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家中宝在线阅读 - 第一千一百六十二章 吃饱了撑的

第一千一百六十二章 吃饱了撑的

        总而言之,田野认为自家男人做的就没有不对的地方。错的也是对的,谁让是自家的人,何况种瓜得瓜,种豆得豆,没有付出光想回报,哪有这好事呀。朱家两口子那是自己修来的。

        过后田野跟田小武私下说话的时候,田野就感叹,朱叔两口子这辈子做的最对得起田嘉志的事情,大概就是这趟过来的好了。

        给坐了二十多年冷板凳的儿子,刷了回名望。

        田小武当时看着田野的眼神,别提多震撼了。憋了半天才说道,你这么说就算了,可千万别让朱叔两口子知道,他们能后悔死。

        田野跟着都乐了,就朱大娘那个损人不利己的性子,要是知道给二儿子还留下这么个名声,估计要捶胸顿足的,这比别人占了她便宜还难受呢。

        田小武算是真的认识田野了。蔫巴巴的酿坏水,老二他们哥俩的心眼都是在明处的,田野的心眼在暗处。

        防不胜防的,这么多年懵懵懂懂的过来,没让她黑死,田小武都觉得幸运。托福了呀。

        田小武:“喂,我没招惹过你吧。”

        哪来的话呀,田野:“你自己做过什么你心里就没点数?”

        田小武脸色不好看:“田野我告诉你,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我跟老二多好的情分呀,你可别轻举妄动。”

        田野:“且,哪远哪玩去。”

        田小武:“你还是女人嘛。下手怎么这么狠,别说朱婶子吃亏不是你倒腾的。老二对他妈最多也就是嘴上不饶人,怨怼的多了几句。”

        我也没做什么呀,顶多就是因势利导,田野:“小武,咱们关系都不错,我就冲着你跟大志的关系,也得提醒你一句,大老爷们嘴巴留点德,别太损了,当初说我傻吧嘻嘻的,动心眼了,又说我不是女人,你瞎子算命的,你还两头堵是不是。”

        跟着说道:“告诉你也就是我,不给你往外传,就你这破性子,你家田阳将来讨媳妇都不容易,谁愿意过门伺候两婆婆呀。”

        田小武开始的时候,听田野东拉西扯的愣是没听明白怎么回事,后来想明白了,过门伺候两婆婆。这是骂他娘们唧唧的。

        这丫头嘴巴怎么这么损呀,朱大娘来两天,还把她的嘴皮子给练出来了不成。

        气的瞪眼睛:“田野,你敢骂我。”

        田野嗤之以鼻,我都骂完了好不好。

        田小武动气了,直磨后槽牙:“你放心,你家长宝肯定不会有这个福气的。”

        田野拍着胸口:“那我就放心了。”两人不欢而散。

        田嘉志同小许也不是头一次看到两人闹掰了,都习惯了。

        小许就羡慕田野跟田小武一块长大的情分。

        田嘉志笑笑什么都没说,不过晚上跟田野说话都少的,田野心说不是怨她没给田小武留面子吧,这还真是穿一条裤子长大的呀。

        这时候不应该站在媳妇一边吗,为嘛有点委屈呢。

        天气热了,两孩子又开始享受洗澡的乐趣了,田野给两孩子洗漱好,给长宝姑娘梳头发,打扮的小公主一样,才让两孩子上床睡觉。

        可惜长宝同学实在没有小公主的气质,没过五分钟,一头乱蓬蓬的头发在床上玩的跟小疯子是的。

        田野感叹,合该自家长顺是个姑娘,现在好了,家里有个安静的美男子还有一个脚踩风火轮嗓门嗷嗷的女疯子。

        田野那边看过糟心的女汉子,在盯着自家长顺使劲看两眼,洗眼,然后才安慰点。

        这边田嘉志拿着一本书深沉的研究呢,一个美男子是洗眼,两个安静的美男子,有点多。

        田野:“咳咳,还要在看一会呀。”

        田嘉志用鼻子哼了一声,这个可就有点意思了。

        田野看看田嘉志僵硬的脊柱,看书姿势太僵硬了,这怎么同跟谁较劲呢一样呀。

        田野:“咳咳,还要在看会呀,光线不好,注意点眼睛。”

        田嘉志不咸不淡的来了一句:“习惯了。”

        田野眼角抽抽,原来跟自己闹气呢,话说为什么呀?

        田野好言好语的对着田嘉志:“你这是觉得我哪做的不好。”

        田嘉志抬眼看田野。田野心说最近的大事也就是朱铁柱两口子,看吧,就说自己这个角色那就是里外不是人的,别看田嘉志心里多不待见朱家两口子,那是人家自家人的事情,你要是抱打不平,人家怨你。

        田野:“咳咳,我得说一句呀,我可是没在外人面前说过朱婶子半句不是。这个真的。”

        田嘉志眼神都变了:“你以为我因为这个跟你生气。”

        田野张着嘴巴,那真没别的了:“你还能因为别的跟我生气?”

        田嘉志那点气都瘪了,自己郁闷了半天人家都不知道因为什么,你说自己这不是白白生气了吗。

        媚眼抛给瞎子看了。

        田野:“你看你好歹给我个机会让我知道错哪了。动不动就生气,这也不是你的风格呀。咱们好歹也是上厕所脸朝外的汉子不是。”

        田嘉志:“要是小武这样,你是不是会直接怨怼过去,又不是女人,怎么动不动还气气的。”

        田野点头可能会吧,最可能的是不搭理他,生气才好呢,管他因为什么。田小武不开心了,她就开心了。

        田嘉志就用那种你对不起我的眼神盯得田野头皮发麻。这到底是要表达什么呀。

        田嘉志:“你对小武怎么那么自在,我觉得比同我说话还随意呢。”

        田野脑袋上,一万匹马奔驰了过去,我勒个去。

        田野扫了一眼田嘉志,竟然这么说她跟田小武,牙疼呢。

        田嘉志:“论关系,你本来就跟小武更近一些。”

        田野:“论关系,我还跟你领证了呢,我还跟你生了两孩子呢。没有你我认识田小武是谁。”这男人就是吃饱了撑得,没事闲的。

        田嘉志觉得挺有道理的,关键是顺耳。

        不过显然田野不太舒心,心眼小,那也得有点缝呀,这都想的什么乱七八糟的,必须收拾收拾:“天气真好,咱们外面凉快会。”

        田嘉志抱着被子,眼睛等着田野:“不去,”必以为他没看出来,田野那滔滔恶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