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武侠修真 - 极道天魔在线阅读 - 第十七章 变故 二

第十七章 变故 二

        路胜放下碗,思索了下。

        他有种感觉,老爹路全安,似乎是在担心什么,所以才想把他支到远一点的地方,这样安全一些。

        只是端木婉如果真的一直不出现,九连城也确实没有他再成长的土壤,去一趟远比九连城繁华的沿山城,未尝不是个办法。

        “也好,我去回,若是真能从名家那里学到东西,便遣人送信回来。”

        路胜稍一思考,便答应下来。

        沿山城距离九连城很远很远,比去两个紫华城还要远。

        快马加鞭也要两天一夜才能到,更别说马车赶路。

        路胜答应下后。

        之后数日,每日都潜伏在家中习武,养精蓄锐。

        路轻轻每日也都照例外出,时常能听到她又抓了什么人回来。

        路胜管不住她,府里也没人管得了她,二娘说了她几句没用,便只能任由她去。

        路胜修养几日后,准备又开始提升后面得到的几门功夫。

        那几门功夫中,在他有了黑虎刀和玉鹤功的底子条件下,很轻松就用修改器掌握了破心掌,并将其修改到了第三层大成巅峰。

        其余的功夫他暂时没动,都打算等气血恢复彻底后再修改。

        还有一门八十四燕子追风刀,他只是自己打算慢慢修习,进行对比。

        如此反复,临近他快要启程时,城里又出了件怪事。

        住在城外附近的几户猎户,在万青节的那天莫名其妙的失踪了。

        前几日还有人看到他们带了狐狸皮毛之类的野物进城卖。

        后来便没了影。

        他们都是在九连城内失踪的,等到家里人报了官,这事才闹腾开来。

        重要的是,其中一个猎户,他表哥就是衙门里当差的一个捕头。这案子才没被随便按下去。

        可不查不知道,一查,顿时现了蹊跷之处。

        那几个猎户从头到尾,都只走了一条路,最后在金鱼酒楼附近的街上失踪的。

        一路上都有人看到过他们。

        于是捕快们又跑去金鱼酒楼附近那条街查看。

        可那里才着了大火,空无人烟,这几个猎人去卖野物,怎么会往那个地方跑?

        就在路胜心头疑惑时,小巧急匆匆的跑过来,告诉他,路轻轻一个人半夜朝着金鱼酒楼附近的那条街去了。

        到了白天还没见人回来。

        路胜心头咯噔一声,便知道出事了。

        “轻轻去那里,是什么时候的事?”他急忙问。

        “不清楚,不过,不过应该是半夜丑时的时候。平日里二小姐都会提前天亮前回来,这次却没回,她的侍女小红告诉我,小姐让她等在房中为她准备热水,准备沐浴。

        结果她等了好久也不见小姐回来,于是就急了!~”小巧赶紧回答。

        路胜正在花园里散心休息,算是练刀之前的放松。

        没想到突然冒出来这么个事情。

        “你马上去通知赵伯和家主,我先去看看!”

        “小八已经带人先去查看情况了,就是他传回来小姐失踪的消息的!”

        小巧赶紧道。

        “小八....”路胜双目眯起。他记得是那个府里侍卫。“我知道了。”

        他迅披上一件外套,带上家里的制式长刀,从马厩里牵了一匹马,便急匆匆朝着金鱼酒楼方向赶去。

        整个路府上上下下全被惊动了,路全安立刻下令,让赵伯带人跟着赶往金鱼酒楼,另外也让人去了知府衙门报官。

        大量人力人脉迅展开来。

        先要确定,路轻轻是不是真的失踪,而不是暂时的消失。

        “驾!”

        路胜骑着马迅在冷清的街道上疾驰,早上时间很早,街道上没什么人,也方便了他迅赶路。

        闹市里纵马狂奔,若是平时,就算是他也不免受到责难。

        但现在是非常时期。

        小八传信回来,说路轻轻失踪,这只是让路胜紧张的一个引子。真正让他心头急迫的,是他之前在金鱼酒楼附近那条街遇到的怪事。

        黄骠马很快便到了金鱼酒楼大门口。

        酒楼大门紧锁,现在天刚蒙蒙亮,还没完全大白,

        酒楼侧面的街面上,一片焦黑凌乱。

        一栋栋木房子因为大火还没完全拆掉,只拆了一半,剩下的一半和地上堆着的建筑废料凑在一起,显得异常荒凉。

        路胜翻身下马,走进这条黑街。

        咔嚓...

        脚下皮靴踩在地面上,不知道踩到什么的碎渣,出脆响。

        路胜伸手握住刀柄,他有了两次争斗经验,心里安定不少。

        一双眼睛精光四射,朝四周不断查看。

        很快他便现了端倪。

        这条被烧成焦炭的黑街中段,一栋房子门口的木头柱子上,有着深深的剑痕。

        地面上也有凌乱脚步,脚印里还能看到新鲜的黑土。

        路胜伸手摸了摸柱子上的剑痕,外表焦黑的木柱子内里还是淡黄色,没有被烧透。

        这道剑痕正好将里面的淡黄木质砍了出来。

        “应该就是这附近。”

        他缓缓拔出刀,倒提着朝面前的木屋走进去。

        木屋屋顶已经被烧得透亮,走进大门,里面到处乱七八糟,被烧焦的家具,被烧成团的布条,还有一些融化了的不知道是什么玩意儿的杂物。

        进屋没几步,路胜便现了第二处痕迹。

        烧焦的木桌倒在地面,边缘有着两道深深的剑痕,还有一点点精钢碎片。

        “好大的力气。”

        路胜捏起碎片,猜测这应该是二妹路轻轻携带的精钢长剑。

        他低头看了下地面的脚印,加快度,朝着房屋后院走去。

        穿出这小屋,进入这家人家的后院。

        后院围墙的一处缺口里,一个独眼龙壮汉穿着褐色皮甲,头乱糟糟的,正提着厚背大刀骂骂咧咧,在往墙上贴着什么。

        “什么人!?”

        路胜刚刚进入后院,这人便马上察觉,眼神凶狠的盯住路胜。

        “什么人?我还想问你是什么人?”

        路胜稍微打量了下对方。

        这汉子身高一米**,也就是身高八尺左右。

        浑身肌肉像小老鼠一般到处是鼓起,手里提着银亮,还残留着血迹的厚背大砍刀,身上隐隐有着野兽般的凶狠气势。

        “我?”大汉嘿嘿笑起来。丢掉手里的纸张。

        “看来你是那小女娃家的家人了?那娃子居然敢打杀我两个徒儿。我和大哥便出手抓了她,可惜你来晚一步,那女娃已经由我大哥送回山寨慢慢享用了。”

        “女娃子?”

        路胜眼神渐渐阴沉起来。

        “看阁下的气势,应该不是无名之辈吧?在这九连城,想必也听说过我路家的名声,不如你说个数,大家有话好商量。”

        “商量个屁!路家就你一个娃子过来?”

        这汉子冷笑着盯住路胜。

        “人都在后面。”路胜没什么隐瞒的,对方是老油子,谎话说出来估计也没用。

        索性不如说实话。

        “就你一个人,居然也敢追上来,有胆色!”

        这汉子嘿嘿一笑。

        “二头,三头,拿下他,回头一并让路家拿钱买命!”

        他话音刚落,后院另外的缺口处,又跳进来两个汉子,都是穿着棕色皮甲的壮汉,两人一个拿长柄斧,一个拿齐眉棍。

        “就这么一个小娃子,老子一个人就能解决,干爹,您叫我们两个一起出来干嘛?”一人叫苦道。

        “谁先抓到他算谁功劳!”

        汉子大笑。

        两人闻言都是笑了,眼神不怀好意的盯向路胜。

        “嘿嘿嘿,好个俊俏的小弟弟,抓回去正好和那女娃一并,每晚换花样享受,倒是不错。”

        二头眼光淫邪的盯着路胜的下身。

        “享受个屁,先要让干爹上!”

        三头狠狠吐了口唾沫在手心。

        “打断他双腿,别弄太多血,看起来不好看了影响性趣。上次那个,就是被你一斧头砍断右手,血喷得到处都是,干起来整个人都松了!”

        “关老子屁事!你不也是一棍子抽在那人后背上,轮到我们上的时候人都快没气了!”

        二头争辩道。

        这两人是双胞胎兄弟,生来便长得体质粗壮,之后一次意外师从九连城黑风岭鬼头刀断头刀林家兄弟门下。

        断头刀林洪水也就是提着厚背大砍刀的那个汉子。

        鬼头刀林双火和断头刀林洪水,两人是十几年前在九连城犯过事的杀人要犯,当时两人一夜屠了两支商队,抢了不少银钱珠宝逃离。

        两人各自的独门绝学,便是两把重量惊人的大砍刀,和两套威力凶狠的泼风刀法。

        老大鬼头刀林双火,曾经在捕快的追捕中,创下一刀将一人活生生堪称两段的变态战绩。

        路胜这还是第一次正面和人交手,而且还是一次和三个人动手。

        他提起长刀,缓缓朝迎面走来的二头三头看去。

        “先砍一刀试试。人有点多,万一不行就先撤。”

        他心头有些忐忑,毕竟自己现在到底是什么实力,他也不清楚,没有个对比定位。

        抱着这样的想法。

        路胜没有用黑虎刀法,也没有用破心掌。

        而是用自己平时自己练习的八十一燕子追风刀。不能一开始就被人看穿底细。

        他半紧半松的握着刀柄,目光看向二头。

        “来吧!”二头咧嘴一笑,大斧头挥了挥。指着自己脑门道。

        “小娃子还像模像样的,往这儿砍!这儿!”

        “你爷爷我站在这儿原地不动让你....”

        哧!!

        刹那间一道银色电光一闪而过。

        路胜手中的长刀一下化作轻灵的燕子,骤然跨越数米距离,一下从二头身上横切而过。

        噗!

        一颗人头骤然飞起。

        血撒了一地。

        整个院子一片寂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