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都市言情 - 在不正常的地球开餐厅的日子在线阅读 - 第五百二十四章 副作用

第五百二十四章 副作用

        张桐一直相信食物这种东西是人际交往中最适合打开突破口的一种手段。尤其是自己和江华这样的外乡人,贸然在这个小村子弄些情报什么的也不太好。

        而且张桐的本职工作就是个厨子啊,收集情报影响判案之类的事情应该是江华和林杰这样的人来做的。自己只要负责好后勤就好了,所以张桐觉得自己准备了一袋麦丽素,这还是自己出发前特别制作的,花了好几个小时呢。

        “这麦丽素是你自己做的?”

        “对啊,不然怎么会连包装都没有。”

        “但你不是说你不会烘焙吗?”

        “麦丽素也不算面包蛋糕啊。”

        “唔……是这样的吗?”

        “当然,冷加工的甜食自然不算烘焙。”

        “好有道理。”江华觉得张桐说的话逻辑毫无破绽。

        “不过你的这个麦丽素闻着很香啊。”

        “那是当然,我用的是法芙娜巧克力。贵死了,一斤要一百多块,还是半成品的烘焙用巧克力。德芙的成品巧克力一斤才卖五十呢。我特别在外面酒店开了个房间制作这些东西,省的把你家的厨房弄的乱七八糟的。”张桐一副非常为江华家的卫生着想的模样。

        江华闻着袋子内浓浓的巧克力香味不疑有他。话说回来麦丽素这种东西外面卖的确实不是很好吃,主要是不舍得用好的巧克力涂层。用代可可脂制作的巧克力涂层口感极差,有一种难以形容的虚假味道。

        “来来来,大家吃点零食。”张桐带着一袋子的麦丽素分享给正在榕树下烤火聊天的村民们。

        其实村民们也是闲的蛋疼,尤其是那些在大城市打工工作过的人回到乡村之后会很不适应。因为在双庆这样的大城市晚上七八点还算是晚饭点呢。而在这样的小村庄就已经差不多要到睡觉的时间了。这么早他们怎么睡得着啊。

        而且想要刷手机看看抖音啥的,发现虽然村子里有但是信号很卡根本看不了视频。最多只能看看说的样子。

        一帮睡不着的青壮年才会凑在榕树下烤火聊天,也因为这些常年在外打工的人好不容易回家一趟,大家凑在一起聊天也挺有意思的。而家中的孩子很久没有见到父母了,所以也腻在父母身边。

        所以这大榕树下面汇聚着好几十号村民。本来大家对外来的江华和张桐多少有点抗拒。

        因为江华穿的一身警服(普通村民也分不清民警法警和特侦部门制服的差别),看着这两人就像是要来抓罗家有的。

        他们有些不太想接张桐手上的麦丽素,不过村里的孩子就无所谓了。虽然说这些年中国经济好转,但也没有好转到让偏僻山村的留守儿童能随意吃的起高级巧克力的程度。

        大多数留守儿童的生活还是比较拮据的,跟随者爷爷奶奶外公外婆生活在乡村。基本上是没有零花钱的,就算是父母寄了一些钱回家,家里的老人大多数也是把钱存起来,只留下必要的开销。

        零食这种东西一般情况下大概一个月就只能吃上几次而已。而且单价都会被控制在五元之下。像张桐手上这种一百多元一斤的法芙娜巧克力制作出来的麦丽素对于农村孩子,不,应该说对于很多城市的孩子来说都能算是奢侈品级别的零食了。

        浓郁的巧克力香味弥散着,孩子们闻着巧克力的香味直流口水。如果说这个世界有哪一种食物是通行全球并且迅速被所有人接受的,那么巧克力是当之无愧的翘楚。

        张桐让孩子乖乖站好,然后按人发麦丽素。

        巧克力这种东西幸亏不是中国的原产地,不然多半也会被归类到中药中去。因为巧克力确实有自己独特的疗效,比如说安定情绪缓解焦躁。而且绝大多数应该都有过心情不好的时候吃巧克力可以舒缓情绪的感觉。

        张桐用麦丽素打开了众人原本坚实的壁垒。孩子吃了好吃的麦丽素送到家长嘴里,家长也跟着一起吃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高级巧克力的关系,或者是张桐制作麦丽素的时候有特殊的操作手法。反正这种麦丽素丸子入口即化,香甜可口,回味有一股浓浓的巧克力味,香味直冲脑鼻。

        吃了这些麦丽素之后,江华感觉村民的态度明显好多了。

        她挠了挠头:“你的麦丽素真的这么好用的吗?”

        张桐摆摆手:“巧克力嘛,可以缓解大家紧张的情绪的。情绪舒缓了,大家就好说话了嘛。”

        张桐这话还真的没有说错,只从吃了张桐的巧克力之后,村民们的态度好了很多。江华想着帮林杰一把,也就好好的和村民打听了很多关于罗家有的事情。

        在村民的口中罗家有是个好青年,还没有结婚,不过对人很不错。在双庆打工干木匠活。也不是什么手艺很好的家具木工,就是个日结的装修木工。不过现在装修木工打打枪钉做做切割一天也有两三百块的工资。就是很辛苦,而且装修材料多少都是有毒性的。毕竟装修板材里面都用了大量的胶水粘合剂,这其中就有大量的甲醛。现在装修中板材中的甲醛甚至比大品牌的环保涂料都要高。

        再加上很多普通木工根本没有任何工作保护意识,所以连口罩都不带的直接工作是常态。

        不过能赚得到钱,所以很多人也不太在意。罗家有一年也能带回好几万存款回家。他已经准备要在镇子上买房子了,反正他的手艺在镇上买房子不难,也不用在乎口粮和土地的问题。

        而罗家二叔不一样了,罗家二叔已经是快六十岁的人了。这个年纪没有子女,去镇上的话基本上也找不到工作。而且失去了土地也就没有口粮,在村里每年农余卖几千块再加上国家补贴的几千块,罗二叔还是能生存的。而去了镇上是要饿死的。

        这也是很多老人不想去镇上生活的主要原因,年轻人可以去打工。但是五六十的老人就算是想要工作,一般单位也不会要的。再说了镇上也没有那么多工作岗位提供给这些中老年人。他们已经习惯了在家乡这样的生活,让他们现在离乡背井的去双庆这些大城市打扫厕所扫大街,那日子可能过的比现在还要辛苦。

        就算是有子女的,但是有的老人也不想给子女添负担。毕竟在农村自己种地自己吃,两个老人一个孩子一年的口粮要是在镇上买就算是在抠搜也要一两万才能保证吃饱。再加上农余产品和国家补贴的几千块,看着不多,但对农村人来说不少。毕竟背井离乡的去双庆扫大街一年也未必能存下来一万块。

        如果在镇上找不到合适的工作,那么老人们情愿待在村里住。不然的话去镇上日子可不一定会比现在好过。罗中就是骗了罗二叔,说给他在镇上找了个收发室看大门的工作,工作不累,一个月有一千五还包吃住。

        罗二叔一听这个条件就心动了。到镇上不算离乡背井,毕竟也就是十公里的山路,慢点走也就是三个小时就到了。包吃住每个月一千五,自己省点的话一年能存一万多。自己年纪也大了,现在还能工作。自己没有子女,就要趁着现在这十年还能干得动多存点钱。

        出于对罗中这个侄子的信任,罗二叔把户口给了罗中。罗中说要用这个去帮他办入职的手续,办好了就可以去工作。结果罗中去了一个月,最后怏怏的回来说没办成,他们需要更年轻的人手。作为赔礼,罗中从镇上带了一瓶酒来。

        罗二叔对没能弄到这个工作是有点失望,但想着这世上也没有一定能办成的事。再说自己也没损失什么,罗中事自己侄子,还帮着自己跑了这么久,最后还带了瓶酒来赔罪。那自己也就不好说什么了。

        本来这事都已经过去了,但碰到了罗家有。罗家有是做装修的,本来是在双庆那边干活。快到年底的时候有朋友介绍了他家附近镇上有个装修活给他干。虽然钱比双庆少点,不过做完了刚好直接回家,也不用挤着春运的大巴车回家。罗家有一合计也划算。

        而他装修的房子正是镇上的福利房,在和房东的几次闲聊之中罗家有慢慢得知了真相。这房子居然是用自己二叔的指标买的。所以房子装到一半他就急忙忙的跑回家问了罗二叔:“你把指标卖了?”

        “啥指标啊?”罗二叔一脸茫然。

        罗家有弄清楚了前因后果,对于罗中所做的事情非常不齿。看着罗二叔蒙在那里口里念念叨叨的说:“小中不会骗我的,他是我亲侄子啊,他不会骗我啊……”

        当时罗家有怒从心头起,从家里后院抄起了一把锄头就去找到了罗中家。没有说上两句两人就打了起来。罗中进了医院,罗家有现在被禁足在家里。

        老支书做了担保才没让派出所直接把他抓走,不过也派了村里两个年轻人守在罗家有家附近。

        罗家有待在家里心绪不宁,因为他爸给他带来了一个消息:“法院来人了。明天就要审理你的案子。我听说了,罗中他妈已经去他们村子叫人去了。要是明天你不被判坐牢,他们家的人怕是要当场闹事。”

        “我……我……没想要下重手,我就是吓唬吓唬罗中。”罗家有眼神涣散:“让他把中介款给退了,让人把指标还回来。是他想要来打我,我就挡了一下,不是故意要打他的。”

        “你帮你二叔出头,我不说什么。是罗中这小兔崽子做事不地道。你别怕,村里人都是站在我们这边的。罗中他妈就算是叫来一两百人也没用。比人多我不怕她家。我已经和你几个叔叔伯伯商量好了。要是故意给你判重刑,我们不会依的。都要闹,闹起来谁怕谁。”罗家有的父亲也很拧。

        而在十五公里外的汪家寨,罗中的母亲汪梅花正在娘家哭诉着罗中被人打的快死了,现在打人的还不能判刑云云。罗中的几个舅舅听着没有说话,但是胸口起伏剧烈。

        “欺人太甚!”

        “我是知道了,派出所和稀泥呢!他们怕带走了罗家有,罗家村的人闹事不同意。难道他们知道罗家村的人会闹,我们汪家寨的不会?”

        “老三去召集人,明天不是要开庭审理吗?!把亲戚朋友兄弟都叫上,有一个算一个,去一个我一人发五十块。把我外甥打的这样重伤,要是不判个十年二十年我是不会同意的!”

        “好,大哥。”

        在罗家村,张桐和江华弄清楚了前因后果之后,江华敲了敲自己的下巴说道:“老张,走。陪我去罗家有家走一趟。”

        “怎么?”

        “你的麦丽素有奇效能安抚情绪,帮我一起去安抚一下罗家有家的情绪。知道了这里面的事情之后我现在就怕明天出现群体性冲突事件,最可怕的不是对法庭的冲击。而是两个村子之间会打起来,几百人的严重暴力冲突,要是弄的不好就可能出几条人命。”

        “行,我陪你走一趟。”张桐点头答应。同时心里盘算了一下:还好自己这一次带了足够多的麦丽素。虽然没有什么特别的作用,但是让人心平气和是最有用的。就是第二天会睡的很死,连打雷都吵不醒,算是最大的副作用了。不行的话明天所有看法庭判刑的都一人发一粒麦丽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