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家中宝在线阅读 - 第一千四百一十七章 开学第一课

第一千四百一十七章 开学第一课

        松口气,送走了田小武他们,田野就回家审田嘉志:你跟田小武说什么了?

        田嘉志:我能跟他说什么呀,媳妇,这事你可必须要信我,我可是早就答应过你的,孩子的亲事,咱们两个商量着来,绝不乱答应什么,绝不拿孩子亲事乱来的。再说了,那可是长宝,我哪舍得呀,我还没碰上让我放心把孩子送出去的人呢。

        最后一句田野倒是真信:哼,最好是没有。

        田嘉志:还是我媳妇英明,一看就知道,跟我没关系,你还不知道吗,小武那性子,想一出是一出的,谁知道他想什么呢呀。

        田嘉志觉得自己挺厚道的,本来这事就没他什么事。他可是什么表示都没有的。

        田阳这孩子早熟,心思深,送走爸妈的时候还开开心心的呢,当时小许跟田小武的心思可酸了,你说儿子怎么不知道舍不得呢。

        可这会田阳就盯着田野瞧呢。

        田野:田阳呀,怎么了,是不是想妈妈了。

        田阳摇头:婶子,刚才我爸跟你说的话你还没回答呢。

        田野很不厚道的糊弄孩子:啊,是吗,说什么了,婶子记性不好,都忘记了。

        田阳眼圈立刻就红了,田野心说不好,人家亲妈刚走,孩子就哭闹,这可没法交代的:田阳呀,你看你怎么红眼圈了,谁欺负你了,跟婶子说,婶子收拾他。

        田阳:婶子,你是不是嫌弃我,不喜欢我。

        田野:田阳呀,你这可是冤枉死婶子了,婶子怎么能不喜欢你呢。婶子不喜欢你还能把你留在身边呀。虽然真的是没办法才把这东西同闺女一块养的。

        田阳:那为什么,你不同意给我跟长宝定亲,这就算了,你以后都不想让长宝跟我好。还是很敏锐的。

        田野心说,我喜欢你也没道理把闺女搭给你呀。哭死你算了。

        可这个时间,这事能这么算吗,谁让人家爸妈没在家呢。

        田野差点暴走:田阳呀,你才多大呀,别天天的听大院里那群婶子的话,咱们要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将来当个宇航员,科学家,可牛气可牛气了。

        田阳茫然的给自己选择:我当科学家也可以娶长宝。

        田野很无奈的看着倒霉孩子:那就等当了科学家以后再娶长宝。

        这真不算她说谎,万一自家长宝不等他当科学家,就嫁人了,那可真是对不起了。

        田阳:那样就可以了吗,那我就当了科学家再娶长宝,婶子你可不能在不同意了。

        田花过来拉着侄子,对着田野:哼,有你后悔的那天。

        田野不置可否。田花想拉着侄子走人,可惜侄子不提气,没意识到大人的语言陷阱,还是绕着人家长宝屁股后面转悠呢。

        田花不痛快,田野也没有高兴到哪去,那边的田阳还没当上科学家呢,就已经用这个名头骗自家小女生了。

        田阳稚嫩的嗓子,拉着长宝的小手:长宝以后你就是科学家的媳妇了。

        长宝那边:肯定能吃更多好吃的。就这么把自己给卖了。连证书都不确认一下。

        田野再次的认识到闺女傻呀,真傻呀。

        拉着儿子寻找安慰:我儿子跟闺女是不一样的,对吧。

        长顺欣然点头,用事实给他亲妈安慰:我是男孩,长宝是女孩,不一样的。

        好吧,至少这个问题上确实不一样的。

        田嘉志为了闺女儿子上学,特意腾出来一天,陪着媳妇孩子一块去学校报到。

        田花同朱小四今天都是很忙的没有时间,所以田野两口子,外加一个死乞白赖凑上来的孙二癞子,三人送三个孩子上学,还成吧,至少阵仗上不让人感觉突兀。

        尤其是跟长根比着,好家伙,田达,孙怡,田丰这个司机,都过来了。这阵仗太大了点吧。

        田嘉志看的老羡慕的,人家长根家里人多呀:你看我就说我得过来陪着孩子们一块上学吧,你看人家长根,家里人都来了。

        田野还没发表意见呢,孙二癞子就开口了:就说我要过来的吧,田阳,别怕,有孙叔在呢。

        田阳同学真的不太给面子:有我叔婶还有长宝在呢,本来我也不害怕。

        孙二癞子自己摸摸鼻子,不过依然坚持陪在田阳身边,就同在田阳身上能找到他在田家的存在地位一样。

        天知道,人家田小武可能半点情分都不领的。

        田野心说以后教育孩子得上心,至少不能让边上的两人把孩子给带歪了。这些有什么好攀比的。

        孙二癞子那边剃头挑子一头热:田阳呀,你水壶带了吗,孙叔给你准备了一个顶顶漂亮的。

        田阳:我爷爷奶奶跟我说,不能随便收别人的东西。

        孙二癞子举着水壶:可孙叔不是别人呀,你田叔叔的东西你不是用的一点都不觉得见外吗,我跟你田叔叔那是一样的。可能还要亲呢。

        孙二癞子这点贼胆也就在田阳跟前敢透漏一点了。

        田阳还是不动,孙二癞子把水壶递过去一点,长宝:这水壶真好看。

        田阳把水壶接过去了,直接给长宝背在身上:谢谢孙叔,这水壶我很喜欢。

        然后拉着长宝就走了。

        孙二癞子吧嗒嘴不是滋味,所以这水壶自己送的到底合不合心意呀,再看看背着水壶晃悠着小辫子的长宝,难道讨好侄子之前,还要先讨好说不定可能半路就做不了亲的侄媳妇。

        娶个媳妇怎么就那么难呀。

        田嘉志边上说风凉话:这孩子比大人还难下手呢吧。

        孙二癞子:咳咳,我们家田阳那是有警觉性,以后出去多放心呀。

        田嘉志挑眉:你们家田阳,你确定。

        孙二癞子被憋屈的好不心口痛:早晚会是的。

        田野幽幽的开口:你要跟田花拜把子的话,或许有可能。

        孙二癞子扭头就追着田阳走了,太不开心了。这两口子诚心跟他过不去呢。

        孙二癞子给自己确定人生目标,说什么这辈子花儿也得是他的媳妇。非得让这两口子看看,他孙二癞子早晚同田家是一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