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家中宝在线阅读 - 第九百四十一章 嘴欠

第九百四十一章 嘴欠

        田野摇着大蒲扇坐在外屋椅子上面休息。屋里四个睡的倒是死死的。

        田野没忍住有给两人沏壶茶晾上了,醒了喝口解酒还不头疼。

        一直到田大队长媳妇抱着田阳过来串门子的时候,四个人还没醒呢,两孩子都跟着睡的特别沉,田野有理由怀疑两孩子让酒气给熏醉了。

        队长家婶子:“哎呦,这可真是的,怎么还睡呢。”

        田野心说您要是早过来两小时,就知道这两人为什么还睡了。喝多了呗。

        田野:“婶子快进来坐。”

        田大大队长媳妇上上下下的把田野的家给相看了一圈:“跟咱们上岗村比着,院子小了点,屋子大小倒是差不多,不过到底是人家部队,你看这屋子给截断的,可比咱们乡下看着舒服多了,将来孩子大了,也有自己的屋子。”

        田野:“就是没有院子,不能种菜,没有家里方便。”

        队长媳妇:“哎呦,你可知足吧,你们一家子以后都是城镇户口,那可都是吃官饭的。种什么菜呀。”

        田野:“婶子你忘了,我的户口可在上岗村呢。”

        队长媳妇:“哎呦,说起来我也不知道你这户口留在乡下,是好还是不好了。可要是让你把那么大的家业说扔就扔下,别说你舍不得,我都替你舍不得。”

        然后在田野耳朵边说道:“可是比他们这些挣工资的富裕多了。”然后唯恐让外人听到,在自己家里还四处观察观察呢。

        田野跟着压低声音,跟做贼一样:“在哪都一样。”然后想想,自己干嘛这么心虚呀。

        田大队长媳妇:“哎,我呀见识短,也不操这心,看到你们都好好的,我就知足了。”

        跟着说道:“你说当初大志你们刚定亲的时候什么样,谁能想到有今天呀。这日子可真是越过越好了。”

        田野:“婶子以后大伙都会越过越好的,当初谁能想到,咱们上岗村能有今天呀,不愁吃喝不说,手里还能有钱盖房子,置办家业。”

        田大队长媳妇:“可不是吗,要不是穷闹的,当初老二你们也不能有这么个亲事。”这话题没法聊了。

        田大队长媳妇抱着孙子看看里屋的田小武:“婶子想着明天就走了。田野呀,小武我就交给你跟大志了。”

        田野:“婶子放心吧,小武要放在过去那就是福将,你看他这一路顺风顺水的,您还有什么可担心的呀。”

        田大队长媳妇:“别的我也不担心,可就一样,你可得帮着婶子看好了。我能理解许家什么心情,可儿子不能让。他田小武将来就是跟我们两口子回家种地,那也得是我儿子。”

        说的这个铿锵有力。

        田野:“婶子,放心吧,小武那是个心里有数的。”

        说起儿子队长媳妇就一肚子气:“有数什么呀,那就是个没谱的。我就后悔呀,当初把孩子给养的脑子这么不转弯。”

        田野跟着乐。何止脑子不转弯呀,肠子都是直的,这辈子那点心眼都跟自己用了,还是咸吃萝卜淡操心型的。

        田小武揉着脑袋起来:“我妈那骂我,你傻乐什么乐呀,我还能比你脑子差。”

        田野懒得看他,何况现在还糊了一脸的眼屎呀,好恶心,别的不说,脑子肯定比田小武好用。

        田小武过去抱儿子:“妈你怎么带着咱们家阳阳过来了。”

        队长媳妇把儿子给拍开:“快去洗脸,埋汰死了,阳阳可不敢给你抱。”

        田小武拿起水壶就给自己倒水往嘴巴里面灌,比较满意的看着田野:“这水还不错。”

        田野:“你要是不开口,这水还能更不错呢。”

        田嘉志揉着脑袋出来,喝大了,看到田野有几分心虚,好像这两天就没清醒的跟田野说过几句话呢。

        田野给田嘉志到了一杯凉茶:“解解酒,真的不能在这么喝了,我认真地。”

        昨天田嘉志的保证那就算了。

        田嘉志更心虚了:“哎,好好好,怎么就又喝多了呢。”

        田小武横眉怒目的就要怨怼田野,能耐了,都敢管自家爷们了。

        才要开口,脚底下就被田嘉志给踢了一脚。

        田小武那都是蒙的,哥们干什么呢,他可是为了哥们出头呢。

        田嘉志一口干了杯子里面水。搂着田小武的脖子就出去了:“走洗洗脸清醒清醒。”

        田小武脸色难看,出门就跟田嘉志内讧了:“干嘛呢,哥们那是帮你呢,现在你不管她,过两天她能骑你脖子上拉屎,男人嘛,喝点酒怎么了。她还敢大声说话了。”

        田嘉志:“去,那是我媳妇,管我我乐意。”

        田小武气的白瞪眼:“喂,我可给你较劲呢,你那是什么态度。”

        田嘉志:“我们两口子,较劲做什么,本来就是我不对,以后喝酒别叫我呀。”

        田小武气急败坏:“田嘉志,我就没看出来,你还是个怕媳妇的,你给咱们爷们丢不丢人。”

        田嘉志洗脸:“露脸也不在这上,我也没见你跟你媳妇较劲呀?”

        田小武:“我媳妇跟你媳妇能一样吗,我媳妇什么都听我的,从来不限制我喝酒,我爱干嘛干嘛。”

        田嘉志:“你亏心不亏心呀,你给我摸着胸口再说一遍。”

        田小武:“我真是了个去,你个不知道好歹的,哥们白给你挣口袋了。”

        田嘉志直接把水盆里面的毛巾拧干,仍在田小武的脸上:“擦擦吧。”

        说完就进屋,在媳妇跟前讨好卖乖去了。

        田小武气的脸上冒黑气,这不争气的玩意。

        两人的眉眼官司,田大队长媳妇跟田野在屋里都听见了。

        田大队长媳妇:“亏得你这么多年都不跟小武一般见识。”

        田野实事求是的说道:“他就嘴欠。”做出来的事还成。

        田大队长媳妇:“可不是,可欠了。你说这孩子从小就心眼好,性子真,可就是嘴欠,能气死你。”

        田野:“小武从来都不气您,您着急什么呀。”

        后半句是,那点欠劲儿都用她身上了。

        田大队长媳妇都被田野怨怼的语气给逗乐了。

        田嘉志进门就听到这么一句,跟着讨好的说道:“以后小武在怨怼你,我帮你收拾他。”

        田野一张脸呀,都要撇到院子外面去了,帮我怨怼田小武糊弄谁呀。当我小孩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