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都市言情 - 六宫凤华在线阅读 - 第五百八十五章 对峙(二)

第五百八十五章 对峙(二)

        三皇子府离皇宫颇近。

        很快,头部受了重伤的丁公子被抬进了移清殿。

        这个丁公子,年仅十五,看着颇有些稚气。一张还算俊俏的脸孔白生生的,没半点血色。额上不知伤得多重,被厚实的纱布层层包裹住,勉强露出一双眼。

        看来既可怜又狼狈。

        丁闯挣扎着想起身,略一动,便头晕目眩,重重摔了回去。

        建文帝眉头皱了一皱,淡淡道:“你受了重伤,无力行礼,便躺着说话。朕恕你无罪!”

        丁闯苍白着脸,断断续续地谢恩:“谢、谢过皇上恩典。”

        建文帝冷然问道:“朕问你,这封信上所写之事,是否属实?”

        丁闯惨然一笑:“回皇上的话,这封信,是家父在两个月前亲手所书。家父似知晓会有此劫难,写这封信,只为了保全我们母子性命。”

        “信被封好交至我手中,家父叮嘱,不到生死关头,绝不能让任何人知晓有这封信,就连母亲也不知晓。我也从未看过这封信。”

        “家父被关在兵部整整一个月,生死不知。我屡次三番去兵部大牢探望,都被拦了回来。想使银子疏通,也没人敢收。”

        “我以为,这便是家父说的生死关头了。我自知身份卑贱,没有觐见皇上的资格。听闻三皇子殿下宅心仁厚,便鼓起勇气去了三皇子府。”

        “万幸殿下真得肯见我。我以死相谏,只求殿下将家父这封信呈至御前。还家父一个清白。我就是死了,也值得了。”

        丁闯身体虚弱之极,说完这一长篇的话,已经面色惨白,有进气快没出气了。

        建文帝眉头皱得更紧。

        卢公公见状,立刻去叫了太医来。

        跪在地上的盛渲,面色也愈发难看。

        这个丁闯,口口声声宣称自己从未看过信中内容,又说什么要还丁主事清白……事实其实也是如此。那一晚,他暗中命人引开看守库房的丁主事等人,自己私自潜入库房挪走三架弓弩。

        但凡做过的事,总免不了有些心虚。辩白起来,也少了那么几分底气。

        更何况,建文帝压根没有听他辩白的意思。

        太医很快来了,匆匆诊脉后,塞了两粒参丸进丁闯口中。然后拱手禀报:“启禀皇上,这位公子额头经过猛烈撞击,怕是脑中受了影响。这般头晕疼痛,不知要延续多少时日。微臣也没什么好法子。还是静养为要!”

        这么抬来抬去的折腾,哪里禁得住。

        只是,这最后一句话,太医是万万不敢说出口的。

        建文帝神色沉凝,未置一言。太医也不敢再多嘴,很快退了出去。

        ……

        没过片刻,太医又被召来了。

        这次抬进宫来的人更惨。

        全身上下没一块完整的皮肉,到处是用刑过后留下的伤痕,有几处伤口还一直在滴血。看着既可怜又可怖。

        二皇子先迈步而入,随后,几个侍卫以木板将体无完肤奄奄一息的丁主事抬进了移清殿。父子两个正好并排躺在一起。

        丁闯惨然喊了一声“父亲”,便潸然泪下。

        丁主事一息尚存,被这般折腾着抬进宫,几乎也快断了气。嘴唇动了动,勉强挤出几个字:“微、微臣见、见过皇上。”

        丁主事只有从六品官职,连上大朝会的资格都没有。这是他第一次进移清殿,也是第一次面圣。

        丁闯挣扎着侧身,一边哭一边说道:“父亲,儿子已听了你的吩咐,将你给我的密信呈给了三皇子殿下……父亲,皇上圣明,定不会让你白白受冤!”

        “你快将事情的真相禀明皇上!万万不可被人胁迫,顶替了不该有的恶名!”

        父子两个的目光,在空中短暂地交汇片刻。

        那一刻,父子两人心里到底在想什么,别人无从得知。只有父子两人心知肚明。

        丁主事嘴唇哆嗦了几回,却连说话的力气都没了。

        卢公公只得又去叫太医喊来。

        太医被丁主事的遍体鳞伤吓了一跳,反射性地探了探丁主事的鼻息,然后将太医院特制的上好参丸接连塞了几颗进丁主事口中。

        丁主事服了参丸后,一口气总算缓和过来。只是,一时还无力气说话。

        移清殿内,丁闯的恸哭声回荡不息。

        ……

        建文帝眉头几乎拧成了结,冷冷地看向四皇子:“你在兵部,就是这般审问官员?”

        审问时用刑,其实是司空见惯之事。更何况,四皇子早已打定主意让丁主事背上这么一口大黑锅,自然要往死里用刑。

        留着丁主事一口气,是为了日后拖上刑场砍头罢了。

        怎么也没料到,事情急转直下,闹到圣前对峙的地步。

        丁主事这副凄惨模样,怎么看都像“屈打成招”。再配着那封该死的要命的密信,现在真是浑身长嘴也说不清。

        四皇子心中懊恼不已,只得上前请罪:“儿臣心思急切,想早日审问出真相,下手不免重了些。还请父皇见谅……”

        咣地一声巨响!

        一个纸镇重重地砸在四皇子脚边,碎屑四溅。

        勃然大怒的建文帝霍地起身,龙目中满是怒火:“朕让你查明真相,不是让你任意栽赃,随意找人顶罪!”

        四皇子面色泛白,跪下辩白:“儿臣万万不敢!请父皇明鉴!儿臣手段是急切了些,不够,绝不会任意栽赃,更不会找人为盛渲顶罪!”

        一直跪着未起的盛渲,心中骤然一凉。

        断尾求生……

        四皇子口中已然说出“不会找人为盛渲顶罪”这等话,显然是见势不妙,已打算舍弃他这个臂膀了……

        这等心狠手辣心思凉薄之人,他当初怎么会瞎了眼一心追随?

        盛鸿显然也听出了四皇子的言外之意,目中闪过一丝冷笑,上前一步,拱手说道:“父皇,丁主事已无力说话,不如就由儿臣发问,请丁主事点头或摇头。”

        四皇子大惊,想也不想地怒道:“盛鸿!你这是趁机栽赃陷害!”

        盛鸿冷笑着回击:“我岂敢和四皇兄比肩!”

        四皇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