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家中宝在线阅读 - 第八百七十八章 上门闹事

第八百七十八章 上门闹事

        田野不太爱听,说她什么她都能当唱歌,还没花门票,可就不能说孩子。

        看看墙根的大石头,在看看两孩子,孩子小呢,放鞭炮田嘉志都不让在孩子耳朵边,别说铛铛的凿石头了。

        所以朱老大那是捡了便宜了。田野冷哼一声。

        朱老大媳妇也不像平时死气沉沉的样子,热热闹闹的在院子里面张罗开了。

        田野嘴巴发酸,人家男人回家了呢。家里可真不一样。

        不过朱家就那点风水,没有一会就吵吵起来了,让田野说连顿饭都没吃消停。

        原因很简单,朱老大媳妇抱怨吃喝不好,孩子没奶。

        牛大娘气的骂儿媳妇没出息,多好好东西都给她吃了,连个孩子都喂不饱。

        朱老大给闺女买回来的奶粉,朱大娘心疼太贵了,绕来绕去还是那句话,婆娘没出息。

        吵吵的时候,他们家孩子哭的撕心裂肺的。

        田野看着自家两小娃娃困了,要跟着一起三重唱,赶紧的把孩子给抱屋里去了。

        听热闹可以,跟着学就算了。大门,窗户都关严实了,听不到外面的动静,孩子喂饱了就睡着了。

        田野也没心思去管朱家的破事了。

        在屋里把那些打磨好的木板,木棍拿出来,给孩子拼手推车,暖和了能推着孩子去外面玩。

        田野就没想到,朱老大还敢登自家门,这得多不要脸呀。

        牛大娘那么喜欢看热闹的人,只能在屋里带孩子,可是着急坏了。

        田野自己一个人对着外面的朱老大:“你有什么事。”

        朱老大看到田野,有点失神,这人变化太大,要不是田野开口,朱老大都未见的敢认。

        要是自己当初也考上了大学,是不是也有这么大的变化,朱老大真的没想别的,就是在感慨,人生际遇呢。

        田野皱眉,被这盯着,心里膈应,直接动手要关门。

        朱老大:“咳咳,我过来就是要问问你,你是不是欺负我我媳妇了。”

        田野我勒个去,你算那根葱呀,敢为你媳妇撑腰踢门了。

        田野:“你家大门口,我一个脚印都没送过,要是欺负了你媳妇,那只能说你媳妇自找的,自己过来让我欺负的。”

        朱老大气的脸红脖子粗的,偏偏就这么粗俗的人上了大学,老天爷没眼呀:“田野,你别太过分了,好歹是一家子。我可是你大伯子。”

        田野:“你姓朱,我姓田,我田家门第还成,没你这样不肖子孙。”

        牛大娘在窗户边上都噗嗤笑了,差点把长宝给乐醒了,赶紧拍拍孩子,哄睡觉。

        朱老大气急败坏:“你不可理喻,我告诉你,别以为他们孤儿寡母的你就敢随便动手欺负了。”

        田野:“你还没死呢,他们算不上孤儿寡母,当然了我想说的不是这个,我就想告诉你,你就是在家,你们两口子一块出来膈应人,我也该怎么收拾怎么收拾,告诉你,告诉你媳妇,不能打的主意就别打,不该占的便宜就别占。欠抽就尽管上我田家大门。”

        那个落地有声呀。话音落地田野还往前走了一步,把朱老大给吓得后退一步,田野顺着劲头就把朱老大从门槛上推门外头去了,还坐了个大屁股蹲。

        那个大快人心呀。

        朱老大:“你个粗俗的泼妇,一身的乡下泥腿子气息,你简直。”

        田野:“泥腿子怎么了,你家往上数三代,你敢说不是泥腿子,你这叫什么知道吗,数典忘祖,我都替你家祖宗丢人。”

        朱老大气的手都哆嗦了,爬起来的时候,还踉跄了那么一下。

        田野叉腰站在门口:“别管你过来想做什么,告诉你,没门。没商量。”

        吧唧就把大门关上了。跟朱老大废话,自己不是傻吗。

        在看自己插着腰的三八步,赶紧把手放下了,摸摸头发,哎呦怎么这个形象呢,都是朱老大这个蠢货害的。

        牛大娘:“丫头呀,你怎么不让他说清楚了呀,就不怕是好事。”

        田野嗤笑:“他们家就是好事,我都不沾边。”

        能躲多远躲多远,那才是最明智的选择。

        结果就这样,田野还卷进了是非里面了。

        隔壁朱老大媳妇嚷嚷上了,你怎么就看她眼睛都直了,你可别说刚才你半天没说话,不是看她你做什么了,我就知道那不是个好东西,骚狐狸精。

        别欺负我不是村里人,不知道你们那点事。

        田野气的眼睛都瞪大了,我就是有骚狐狸的本钱,我能看上朱老大。真是没法好好地说话了。

        怎么那么想过去把这两口子吊打一顿呢。

        牛大娘看着田野青红不定的脸蛋:“那个,你是什么人大伙都知道,没人听她的别生气。再说了谁年轻时候还没点事了”

        田野瞪眼过去,我跟朱老大能有什么事。

        好吧,那是不能提级的魔咒,田野觉得要委屈死了,她真的从头到尾都没有瞧上过朱老大的,当时那不是逼不得已吗。跟谁能掰扯清楚这事呀。

        越听越闹心,这种事情人家不找上门,你还能过去跟人家说我看不上你家男人吗。真是窝火。

        田野都没有给两孩子喂奶,怕孩子吃了火奶。

        结果朱家闹腾大半天,朱老大两口子还拉拉扯扯的过来敲门了。

        田野觉得挺好的,正愁跟他们说不清楚呢。

        开门,朱老大媳妇挑衅的站在门口:“让大伙说说有你这样勾搭大伯子的吗,你们就是欺负我外来的呢。你还有脸把我给推出大门,看我好欺负吗。”

        田野从大门口迈出来,朱老大媳妇就后退好几步,明明跟朱老大闹别扭呢,还躲到朱老大身后去了呢。这诚心过来闹事的。

        田野:“当着大伙的面,我今把话撂着,村里村外,相过亲的男女多了,有成的,有没成的,没有见过你们家这样的,真当你男人多金贵呀。告诉你,我看不上他。”

        朱老大媳妇:“你说看不上就看不上呀。”

        田野:“我不光说,我能给你证明的。”

        上岗村的人都乐了,这还能证明吗,这上过大学的果然不一样,什么都讲证据,不过这种证据原谅他们见识少,真没想通透,怎么证明。

        朱老大媳妇也有点蒙:“你竟然还有证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