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家中宝在线阅读 - 第五百一十五章 聚散两依依

第五百一十五章 聚散两依依

        叹口气,干活吧。背着框子碰上从大队回来的朱大娘,朱大娘看田野的眼神都飞刀子:“真看不出来,你心眼算计那么深,故意说我们家老二瘸了,是不是在背后看我笑话呢。”

        田野嗤笑:“大娘,那也得你给力,让我有笑话看呀,亲儿子,你厚道一点,别说我,整个上岗村都没有笑话看。”

        说完背着框子就走了,朱大娘是不是忘了,可不光是自己看了笑话,你怕儿子拖累,三番两次的闹腾,整个上岗村都看着呢。

        嫌弃自己磕碜的不到位,你就闹腾吧。

        朱大娘被田野气的胸口涨得慌,咬咬牙没敢在外面闹笑话,回家摔打去了。

        朱小三昨天就用朱老大的亲事,把朱大娘给劝住的。原话就是,你闹腾的二哥媳妇不舒坦,大伙就说咱们家刻薄,婆婆不好伺候,听说大哥正说亲呢,可别黄了。

        朱大娘就老实了,朱小三掐朱大娘的咽喉现在一掐一个准。

        他都在想,是不是为了让他妈能消停点,别招呗他二哥二嫂麻烦,让他们家老的亲事多拖几年呀,不然往后拿啥劝他妈呀。

        在他二哥那应下的事,还得想别的法子。哎呦,为难死了。

        田嘉志这些日子见天的望着天上的日头过日子,盼天黑,嫌夜太短,最好想要太阳从此不在地平线升起来。

        可花儿谢了明天一样的开,太阳落了,依然该咋升起来咋升起来。这好日子说到头就到头了。

        田大队长跟朱会计知道田嘉志明天就走了,晚上都过来说说话,以往都是田嘉志晚上去这些人家走动的,拜托人家照看自家媳妇点。

        有些东西不知不觉的就变了。已经开始是别人来他家串门了。

        田大队长:“有个事跟你说一下,等今年的公粮交了,就要分产到户了,丫头的意思不怕受累,要多包一点土地,你啥意思?”

        田嘉志:“我舍不得她干活,要是我说了能算,我那点津贴就够她吃喝了。”

        说的这个实在,这也忒黏糊呀。没见过这么奔放的爷们,都说背后娇妻,你说这孩子说的这个不害臊劲儿的。

        田野在田嘉志背后使劲的掐了一把,这事敢瞎撂话,她可跟他真急。

        田嘉志:“叔,晚上我们合计合计。”

        朱会计:“要我说呀,就跟大伙一样就成,多了也伺候不过来。”

        田野还是没吭声,意思挺坚持,想要好多地,好过山头。

        田大队长:“好了,这事你们自己合计,老二出门可得注意点,立功咱们大伙都跟着你骄傲,可你要是真的有个好歹的,受罪的就丫头一个人,你可得自己算计清楚了。”

        田嘉志:“叔,我明白的,我心里有数。”

        朱会计:“对,人在比啥都强,到外面可别逞强,啥都不如你好好的实在。”

        田野听着顺耳,出去就给屋里端了一大簸箕炒栗子进来,意思边吃边说,朱会计这个细心人,立刻就乐了:“看吧丫头也是这个意思,这都用实际行动支持我们的说法了。”

        把田野给臊的脸色通红:“刚才栗子没熟呢。”

        好吧,这话说了大伙就跟没听见一样,该怎么笑话这个新媳妇怎么笑话。

        田大队长媳妇笑的最欢。送走这些人都半夜了。

        田嘉志心里埋怨,这些人可真是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不知道春宵苦短呀。

        明天就走了,再回来,在抱媳妇不知道啥时候呢,咋好意思呆到半夜呀。

        关上大门抱着田野就不撒手了。珍惜时光,田嘉志就是从这时候就体会到的。而且体会颇深。

        田野仰头望天,不矫情的说,也挺珍惜的,头一次生出来那么一点,舍不得田嘉志走的意思。

        可要说照人家歌里写的一样,送情哥送到泪儿留,估计她没这根神经。这辈子也到不了这个境界的。

        顶多期盼田嘉志的单位,假期能够长一点,弹性一点,人性化一点而已。

        田嘉志闻着田野身上的香味,身上都是生理反应,不舍得挪开。

        田野放松身段,昂着脖子看夜空,心里都是浪漫情怀,精神很在状态。

        呵呵男女之别,能走在一个道上的少呀。一个精神满满足,一个生理反应,都有反应也算是异曲同工吧。

        半夜田嘉志恨不得把以后不在家的日子都给补上,一身的精力恨不得用光。

        田野就想说,明天还起早呢,能消停会不。知道什么叫来日方长不?

        想到两人今后很长一段时间都是聚少离多,这么说有点不人道,算了,感谢自己体力好吧,换成娇弱点的媳妇,怕是都要委屈死了。

        第二天,天还没亮呢,三大爷就套车在外面招呼了。

        幸亏田野昨天晚上就把饭菜弄出来,早晨起来煮一锅饺子,招呼三大爷一块吃一口,三人才出门。

        田嘉志舍不得田野折腾:“你在家吧。”

        田野:“三大爷跟着呢,来回都坐车,走吧。”

        好吧,田嘉志想跟田野多呆一会,昨天光顾的做重要的事情了,那么多想说的话还没说呢。

        田嘉志:“对了,你非得承包那么多地呀,一个人在家种不过来的。”

        田野:“我花钱找人跟着一块种。”

        田嘉志瞪眼:“你要顾长工,当地主。”

        田野瞪眼,意思差不多,这时候能这么说吗。作死呢:“我那是给乡亲们找点副业,丰富一下收入。会不会说话呀。”

        田嘉志闭嘴了:“真想折腾呀。”

        田野都没搭理他。还是村口,送别的还是那么几个人。

        田嘉志跟队长说:“叔,我不在家,田野你多照看点,她要折腾就让折腾吧,您受累多帮她周全点,左右有我这点津贴顶着呢。”

        意思不怕田野折腾,这可这是新好男人。

        田大队长:“知道,放心吧。”

        朱会计能说啥呀。他们朱家孩子说到底那也是招到田家的,田家姑娘要折腾,老二除了顺着,支持,也没别的法。多少有点替老二委屈的。

        这要是娶到家的媳妇,能这么惯着吗?

        田野送田嘉志到公社,三大爷赶车,田嘉志路上光补觉了。

        昨天晚上那是真的辛苦熬神了。

        马车晃晃悠悠的也让人犯困。田野强撑着才能跟三大爷说说话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