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都市言情 - 六宫凤华在线阅读 - 第七百七十五章 兄弟(二)

第七百七十五章 兄弟(二)

        这一场极其惨烈的厮杀,从暗夜杀至天明,直至正午。

        激烈昂然的军鼓声也未停歇。

        “逆贼”们皆悍不畏死,还剩一口气的,也在拼力厮杀。朝廷的精兵们也厮杀红了眼,围了皇陵一个月一直不得枉动的憋闷,在军鼓的催动下化为热血骁勇。

        “逆贼”们一个个倒下,朝廷精兵亦死伤颇多,鲜血染红了地面,浓厚的血腥气随风肆意蔓延。

        看守官员们的“逆贼”也耐不住了,红着眼要开门杀人。

        他们活不成了,临死也要拉这些朝廷命官做垫背。

        尚未动手,就被刀疤脸厉声阻止:“不得枉动!”

        其中一个忍不住张口:“为何不能杀!朝廷的兵已经快杀进来了。我们难道就在这儿眼巴巴地等死不成!倒不如先开了门,将这些朝廷命官全都杀了,然后再出去杀个痛快。”

        这个逆贼情绪激动,声音嘶厉,传过不甚厚实的门板,很快传进门内之人耳中。

        方阁老等人齐齐变了脸色,身体各自发颤。

        人总有一死。不过,死在逆贼的乱刀之下,可就太不值了!

        他们还想苟延残喘,多活个十年二十年,以微末残躯为大齐尽忠!

        有人领头,一众逆贼情绪皆激动起来。

        刀疤脸男子未出一言,大步上前,倏忽拔刀。在众人惊骇的目光中,手起刀落,砍了鼓噪之人的头颅。

        鲜血四溅,众人安静下来。

        “拿起你们的刀,”刀疤脸男子冷冷道:“要杀人,出去杀个痛快!”

        他是闽王心腹。

        不管何时,他都谨记着闽王的吩咐。没有闽王之令,绝不可枉杀朝廷命官。

        之前拖去高楼里的几个官员,皆是死去建安帝的心腹臣子。留下的官员,依旧是大齐未来的肱骨之臣,岂能白白枉死?

        片刻后,“逆贼”们一走而空。

        贴着门板战战兢兢听了许久的赵阁老,双腿一软,全靠倚着墙壁,才未摔倒。

        方阁老颜阁老也没好到哪儿去,各自满额冷汗。

        “外面之人,不知是谁的属下,还算有些良心。”方阁老声音压得极低。

        赵阁老无言以对。

        颜阁老轻哼一声:“这算什么良心。分明是想给自己留条退路,免得日后朝中无人可用……”

        话未说完,门外又响起了嘈杂的脚步声,混合着刀剑交击的声响。

        三位阁老立刻噤声不语,后背已是一身冷汗。

        莫非是逆贼又改了主意,想回来杀了他们?

        门忽地被推开。

        三位阁老颇想表露出临死不惧的大义凛然。奈何双腿绵软无力,身后冷汗如瀑,兼之大半日米粒未进,半点力气都没有。

        领先进来的男子,身量颇高,满脸彪悍骁勇,身上溅了许多血迹。目光掠过面色惨白的阁老们,上前拱手行礼:“末将救驾来迟,请诸位大人莫要见怪!”

        是正经的朝廷武将!

        三位阁老高高提起的心一同落回原位。颜阁老这一口气松得太彻底,直接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算了,狼狈就狼狈吧!总算被救了!

        颜阁老自我解嘲,在赵阁老的搀扶下站了起来,张口问道:“你是何人?”

        那男子沉声答道:“末将姓苏,是蜀王殿下麾下的亲兵。”

        果然是蜀王来了!

        三位阁老精神一振,对蜀王殿下的好感度前所未有地无限拔高。方阁老张口问道:“蜀王殿下人何在?”

        那亲兵答道:“殿下命我等前来迎救诸位大人。殿下亲自率亲兵前去救皇上和诸位藩王殿下了。”

        救皇上啊……

        阁老们心照不宣地对视一眼。

        救藩王们不难,想救皇上,怕是不易了。

        方阁老清了清嗓子,说了句场面话:“蜀王殿下出马,定能安然救皇上和诸藩王殿下归来。”

        赵阁老接了话茬:“我们这就去寻其余人,先合拢到一处。”

        ……

        厮杀已经到了尾声。

        楚将军领兵四处搜寻逆贼的身影,要抓到活口审问。

        蜀王殿下领着数百亲兵,四处搜寻建安帝和诸藩王的身影。

        搜遍所有房间,只见到了许多形容狼狈不堪涕泪满面的官员。却不见建安帝的身影,几个藩王也不见踪影。

        蜀王殿下从昨夜熬至现在,不见半点倦色,俊容冷肃。除了双目略略有些血丝之外,看不出半分异样。

        十万精兵足以剿灭所有逆贼。

        盛鸿也并无借机出风头或一逞威风之意,在数百亲兵的护卫下,根本无需出手。衣襟发丝半分未乱。

        士兵们四处分散找人,盛鸿身侧的亲兵却动也未动,层层守在盛鸿身边。

        皇陵占地极大,要仔细地搜上一遍,自要耗费不少时间。好在此时战局已定,士兵极多,不到半个时辰,就将皇陵搜了一遍。

        “启禀殿下,小的找到了一处密室。那密室建在地下,有众多逆贼看守。皇上和几位藩王殿下,理应就在密室里。”

        盛鸿挑眉,声音里自然透出一股冷意:“你在前领路。”

        密室建在皇陵的东北角,入口处藏在水井里,颇为隐蔽。而且入口狭窄,易守难攻。又耗费了半个时辰之久,才将所有看守密室的逆贼铲除。

        周全领了十余个亲兵去密室探了一遍,一炷香后,神色复杂地回来了,低声禀报:“殿下,几位藩王殿下形容憔悴,不过,没什么大碍。只是,皇上早已驾崩,尸首被放在冰棺里。”

        盛鸿沉默了片刻。

        建安帝果然早已死了。

        于他而言,这无疑是个好消息。也省去了许多后续的麻烦。

        可他心里,并不觉得愉快,心情甚至有些晦涩沉重。

        “请几位藩王出来吧!”盛鸿沉声吩咐。

        周全略一犹豫,压低了声音说道:“几位殿下说,请蜀王殿下进密室,他们有极重要的事要和殿下单独说。”

        单独进密室?

        呵!

        该不是妄想着来个兄弟热泪相对时抽冷子给他来一刀吧!

        盛鸿挑了挑眉,果断地说道:“有什么话,等出来再说也不迟。他们不肯出来,你领人下去,‘请’他们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