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科幻小说 - 最强齐天大圣在线阅读 - 第372章 与赢岳对峙

第372章 与赢岳对峙

        老爷子宣布的消息,实在出乎所有人的预料。

        不说满场的亲戚、宾客、亲朋好友不知情,就连宁惜云兄妹几个都不知道。

        这也就算了,关键这消息实在骇人,实在愚蠢,实在不明智啊!

        把梓夏,许配给泸州林家的林展图。

        梓夏是谁?

        她可是赢岳的女人!

        赢岳的女人!

        抢赢岳的女人,这不是找死吗?

        大家想不明白!

        全场的宾客,都想不通宁老爷子为什么要这么做!

        但是大家伙都明白,这是宁家的家事,既然宁老爷子发下话来,整个宁家人,谁也不能动摇,只能尊奉。

        宁家是个古老的家族,门高院深,家规森严。

        家主的话,就是圣旨!

        无人敢于违背!

        宁惜钟兄弟几个虽然大为不满,但面对独断专行的老爷子,他们却是无可奈何。

        “父亲,我虽然不知道你为什么要做这个决定,但是请你仔细思量一下!”

        这个时候,眼见宁惜云兄妹几个说不上话,赵东来这个女婿开口了。

        “东来,你想说什么?”

        宁洪泽看向赵东来,淡淡问道,他一向看不上这个女婿,自然没什么好脸色。

        “梓夏和赢岳情投意合,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事情,您今天棒打鸳鸯,替他们考虑过吗?”

        赵东来缓缓道:“梓夏暂且不说,那赢岳呢,你这般堂而皇之的抢他的女人,恕我直言,您此举会给宁家招来灾祸!”

        “赵东来,你住口!”

        宁洪泽闻言,脸上怒气一闪:“我如何做决定,还轮不到你来说三道四!”

        “我这是为你好!”

        赵东来低声说道。

        “哼!看在惜缘的份上,我不跟你计较,你闭嘴吧!”宁洪泽冷冷道。

        赵东来还想多说什么,宁洪泽重重一哼,将他所有的话都堵了回去。

        他无奈摇头,脸上全是苦笑,老爷子身居高位已久,如今虽然退下来了,但强势的个性反而变本加厉。

        在家里,绝不容许有人忤逆他的决定。

        唉……

        生怕跳出来更多的人反对,宁洪泽站起身,直接拍板道:“小夏和展图的婚事,是我和林家家主半年前就商定好了的,绝无更改的可能。

        至于赢岳先生……”

        说到这里,宁洪泽转身看向赢岳,微微躬身,歉意说道:“赢先生能看得上小夏,是她的福气,也是我宁家的福气。

        只可惜小夏福薄命浅,无福消受,还望赢先生高抬贵手,另寻良配吧!”

        全场安静的可怕。

        宁惜钟等兄妹几人低着头,心中气愤,对老爷子独断专行的做法非常不满,同时也是惴惴不安。

        赢岳,到底会作何反应?

        而满场的宾客,也都看向赢岳,都想知道他怎么做?

        梓夏的俏脸一阵青,一阵白,胸脯剧烈起伏,看向老爷子的目光,带着深深的不解和失望。

        她没有闹。

        因为她知道,即使大哭大闹,执拗的外公也不可能改变决定,同时她也知道,有赢岳在,谁都休想夺走她。

        此时此刻,面对全场人的目光,赢岳自顾自的吃着美味的饭菜,吃的津津有味,仿佛没有听到周围的事情一般。

        这么平静?

        见他这个样子,无论是宁惜云、宁惜钟兄妹,还是在场的宾客,都在心里暗暗惊奇。

        女人都要成别人的了,你还这么平静?

        赢岳依旧不紧不慢的吃着,待心满意足的时候,才拿起餐巾纸,擦了擦嘴,擦了擦手。

        然后将餐巾纸扔掉,这才转头看向宁洪泽,淡淡问道:“宁洪泽宁老爷子,我有一个疑问!”

        “赢先生有何指教?!”

        宁洪泽面无表情,淡淡说道。

        如果赢岳不是他的外孙女婿,以赢岳的身份,直呼他的姓名,没有什么不妥的。

        “我想不通,你到底哪里来的勇气,竟敢挑衅我?”

        赢岳站起身,背负着双手在堂内踱着步子,好像在自家园子里散步,淡淡问道。

        “非是挑衅,而是逼不得已!”

        宁洪泽一脸歉意道:“赢先生,我方才已经说的很清楚了,小夏和展图的亲事,早在半年前就定下了,这是铁板钉钉,无法更改的事情!”

        说到这里,他叹了口气,道:“你能看上梓夏,是她的福分,但她已有婚约在身,我总不能昧着良心,私自撕毁婚约吧?

        如果真这么做了,我岂不是成了言而无信的小人?

        我宁家世代经商,岂可背信弃义?唉,逼不得已,万望赢先生理解!”

        “老家伙,你其实没有搞清楚一件事!”

        赢岳忽的说道。

        “还请赢先生明示!”

        宁洪泽淡淡问道。

        “如果不是看在小夏的面子上,就凭你刚才那番话,你早已死无全尸!”

        赢岳背着双手,淡淡道:“世道真是变了,阿猫阿狗竟然都欺负到我的头上了,难道因为我最近杀得人少了?”

        这话一出,所有人嘴角抽搐!

        “赢先生,我敬你是武林神话,才好言相劝,希望你不要咄咄逼人,欺人太甚!”

        听到这话,宁洪泽脸色铁青,低声哼道。

        “你算个什么东西?也配我欺你?”

        赢岳脸色变冷:“什么200年宁家,依我看不过是一群懂得投机取巧的商人罢了,而你宁洪泽,不过是一群商人头子罢了,还真以为自己很了不起?

        放眼偌大华夏,如你这样的商人头子,见了我连说话的资格都没有!”

        “你……你辱我太甚!”

        宁洪泽气的身体直哆嗦。

        “最后警告你一句,梓夏是我赢岳的女人,你这老东西要是再敢指手画脚,我不介意灭了你,踏平宁家!”

        说完,赢岳转身看向梓夏:“小夏,似宁家这等藏污纳垢之所,我是一刻都不想呆了,你走不走?”

        “走!我跟你走!”

        梓夏没有犹豫,直接投入赢岳怀中,哭泣道:“赢岳,带我走,我不想看到他!”

        “好!”

        赢岳笑着拍了拍她的肩膀,就准备向外走去,恰在这时,却被一声怒吼所阻。

        “大胆狂徒,竟敢在这里放肆!”

        所有人寻声望去,就见内堂上走来一群人。为首是五个年轻人,隐隐以中间一名斯文儒雅的年轻人为中心,身后则跟着三四个中年人。

        个个气势如渊似海,深不可测。

        看到来人,宁洪泽长长松了口气。

        林家麒麟儿林展图终于来了。

        “你是什么狗东西,竟敢挡我的道!”

        赢岳目光一闪,淡漠说道。

        “姓赢的,别以为杀了几个小日本,就觉得天下无敌了,我告诉你:这里是华夏,不是日本!”

        林展图毫不畏惧与赢岳对视,不卑不亢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