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都市言情 - 六宫凤华在线阅读 - 第五百六十三章 被坑

第五百六十三章 被坑

        好一个阴险的四皇子!

        每日抄一回女诫,还要抄上一年半载!这哪里是稍作惩戒,根本是故意坑谢明曦!

        盛鸿心头火气直冒,只是,还未等他张口,建文帝已点点头:“这个提议倒是合适。谢氏,你就抄一年的女诫吧!”

        建文帝龙口一开,便是俞皇后,也不宜再说情。

        反正人都过门了,正经的七皇子妃名分也到了手。每日花两个时辰抄女诫,算不得什么大事。

        果然,谢明曦已恭敬领命:“儿媳谨遵父皇之令。日后定会用心抄女诫。”

        建文帝神色稍缓。

        盛鸿满心怒火,面上并未流露。

        谢明曦说得没错。在这宫中,人人都戴着面具,不会轻易显露真实情绪。他和四皇子已成死敌,当着建文帝的面,也得演一回兄友弟恭。

        不过,他自有法子“回敬”。

        “父皇,昨日行刺儿臣的刺客,已尽数服毒自尽。”盛鸿皱眉张口:“这个幕后主谋,既敢在光天白日众目睽睽之下动手,显然早有准备。只怕刑部查不出刺客的来历身份。”

        然后,似有意似无意地瞥了四皇子一眼,继续说道:“三年前西山春猎时,那十余个刺客,竟胆大包天地行刺父皇。父皇严令彻查,也未能查出幕后主谋。”

        “昨日行刺的手法,和三年前如出一辙。”

        “儿臣以为,这两次刺杀,皆是出自一人手笔。”

        ……

        此言一出,众人皆惊。

        建文帝也曾暗中生过猜疑,此时听盛鸿之言,更觉诛心。龙目中闪过毋庸置疑的怒火,重重地哼了一声:“朕定要将这个幕后黑手找出来,碎尸万段,方解心头恶气!”

        那一声冷哼,听得众皇子心头一凛。

        尤其是四皇子,心情陡然阴霾。

        刺杀盛鸿之事,是他暗中出手没错。可三年前西山春猎之事,和他半分关系都没有。盛鸿这一张口,将两件事连为一桩。便如平白地往他身上泼一大盆污水。

        偏偏他连“自辨清白”的机会都没有!

        可恶可恨可恼!

        昨日那十余箭,怎么就没能将盛鸿当场射杀?

        更令人憋闷吐血的事还在后面。

        谢明曦上前一步,裣衽行了一礼:“父皇,这些刺客面容俱毁,又都已服毒身亡。怕是难以查清身份来历。不如从他们所用的弓弩下手!这些弓弩,俱是军中专用,民间不得私造。若能查清弓弩的来历,或许能查明刺客身份。”

        盛鸿接过话茬:“四皇兄统领兵部,此事少不得要麻烦四皇兄出力了。”

        四皇子:“……”

        好恶毒的一计!

        这是逼着他找一个替死鬼!否则,他便要落一个“办事不力”“对兄弟不义”之恶名!

        一直未曾出言的俞皇后,也点头赞成:“这个主意甚佳。”

        建文帝果然点头应允:“也好。此事就便由四皇子负责!务必查出弓弩的来处!”

        四皇子根本没有拒绝的余地,只得应下:“儿臣谨遵父皇之命!定当尽力而为!”

        三皇子从不肯放过任何落井下石的机会,闻言道:“不如就给四皇弟一月之期。到时候七皇弟伤愈归朝,四皇弟查出弓弩来历。也能令幕后真凶大白天下。”

        二皇子五皇子也不介意在此时坑一坑四皇子,一起点头称是张口附和。

        建文帝听了儿子们的谏言,愈发觉得让四皇子彻查兵部弓弩库是个好主意,温和问四皇子:“一个月的时间够了吧!”

        四皇子咽下喉头那口血,正色应道:“一月之期足矣!”

        盛鸿和谢明曦飞快地对视一眼,心中同时冷笑一声。

        想凭借此事彻底压垮四皇子,显然不太可能。不过,四皇子想安然脱身,少不得来个“断尾求生”。

        端看四皇子要推谁出来做替死鬼了!

        ……

        正午时,椒房殿里设了宫宴。

        既是宫宴,也是家宴。

        宫中一众嫔妃,唯有李贤妃俞淑妃岳丽妃有份出席。育有九皇子的端妃彻底失了宠,未能露面。

        而梅妃,自三年前被幽禁在寒香宫后,再未出过寒香宫半步。今日也未能例外。

        想起梅妃,盛鸿心里颇不是滋味。

        这三年来,他每隔数日,便会写一封信送去寒香宫。在俞皇后的默许下,无人拦他的信。梅妃却无只字片语传出来。

        事实上,这已是俞皇后格外开恩了。犯下大错的嫔妃,没送去慈云庵,只幽禁在寝宫,已算是幸运。

        以梅妃的纤弱,去了慈云庵,怕是熬不了三年,就会香消玉殒。

        身侧的谢明曦,似是窥出了盛鸿平静外表下的那丝失落黯然,悄然伸出手,握了握他的手。

        盛鸿回过神来,反手握住谢明曦的手,冲她笑了一笑。

        不用担心。我能撑得住。

        总有一日,我要带母妃离开这座冰冷无情的皇宫。

        坐在一旁的尹潇潇,忍不住低声打趣:“喂,我说你们两个,就是再恩爱,当着大家伙的面也收敛一二。”

        尹潇潇也怀了身孕,此时已满三个月,腹部微微隆起。俏丽爽朗中,多了一份温柔。

        李湘如满心酸水,不肯接下话头。

        赵长卿轻笑一声,接过了话茬:“七皇弟和七弟妹情意深厚,让我等艳羡不已。”

        谢明曦身为弟媳,少不得要回敬一二:“二皇嫂和二皇兄才是鹣鲽情深,令人神往。”

        当年,二皇子对赵长卿一见钟情,坚持娶她为妻。这几年里,赵长卿生了一子一女,二皇子对赵长卿也极好。李贤妃倒是曾赏赐过两个宫女,二皇子不咸不淡地安置在内宅里,并无恩宠。

        事实上,几位皇子都未纳侧妃。内宅里有几个通房侍妾,根本不值一提。在此时,都算得上专情了。

        只是,人和人之间最怕一个“比”字。

        和谢明曦一比,她们身为皇子妃的幸福,不免就要逊色几分。

        说笑间,宫宴也显得颇为热闹。

        就在此时,玉乔匆忙进来禀报:“启禀皇上,启禀皇后娘娘,三皇子府里的内侍进宫送信。三皇子妃已经肚痛发作,进了产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