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都市言情 - 六宫凤华在线阅读 - 第一千零五十五章 刁难

第一千零五十五章 刁难

        夫妻对视片刻。

        盛鸿从震惊中回过神来:“阿萝真的主动这么说了?”

        谢明曦略一点头,目中闪过笑意,低声道:“是。还没等我张口,她便主动和我说,想做大齐储君。”

        被动和主动,态度不同,对日后也会有深远的影响。

        盛鸿眉头舒展,眼中满是骄傲之色:“不愧是我盛鸿的爱女!只这份胆量和勇气,已远胜同龄人。”

        是啊!

        自信坚定的阿萝,足以令他们为傲。

        谢明曦低声笑道:“阿萝自幼就被严格精心教导,有今日的出色,也是理所当然。”顿了顿又道:“我叮嘱过她,要将此事放在心底,不可对任何人提起。”

        现在还不是最合适的时机。

        立储是国朝大事,天子不可能一意孤行。至少也得争得一部分朝臣的支持,得令皇室宗亲们点头。

        而这些,都不是易事。

        盛鸿略一点头:“此事确实不宜声张宣扬。”旋即又叹了一口气:“母妃怕是也要闹腾一阵子了。你多担待几分。便是阿萝,也少不得要受些委屈。”

        谢明曦随口应道:“我不会将这些小事放在心上。只怕母妃会受些闷气才是真的。”

        盛鸿:“……”

        ……

        隔日一大早,阿萝便来了。

        阿萝很显然一夜没睡好,眼下还有青影,精神却出奇的亢奋:“母后,我和你一起去探望祖母。”

        谢明曦笑着嗯了一声。

        今日有早朝,盛鸿去上朝了。谢明曦和阿萝母女两个相携去寒香宫。

        不出所料,她们被拦在了寝室外。

        琴瑟满面歉然地陪笑:“奴婢斗胆,恳请皇后娘娘和阿萝公主稍稍留步。太妃娘娘身子不适,昨夜一直没睡着,直至四更天才勉强睡下。现在还未醒。”

        琴瑟也是宫中的老人了。贴身伺候梅太妃二十余年,和梅太妃主仆情深。一颗心自然完全向着梅太妃。

        想到梅太妃昨天受的委屈,想起哭至半夜才睡的主子,琴瑟心中对谢明曦颇有些不满,不过,面上不敢流露出来罢了。

        谢明曦目光掠过琴瑟的脸孔,淡淡说道:“既是如此,就让母后好生歇着。本宫得了空闲,再来探望母后。”

        琴瑟松了口气:“多谢皇后娘娘。”

        阿萝得去书院,无暇逗留,很快随谢明曦出了寒香宫。

        阿萝心里有些气闷,不便说祖母的不是,只低声说了句:“我散学了再来寒香宫。”

        这么做就对了。

        梅太妃闹腾不出多大风浪来。不过,到底是盛鸿的亲娘,看在盛鸿的颜面上,她们母女也得做足样子。

        谢明曦赞许地看了阿萝一眼:“也好。”

        ……

        谢明曦母女离开后,琴瑟转身进了寝室。

        琴瑟没说假话,梅太妃确实半夜才睡。一双眼哭得红肿,如桃子一般挂在脸上。一个时辰后,才睁眼醒来。

        琴瑟凑上前,低声禀报:“皇后娘娘和阿萝公主一大早便来探望太妃娘娘。当时娘娘没醒,奴婢斗胆做主,将皇后娘娘和阿萝公主挡了回去。”

        梅太妃一肚子闷气,恨恨地应道:“她们再来,就说我病中不适,要安心静养,不能见人。”

        琴瑟略略蹙眉,轻声劝慰:“奴婢知道太妃娘娘心里不痛快。只是,这般将皇后娘娘和公主拒之门外,只怕皇上会不痛快。”

        性情软弱的梅太妃,凡事低调隐忍退让惯了。这一回,实在是被气得狠了,难得硬气了一回:“皇上再不痛快,也不能不认我这个亲娘!皇后娘娘再厉害难缠,也不能对我恶言恶语。阿萝是我的孙女,我不想见就不见。”

        “这一回,我绝不退让低头。”

        天家子嗣是何等重要!绝不能容盛鸿任性,更不能容谢明曦仗着天子宠爱便肆意妄为!

        梅太妃下定了决心,再次吩咐琴瑟:“从今日起,我要闭宫养病,谁来也不见。”

        琴瑟只得应了下来。

        梅太妃闭宫养病的消息,很快传至谢明曦耳中。

        谢明曦心中哂然。

        梅太妃是天子生母,盛鸿对自己的亲娘一直心存怜惜,这就是梅太妃最大的资本和依仗。她能放开手脚对付俞太后,对着梅太妃,却不能如此。

        梅太妃这是借着养病故意来刁难她呢!

        ……

        谢明曦半分不急,待到晚上阿萝回宫后,领着阿萝又去了寒香宫。再次吃了一回闭门羹。

        接下来几日,皆是如此。

        谢明曦既不急也不恼,每天去寒香宫两回。梅太妃不见人,她就在寝室外坐上半个时辰。总之,礼数周全,无从挑剔。

        阿萝年轻气盛,耐性远不及谢明曦,如此只过了几日,阿萝便生足了闷气,忿忿道:“母后,祖母不想见我们,我们就别去寒香宫坐冷板凳讨嫌了。”

        谢明曦悠然一笑,摸了摸阿萝的头:“这才刚开始。你这般沉不住气怎么行。”

        “我是儿媳,你是孙女,我们每日来寒香宫探病问安,是做过宫中内外所有人看的。你祖母不见我们,是她刻薄刁难。我们不来,就是我们不孝了。”

        “所以,我们必须得来,而且每日都要来两回。”

        “如此,我们尽了孝心,你父皇对我们母女愧疚,更会站在我们这一边。你祖母这是得了面子,失了里子。”

        “阿萝,你等着瞧吧!到最后,定然是你祖母撑不住,不得不见我们。”

        阿萝霍然开朗,以钦佩的目光看着亲娘:“母后,你真是厉害。”

        这份谋算人心的本事,令年少气盛的阿萝叹为观止。忍不住叹了一声:“我什么时候,也能像母后这般就好了。”

        谢明曦微微一笑:“你还年少,见识的还少。以后有什么不懂不会的,只管张口问,母后自会教你。”

        阿萝咧咧嘴,高兴地点头。

        不出谢明曦所料,盛鸿不忍苛责病中的亲娘,更知谢明曦母女受了委屈。每日去过寒香宫后,心中的愧意就要深一层。

        没错,梅太妃不见儿媳和孙女,只肯见自己的儿子。而且每见一回,就要提一回纳宫妃之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