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家中宝在线阅读 - 第八百七十一章 产业

第八百七十一章 产业

        朱会计心口都疼:“老二呀,你别担心,这事可不是他想怎么地就怎么地的,盖房子,那也得大队批呢。”

        跟着恨声说道:“他也不怕被村里人戳脊梁骨呀,他怎么这么敢想呀。”

        田大队长:“老二呀,别担心,这都不是事,根本就烦不到田野头上,咱们上岗村这么多年的好风气,就不能在这块扒豁子,回头让人指着咱们村人的鼻子骂不厚道。”

        侵占人孤女家产,那不就是让人戳脊梁骨吗,一个村的人都得陪着吃瓜唠。

        田嘉志:“叔,家里就托付给您了。”

        跟着对着朱会计:“叔,你侄媳妇,孙女孙子您可得多照看点,家里要有个什么事,我鞭长莫及,全靠您了。”

        王大牛在那边叹气,他这个没爸的就够苦的了。可谁知道,老二这个有爸的比他还苦呢,好歹他爸就等着他给烧两纸钱,不算计他呀。

        田大队长挥手送走了几个人。

        田嘉志到了公社那边,就没消停,他可是不光在田大队长跟朱会计这里做防备,关键问题还得从朱家内部把这事给瓦解了。

        田野带着孩子呢,可不能让朱家恶心到田野头上去。

        田嘉志直接去找朱小三了。

        朱小三:“二哥。”这次真高兴,还有三两个月他就要大考了,到时候海阔天空。他就是没有个招亲的女人,也能跟二哥一样自由翱翔。

        田嘉志:“怎么样。”

        朱小三:“放心吧,没问题。”

        跟着说道:“小四给我寄过来许多的书本还有重点,都是在咱们公社这边接触不到的学问,肯定没有问题的。”

        田嘉志看着跟自己个头差不多的兄弟,没长歪,真的挺安慰的:“那就好,好好学吧。”

        朱老三:“二哥你这就走了呀,大侄女跟大侄子该长大了吧。”

        田嘉志:“礼拜天你回家的时候能看到,他们这两月在家里呆着。”

        朱小三:“二哥你找我有事吧。”不然哥两不会这么废话。

        田嘉志:“你正在考学的关键时候本不该找你的。不过家里的事,也就你能搀和了。爸要盖房子你知道吗。”

        朱小三眉眼耷拉下来了:“没听说过。”

        她妈跟他说供他上学就不容易了,哪有钱盖房呀。

        田嘉志:“爸还要占你嫂子家院墙那边三五米,说是房子要往大盖。”

        朱小三咬牙切齿的:“二哥这事交给我吧,家里的房子有我一间呢,我要不说拆,谁也动不了。”

        田嘉志:“考学要紧,分清主次。”

        朱小三:“放心吧,我把这事拖到考试以后。”田嘉志走了。

        朱小三仰天长叹,本以为家里有钱了,日子舒坦了,就能大家都消停点,他想的太好了呀。

        你说放着这样的哥哥嫂子,还见天的往死了得罪,也不知道他爸妈是真精明还是假精明。

        可叹他呀,这么多年为了跟家里人周旋费了多少的精神呀。

        要是用在学习上,不说也罢。

        田嘉志给家里上了双重保险,心里多少踏实点。拖到考试以后,田野都跟她随军了,家里的事情,有田大队长顶着,烦心也烦不到田野的头上。

        田嘉志就不知道,人田丰等朱小三考试以后,还有大招给朱家备着呢。

        朱家盖房子,且等着吧。

        田嘉志去省城,先带着朱会计跟大舅子见面,买房子的事情一直都是田丰帮着张罗的。

        在一个人均月收入三五十块钱的年代,上岗村又出来一个要在省城买房子的,这事本身对田丰的冲击力就很大。

        听说南方那边发展的好,很富裕,很多人都想着去南方闯闯看,可让田丰说,如上岗村这边,老老实实种地,也挺富裕的。

        你看看人家朱会计,穿的衣服虽然没有补丁,不过普普通通的一身乡下人衣服,可人家手里拎着的袋子里面愣都是钱。

        没有别的目的,就是要花出去。手里拿着不踏实。

        田丰好半天才从跑神里面回来:“叔,你有什么条件没有呀。”

        朱会计:“没啥条件,要是可以跟田野那边近点,好歹有个照顾,最好有铺面,好歹能贴补点。”

        这条件还成,田嘉志:“田野买房子的时候,那边不太热闹呢,可近一年来的,省城人多了,那边跟着都热闹了,宅子比田野买时候可是贵多了。”

        朱会计:“那肯定是,田丰呀,叔信你,合适就定下来。”

        田丰真是没什么好说的了,田大队长媳妇跟着一块过来的,听说朱会计过来省城买房子的,嘴巴半天都没有合上,人家比她可想的还早呢。

        朱会计:“嫂子,这事肯定瞒不过田大队长,不过咱们自己知道就成了,我也是手里有两钱看着忒闹心的慌,才弄到这边花了的。”

        田大队长媳妇:“我懂,我懂,他叔你放心吧,我不多嘴,在村里一句不说。”

        朱会计:“哎。”

        田丰看着都闹心,要不是知道村民朴实,这钱来路正当,还当这钱来的不是正道呢。

        田丰办事挺靠谱的,人家就没随便糊弄,找了好几处老宅子呢,带着朱会计转了转,田大队长媳妇跟着边上看,看的怪认真的。

        朱会计跟田丰都说,这可真是一个村出来的,帮人看宅子,看的这么用心。

        结果等朱会计定下来要哪出宅子,人家田大队长媳妇就把田丰给拉一边去了:“咳咳,田丰呀,婶子跟你商量点事。”

        田丰:“您说”

        田大队长媳妇:“刚才朱会计没瞧上那宅子,你给婶子说和下来吧。”

        田丰被刺激的过了,激动不起来了,这要是当牙婆的节奏呢。

        可不是现在没有中介那一说,在过去,他这行为那就是牙婆。

        田丰:“婶子,买宅子呢,用不用跟队长叔商量一下。”

        田队长媳妇听说房子越来越贵了,一咬牙:“不用,你叔跟你朱叔,一块打交道半辈子了,分不开,有你朱叔带头,他肯定同意的。就是婶子带出来的钱不多。”

        田丰:“没事,没事,婶子你要是看得中,咱们就先说下来”

        田大队长媳妇咧着嘴笑,哎呦以后在省城他们家也有房子了。想想怎么那么得意呢,有点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