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都市言情 - 六宫凤华在线阅读 - 第九百三十九章 母女

第九百三十九章 母女

        阿萝一张小脸气得通红,眼中几乎冒出了火星。

        自出生之日起,她便是爹娘的掌中宝心头肉,从未被忽视过,也从没受过半分委屈。也因此,被全心全意疼爱的阿萝,听到这等事格外愤慨。

        谢明曦微微一笑,轻抚阿萝的脸颊“阿萝,你还小,又活在我和你爹的庇护之下。所以,你不知这世间对女子是何等的苛刻。”

        “男尊女卑,早已深入人心。在丁姨娘的心里,你大舅舅远比我重要。为了他的前程未来,牺牲我是应该的。”

        “我不愿意,所以,我奋起反抗。为此,不惜和自己的亲娘兄长反目决裂。”

        “我若不珍爱我自己,别人更会轻贱于我。说我自私也好,说我无情也罢,总之,我不会再让自己受半分委屈。我要让谢家上下看着,我是谢家最优秀最出众的后辈。我要让世人看到,我谢明曦满腹才学,不弱于任何男子。”

        “阿萝,我做到了。”

        “我在莲池书院时,便已名动京城。后来嫁给你爹,做了皇子妃。再之后,做了藩王妃,一步步走到今时今日。如今,我是中宫皇后,是大齐身份最尊贵的女子。无人再敢小觑我半分。”

        “谢家因我满门荣耀,你的外祖父全然站在我这一边。丁姨娘被软禁了数年,早已被磨平了心气。”

        “她心里未必不会后悔。只是,她无颜再面对我。我和她之间的母女情分,也早已了断了。”

        谢明曦从未在阿萝面前提起过昔日旧事,也从未说起过这些。

        早慧的阿萝,竟也都听懂了,憋着一张红通通的小脸怒道“娘,怪不得你不愿见她!要是你早点将这些事告诉我。我今日才不会理她!”

        谢明曦淡淡一笑“她也只会见你这一回。以后,她不会再这般唐突,也不敢了。”

        今日之事,定会传进谢钧耳中。

        以谢钧的性情为人,自会好生管束丁姨娘。

        阿萝还是觉得心里发闷,绷着小脸许久,才张口道“娘,你以后若生了弟弟,是不是就再也不疼阿萝了?”

        谢明曦凝视着阿萝,柔声轻语“永远不会。”

        阿萝,你永远不会知道,我和你爹是如何的爱你。

        这一生,我们只有你这一个女儿。

        我们会将所有的爱,都倾注投入到你的身上。你不会尝到被冷落被无视的滋味,也不会领略到永远被排在兄长胞弟之下的心酸痛苦。

        我们会竭尽全力地爱护你教导你,令你自信昂然地长大成人,成为大齐第一位女帝。

        ……

        谢明曦眼眸中的情绪太过复杂,也太过深沉,也蕴满了一个母亲对女儿全心全意的爱惜。

        阿萝看懂了那份爱意,却看不懂那份略显沉重的复杂情绪“娘,你这般看着我做什么?是不是阿萝又做错事或是说错话了?”

        谢明曦定定心神,轻声道“这倒没有。我在想,待你日后大了,不知会不会怨恨爹娘为你选的路。”

        这句话中,蕴含了太多的希冀和唏嘘感怀。

        阿萝没听懂,有些茫然地抬起头“娘,你今日说话好生奇怪。我怎么没听懂?”

        谢明曦摸了摸阿萝的头,声音轻缓温柔“你现在不懂,以后就会懂了。”

        阿萝睁着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眸,小脸上浮出些许困惑“娘,你说得清楚明白一些好不好?阿萝真得听不懂。”

        谢明曦自然不会多说,只轻声道“你和霁哥儿芙姐儿他们一同读书。娘希望,你是最勤奋最出众的那一个。让所有人都看到你的优秀出色。”

        这条路注定不会平坦。

        这只是第一步!

        这样的话,阿萝倒是能听懂,立刻骄傲地挺起小胸膛“娘就放心吧!我一定用功苦读,胜过一众堂兄堂姐。”

        谢明曦点点头,意味深长地说了下去“胜过芙姐儿蓉姐儿不难,想胜过霁哥儿霖哥儿他们却不是易事。”

        “阿萝,要做到这些,便意味着你要竭尽全力,付诸更多的努力。”

        “因为在世人眼中,女子天生就该比男子低上一等,弱上一筹。想博得众人的认可,更是难之又难。”

        这些话,谢明曦说得直白浅显。

        阿萝听懂了。

        所以,娘一直对她分外严苛,是因为对她的期许很高,希望她胜过几位堂兄吧!

        阿萝怔忪了片刻,小声说道“娘,以后不管你对我如何严厉,我都不会怪你了。”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却刺中了谢明曦心底的柔软。

        谢明曦鼻间微酸,伸出手,搂住阿萝。想说什么,嗓子眼里却如被堵住一般。眼角一片温热。

        “阿萝,对不起。”

        谢明曦闭上眼睛,将眼角的热意逼退,声音微微发颤“娘对你的希冀很高,所以,平日管教也严厉了些。你心里若是不痛快,以后和娘直说便是。”

        “做得不对之处,娘会改。”

        阿萝乖乖地伏在谢明曦的胸前,小手抓住亲娘的衣襟“好,我听娘的话。”

        谢明曦就这么紧紧地搂住阿萝温软的小身子。阿萝以手搂住谢明曦的脖子,絮絮叨叨地说了许多话。

        母女两个已经很久未这般亲昵了。

        这大半年来因时常怄气冷战而生出的隔阂,也在此刻消融了。

        熟悉的脚步声在门边响起。

        谢明曦和阿萝一起扭头看了过去。

        阿萝欢快地喊了一声“爹”。

        盛鸿响亮地诶了一声,快步走了过来。目光迅疾掠过谢明曦微微泛红的眼眶,盛鸿顿时皱起眉头“明曦,谁惹你生气了?”

        谢明曦素来冷静自持,善于遮掩情绪,极少有这般情绪外露的时候。

        没等谢明曦出声,盛鸿便沉着脸看向阿萝“是不是你惹你娘伤心了?”

        阿萝“……”

        爹总说最疼她最爱她,都是骗她的!

        爹明明最疼的是娘!

        阿萝委屈不已,从谢明曦的怀中滑了下来,在地上站定“我才没有。爹什么都不清楚,就冤枉我!我再也不理爹了!”

        说完,气冲冲地往外走。

        盛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