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家中宝在线阅读 - 第四百六十八章 内斗

第四百六十八章 内斗

        不说别的,当初被张月娥攒对着给部队写信的时候,出了事,张月娥就没少挤兑她。没少拿她给田嘉志写信的事情给她自己挡锅。

        郭晓梅当时没说什么,不过背地里就开始防着张月娥了。

        两人当初一起复习的时候,郭晓梅没少看到张月娥自己做题藏着掖着的。

        所以她比张月娥学的更刻苦,憋着劲的要在这上踩张月娥两脚呢,就没见过这么里外不一致的人。

        张月娥也不是吃素的,郭晓梅不是用考上大学来挤兑她吗,她就专门往田野跟前凑。

        郭晓梅你本事,你跟人田野比呀,你那么看不上人田野,还不是让人家稳稳压你好几头。

        他们从公社那边来上岗村的时候,谁没看到公社门口挂的大红绸子呀,上面贴着大大的几个字上岗村田野呢。

        人家还是上岗村的劳动女能手,考试成绩县城都排上名号了。

        好吧就这么弯弯绕绕的关系,田野出门碰不上人的时候太少。

        尤其是这两女知青。

        张月娥还好点,人家不喊口号了,就看戏。

        郭晓梅都不用配角,自己一个人光脸部表情就是一出面部喜剧。

        每次看到田野那心情,那脸色,绝了。

        田野开始还暗爽过两天,啥叫打脸呀?这才叫用实力打脸呢。

        你不说我配不上田嘉志吗,你不说我村姑吗,你连村姑都不如,文武都压你抬不起头来,在我面前你都是渣渣。

        看郭晓梅的时候,特别觉得腰板硬实。

        不过没有两次也就过了这个火了,见天的看着这么两人拿自己斗,心烦呀。

        收工回家,张月娥扛着锄头过来:“田野同志,还有些日子就要去省城上学了,你还来大队出工呀。”

        田野眼睛都没有抬:“嗯”了一声。

        张月娥也不当回事,这人向来都能自说自话。

        到大队门口的时候,碰上了郭晓梅,张月娥笑呵呵的打招呼:“郭晓梅同志,你的事情还没有办好吗。不是说这两天就要回城了吗?”

        郭晓梅看到张月娥身边的田野,到嘴边的,好好学习,就不用下地的话,立刻就憋回去了。

        咬咬嘴唇:“等你考上学的时候,你就知道,这户口多难弄了。”

        张月娥脸色涨得通红,立刻就偃旗息鼓了。

        田野摇摇头,这两人当初在村里多好呀,见天的形影不离,好吗原来都是面和心不合,内里藏奸的主。

        还不如男知青那边呢,人家张亮同样考上大学了,也就是丁卯酸两句,过后几个男人喝顿酒,流着眼泪把张亮送走了。

        吴峰更干脆,我就不是走这条路的,我跟哥几个比不了。

        他们走的都是城里的名额,没有走村里的名额,不过为了红旗公社面上好看,所有考上学的知青,都在公社外面的墙面贴着呢。

        一个公社走十几个人呢,也算是很出息的了。

        当然了更出息的还是他们公社自己的五个。

        所以田野他们都是有物质奖励的,而知青们考上了也没有,不过在转粮食关系的时候,也没人为难。毕竟红旗公社用人家的名声宣传了。

        张月娥咬着牙笑笑不经意的说道:“回头郭晓梅同志可得好好跟我说说,明年我考上的时候,就用的上了。”

        人家也是很有自信的。

        郭晓梅:“那张月娥同志可要好好地在学一年了。可惜我要去上学了,不然肯定帮助张月娥同志共同进步。”

        田野不愿意听他们两个扯犊子,迈着步子就回家了。

        张月娥同志:“田野同志,你跟郭晓梅同志都考上学了,不一块走吗,毕竟省城可是老远了。”

        郭晓梅脸色立刻就黑了,她就考上一个县城的师范。才成立没多久,也没啥名号呢。去省城都没她的份。张月娥故意踩她痛脚呢。

        田野:“听说大队长要找人写标语呢。”

        张月娥立刻就不纠缠了,这事她向来积极,她还得在村里呆一年多呢,光跟郭晓梅斗气可不成。

        郭晓梅:“别走呀,要我说,考学怪为难的,你年岁也不小了,咋还不跟朱大壮同志先把亲事定下来。”

        张月娥脸色都变了:“你说什么呢,你怎么随便编排人。”

        连田野都回头了,原本的时候觉得郭晓梅这人,顶多就是没眼色,不知道天高地厚,没想到这人心眼还这么坏。

        好歹跟张月娥那也是一块两年多的闺蜜呀,转眼就这么坑人,想没想过,没准她一句话就坏了人家张月娥一辈子呀。

        在怎么讨厌对方,到底在这种环境下,陪伴了好几年呢,到这份上吗?

        话说回来,这人都能明知道人家有媳妇还上赶着往前凑,勾搭有妇之夫了,能是什么好东西。

        到是自己提防的不够了。原来人心可以这么坏,损人不利己的事情也干的这么积极。

        郭晓梅跟张月娥可没人管田野这边了。

        对于张月娥来说,在考一年不算什么,只要她有这个心,早晚能考上。

        危机就是在上岗村,有朱家朱大娘,朱大壮这两人。

        朱大壮要是考上了,朱大娘看不上她啥都好办。可朱大壮没有考上,媳妇没有着落,谁知道啥时候一把火烧到她身上呀。

        整天的心神不宁呢,郭晓梅还敢火上浇油,生怕朱大娘把这茬忘记了是吧。

        张月娥能让郭晓梅在屁股后面当两年跟班,那就不是个缺心眼的。

        一不做二不休,对着郭晓梅就抓过去了,我叫你欠,我叫你坑人。

        张月娥就想了,换成村里随便一个人说这事,她顶多跟人解释两句,跟人动手,她一个外来的姑娘,分分钟钟吃亏的。

        可郭晓梅不一样呀,两人都是知青,有本事就自己打,人家村里人顶多拉拉架,不会偏帮着一个。

        刚好把这事闹腾起来,让人都知道自己的态度。不用在这么战战兢兢的了。

        可不就下黑手了吗,正好把这两天的怨气发泄发泄,心说叫你在我跟前嘚瑟。

        郭晓梅猫爪了一样,嗷嗷的叫唤:“张月娥你疯了,你敢动手。”

        考上大学,自觉高人一等,娇气了,穿的衣服那就不适合动手,可不就吃亏了吗。

        张月娥不光打,人家嘴巴利索的说着呢:“我叫你嘴欠,我叫你诬蔑人,谁跟朱大壮有关系呀,你给我说清楚了。”

        不说清楚就要揪着头发打死人的节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