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都市言情 - 六宫凤华在线阅读 - 第九百七十七章 偏爱

第九百七十七章 偏爱

        林微微一惊,迅疾上前,目光急急地在佑哥儿的身上打了个转:“佑哥儿,你这是怎么了?”

        片刻前她还在自得自家儿子最持重沉稳不会惹祸。没想到,一转眼佑哥儿就一瘸一拐地出现在眼前。

        颜蓁蓁等人也立刻围拢过来。

        在众人的瞩目下,佑哥儿有些羞惭地低声道:“今日下午上射御课,尹夫子领着我们去了练功场。让我们每人挑一匹温顺的小母马。我一眼就相中了一匹黑色的小公马……尹夫子见我喜欢,便允我挑了那一匹小黑马。”

        “一开始骑了两圈都没什么问题,到了第三圈,小黑马跑得快,我一个不慎,就从马上摔了下来。”

        “幸好当时身畔有人紧跟着,及时冲过来护着我。我没摔严实,只是左腿有些痛。”

        “尹夫子让太医看过我的腿,说并未伤及腿骨,休息一晚就没事了。”

        说着,佑哥儿愈发羞愧不安,抬头看了林微微一眼,小声道:“娘,对不起,我太没用了。让娘也跟着丢人了。”

        十一个孩童一起练骑马,年龄稍大的霁哥儿骑术最佳,钰哥儿钦哥儿霖哥儿霆哥儿在马背上游刃有余。阿萝虽是女孩子,骑起马来比一众男童毫不逊色。

        年龄最小的卿姐儿,也比他强了那么一点点。虽然上马骑马下马各哭了一回,好赖没从马上掉下来……

        他真是太没用了!

        佑哥儿满心自责,没勇气抬头和林微微对视,不敢看到亲娘流露出的浓浓失望。

        耳边响起亲娘的一声轻叹。旋即,他落入一个熟悉的温软的怀抱:“你这傻小子。娘亲只怕你伤了腿,怎么会责怪你。”

        娘一点都没怪他。

        佑哥儿自小安静内敛自持,性格老成,比同龄的孩子看起来沉稳得多。可再沉稳,他也只是个七岁的孩童罢了。

        被亲娘这么一抱一安慰,佑哥儿眼眶顿时红了,紧紧搂住亲娘的胳膊。无声地落了几滴眼泪。

        颜蓁蓁等人立刻笑着出言安慰:“佑哥儿别不好意思了。谁学骑马还没摔过?”

        “就是。当年你娘在书院里读书的时候,射御双双倒数第一。你不擅骑马,定是随了你娘。”

        佑哥儿从未听过这段往事,闻言不哭了,抬起头来好奇地问道:“娘,颜姨和秦姨说的都是真的吗?”

        林微微:“……”

        林微微略有些羞恼地白了秦思荨颜蓁蓁一眼:“和孩子说这些做什么。”

        这段不怎么光彩的黑历史,她可从没和佑哥儿说过。身为亲娘,在儿子面前也是很要面子的好不好!

        秦思荨颜蓁蓁一起掩嘴笑了起来。

        方若梦也轻笑不已:“佑哥儿没事就好。天色不早了,我们带着孩子各自回府吧!孩子们定然还有课业要完成呢!”

        钰哥儿钦哥儿一起惊叹:“娘,你怎么知道我们还有一堆课业!”

        方若梦不无怀念地笑道:“你们的顾夫子,当年为我们授课时,总会布置不少课业。”

        钰哥儿钦哥儿齐声叹了口气:“顾夫子今日布置我们背书两篇练字五篇呢!”

        林微微等人相视一笑。

        这么多年了,顾山长的习惯还是没改啊!

        ……

        第二日,孩子们依旧早早进了宫。今日上午是算学,授课的夫子是谢明曦。

        谢明曦迈步进了书房,先到了佑哥儿身边,声音里满是关切:“佑哥儿,你的腿怎么样?还疼吗?”

        阿萝转头看了过来。

        佑哥儿羞赧地应道:“多谢夫子关心。我敷了太医给的伤药,歇了一晚,已经不痛了。不过,我娘叮嘱我,以后上射御课的时候,换一匹温顺的小母马。”

        脸皮薄的佑哥儿,说到后来愈发不好意思,俊秀的小脸红通通的。

        谢明曦忍住笑,略一点头:“言之有理。待过两日,你自己和尹夫子说一声便是。”

        林微微天生体弱,在射御课上表现之凄惨,至今仍然是莲池书院无人可打破的“记录”。才高八斗的陆迟,喜文不喜武。

        佑哥儿显然既随爹又随娘。

        再者,佑哥儿当年早产出世,幼时身子骨颇弱。如今他年岁渐长,在林微微的精心照顾下,身体康健,已是意外之喜。

        骑射练武什么的,委实不能强求。

        佑哥儿乖乖应下。

        谢明曦对佑哥儿的偏爱显而易见。特意叮嘱佑哥儿一通,诸如这几日不宜劳累一定多休息之类。

        一众孩童里,谢明曦确实最偏爱佑哥儿。

        或许是因当年佑哥儿出生时太过凶险惹人疼惜,或许是因亲眼看着佑哥儿出生,谢明曦对佑哥儿格外偏疼几分。

        更何况,佑哥儿半点不淘气,听话懂事,温柔贴心,头脑又格外聪慧。委实讨人喜欢。

        霆哥儿在一旁看着,心里羡慕不已。不过,如今他已知晓父母和帝后的昔日恩怨,不敢再生什么怨言,很快就黯然的低下头。

        霖哥儿见不得霆哥儿这般垂头丧气,悄悄踢了霆哥儿一脚,压低了声音道:“今日散学,我们俩一起去御花园里捉鸟。”

        霆哥儿顿时来了精神,悄声应道:“好。”想了想,又悄声问:“带不带他们一起去?”

        霁哥儿已经十岁,自诩是少年郎,平日不大掺和这等淘气举动。霆哥儿口中的他们,指的是刚进宫两日的钰哥儿等人。

        霖哥儿想了片刻,低声道:“待会儿我问问他们。如果他们想去,我们就一起去。人多也热闹些。”

        霆哥儿讨嫌起来,堪称猫憎狗嫌。不过,他颇听霖哥儿的话。虽然不怎么待见佑哥儿小宝儿,还是点点头应了。

        谢明曦耳力何等灵敏,听到两人的嘀咕声,目光顿时扫了过来。

        霖哥儿和霆哥儿瞬间挺直腰背,捧着书本读了起来。一副“我很认真我根本没分神也没窃窃私语”的专注模样。

        谢明曦哑然失笑,只做什么也没听见。

        七八岁的男孩子,正是淘得要上天的年龄。只要不伤大雅,在御花园里捉鸟逮鱼之类的事,随他们去便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