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都市言情 - 六宫凤华在线阅读 - 第一千零九十二章 风浪(一)

第一千零九十二章 风浪(一)

        “诶哟!疼!疼疼疼疼!”

        一连串的哀呼声,自移清殿的客房里传了出来。

        移清殿是天子平日处理政事之处,也是宫中最宽敞的宫殿之一。除了正殿偏殿外,空置的客房足有几十间。

        这些房间平日都空着,今日被用了三间。这三间客房紧挨着,陈御史陆掌院赵中书令各占了一间。

        陆迟赵奇受的是皮外伤,不算重。太医看过上了药之后,有些疼痛也能忍耐。唯有陈湛,今日在乱中被揍得最重,此时喊痛也喊得最厉害。

        盛鸿换下龙袍,穿着常服,坐在床榻边,笑着调侃:“行了啊,喊几句就得了啊!这般大呼小叫的,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在受刑。”

        额上青肿了一片的陈湛,一脸委屈地叫苦不迭:“打人不打脸。也不知是谁这般缺德,冲着我的俊脸下手。瞧瞧我现在,额头上青肿了一片。要是思荨见了,不知会怎生心疼!”

        盛鸿被肉麻得想吐。

        走到门口来一看究竟的陆迟和赵奇,也露出想吐的神情。

        陈湛还有耍贫嘴的心情,显然没伤在什么要紧处。见三人都是这副要吐不吐的神情,陈湛自得地咧咧嘴。

        陆迟左胳膊受了些伤,赵奇右肩被裹了一圈纱布,看着骇人,其实伤都不重。此时慢悠悠地进来看热闹:“陈御史今日大展神威,一人力敌十数个,委实令人佩服!”

        “同佩服!”

        陈湛笑着呸了一口:“呸!你们两个不讲义气的,凭什么挨揍挨得比我少。现在还好意思来看我的热闹。”

        说到这个,盛鸿不免有些愧疚:“不讲义气的是我。你们三个今日是代我受过了。”

        立储之事,要徐徐推动。朝臣激烈的反应,都在意料之中。不过,盛鸿也没想到会闹至动手大闹金銮殿的地步。

        陈湛最爱耍嘴皮子,此时见盛鸿满面愧色自责,心里反倒过意不去,立刻说道:“也没什么。我在家里也时常挨揍,养上几日就没事了。”

        盛鸿陆迟赵奇:“……”

        三人一起露出钦佩的神色来。

        能将挨揍之事说得如此轻松坦然的,除了陈湛也没别人了。

        ……

        唏嘘调侃数句后,盛鸿才说起了正事:“看今日朝堂反应,阿萝入朝之事,一时急不得。徐徐图之才是正理。”

        陆迟三人一起点头。

        朝中大事小事不断,天子每日要忙于政务,朝臣们也各有差事。总不能将所有时间精力都耗在这件事上面。

        不管如何,今日已表明了态度。以后慢慢拉拢朝臣站在天子这一边,这些事真是急不得。

        魏公公的声音在门口响起:“启禀皇上,皇后娘娘来了。”

        话音刚落,谢明曦的身影出现在门边。

        彼此都是年少相识,平日顾忌些男女之别。此时前来探望伤患,倒是无需讲究这些细节了。

        谢明曦迈步而入,在陈湛挣扎着起身之前说道:“你们都受了伤,不必讲究虚礼了。”

        陈湛也没坚持,顺势躺了回去。

        除了额上青肿一片,肩膀胳膊腿各处都有伤。虽是皮肉伤,也够疼的。陈湛呼痛,倒不是全装出来的。

        谢明曦轻声问过三人伤势如何,又道:“我让阿萝去你们府中,将林姐姐她们三人都接进宫中。也免得她们惦记忧心。”

        谢明曦想得如此细心周全,令人感动。

        陆迟敛容谢恩:“多谢皇后娘娘。”

        赵奇就随意多了,笑着说道:“我们都无妨。只怕秦思荨来了,要哭上一回。”

        可不是么?就看陈湛这副凄惨模样,秦思荨焉能不伤心落泪?

        陈湛想想那副情景,忍不住叹了口气。

        ……

        事实上,秦思荨在马车上就哭了一回。

        林微微和颜蓁蓁心情也有些沉重,各自轻声安慰了秦思荨几句。

        原本满心振奋的阿萝,此时难免有些愧疚,低声道:“秦姨,林姨,颜姨,对不起,都是为了我的事,陈叔叔他们三人才会挨揍受伤。”

        林微微打起精神应道:“谁也没料到,今日朝会闹到动手的地步。阿萝,你不必自责。”

        “是啊!这和你没什么关系,”颜蓁蓁接了话茬:“你不必耿耿于怀。”

        秦思荨用袖子擦了眼泪,轻声道:“我一时情绪激动失态了。其实,相公在府里时常挨揍,他早就习惯了。”

        阿萝:“……”

        林微微颜蓁蓁:“……”

        忽然觉得陈湛好可怜!

        小半个时辰后,马车入了宫。

        阿萝陪着林微微三人进了移清殿,被魏公公领进了客房里。

        三对夫妻见了面,各自垂泪伤心安抚说话不必细述。

        盛鸿命人传膳,和谢明曦和阿萝一起在移清殿里用了午膳。此时已是午后,比平日用膳迟了一个时辰。

        饭量颇佳的阿萝,今日却没什么胃口,草草吃了几口便搁了筷子。

        谢明曦不疾不徐地吃了一碗饭,才搁下筷子,对阿萝说道:“这才刚开始。你就食不下咽了,以后这样的日子还多的是。莫非你要日日不吃饭?”

        阿萝张张嘴,却什么也未说出口。

        事到临头,才知其中的滋味。

        她出宫去陆府赵府陈府,无人敢怠慢半分。可众人看着她的目光,却如看着什么稀奇怪物一般。

        便连最亲近的佑哥儿,今日见了她,目光也分外复杂。

        碍着人多,佑哥儿未能和她说什么私密的悄悄话,只低声道:“阿萝妹妹,你要稳住。”

        稳住!

        这么简单的两个字,真正做来,何其不易!

        盛鸿的声音在耳畔响起:“阿萝,别怕。天塌不下来。便是塌下来了,也有父皇给你顶着。”

        相比起满心怜惜的盛鸿,谢明曦的态度便冷酷多了:“阿萝,你若是连这点压力也承受不起,那就趁早作罢。”

        阿萝深呼吸口气,抬头看了过来:“父皇,我不怕。我只是一时还未调整好心态罢了。”

        “母后,你也不必用激将法来激我。我知道自己要走的路,也知道自己要做什么。”

        “我能稳住,也会坚定不移地走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