不到他们开宝箱的样子,想必一定会非常开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