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都市言情 - 六宫凤华在线阅读 - 第五百五十八章 洞房(二)

第五百五十八章 洞房(二)

        骤然响起的敲门声,打断了两人含情脉脉的对视。

        盛鸿略略皱眉,扬声道:“不管是谁,立刻退下。”

        门外响起昌平公主的声音:“是我。”

        盛鸿:“……”

        盛鸿摸了摸鼻子,老老实实起身去开门。

        和四皇子结仇无所谓,和二皇子五皇子来往淡漠些无妨,便是和三皇子有些隔阂,也没什么要紧。不过,昌平公主却是万万不能开罪的那一个。

        俞皇后唯一的女儿,建文帝最宠爱的嫡长女,大齐的长公主!

        不管哪一重身份,都不宜开罪。

        撇开身份不提,昌平公主身为长姐,颇有长姐风范。对一众庶出的皇子都颇为照顾。七皇子府和昌平公主府就在隔邻,盛鸿和昌平公主来往的机会也颇多。对这位长姐,一直颇为敬重。

        盛鸿开了门,昌平公主含笑走了进来。目光掠过盛鸿嘴角边的胭脂,露出揶揄的笑意。

        见过性急的,没见过这般性急的。

        盛鸿厚颜当做未见昌平公主的打趣目光,笑着问道:“皇姐怎么来了?”

        身为新娘,谢明曦要一直端坐在床榻边,不得随意起身。此时轻声张口,喊了一声:“皇姐。”

        昌平公主冲谢明曦笑了一笑:“七弟妹,你安心坐着便是。”然后,转头对盛鸿道:“快开席了,你随我出去露个面。”

        盛鸿有些无奈:“我胳膊受了伤,不宜乱动。今日喜宴,烦请皇姐多操心了。”

        昌平公主笑着白了盛鸿一眼:“之前还嚷着骑马去谢家迎亲。现在倒是不宜乱动了。今日是你成亲的大喜之日,这么多宾客前来赴宴道喜。你这个新郎只想躲在洞房里,不愿露面,也不怕被人取笑。”

        盛鸿摆出了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任他们取笑去。”

        昌平公主瞪了过来。

        谢明曦轻声道:“殿下还是随皇姐一起去吧!今日殿下受了伤,谁也不会灌殿下喝酒。待散席了,早些回来便是。”

        盛鸿立刻改口:“我是新郎,确实该去喜宴露一露脸。”

        昌平公主:“……”

        一个不小心,就被秀了一脸恩爱!

        盛鸿应下之后,又扬声叫了从玉扶玉进来。然后吩咐门外的湘蕙去厨房端些饭菜来,细心地叮嘱道:“……让厨艺最佳的大厨做六道菜肴送来,三荤三素,少些油盐,要清淡美味可口。对了,再熬一碗鱼汤来。要挑一尺左右的鲤鱼。”

        昌平公主深深后悔。

        她真不该来这一趟!

        湘蕙忍着笑应了下来。

        从玉扶玉听在耳中,倒是格外高兴欢喜。

        七皇子这般细心体贴周全,连小姐的口味都考虑到了。如此佳婿良人,小姐便是主动登门拜堂,也值得了。

        ……

        盛鸿随昌平公主去了喜宴。

        小半个时辰后,湘蕙拎着锦盒来了。六道菜肴,三荤三素,果然清淡美味。鱼汤熬成了奶白色,撒了细细的芫荽,鲜甜味美。

        谢明曦还是早晨吃的点心,早已饥肠辘辘,喝了一整碗鱼汤,又吃了一碗米饭,剩了大半菜肴,便让从玉和扶玉吃了果腹。

        吃饱喝足,胃里暖融融的,紧绷了大半日的神经,也稍稍松懈下来。倦意悄然袭来。

        谢明曦低声吩咐从玉:“我先睡会儿,你们去门外守着。”

        洞房花烛夜,不等新郎回来,新娘先独自睡下……

        “小姐,这样不太好吧!”扶玉胆大耿直,张口便道:“若是殿下回来,知道小姐先睡下,心里定会有些失落。”

        “是啊!小姐还是等一等吧!”从玉也低声道:“殿下不是说了么?喜宴散了就回来,算算时间,最多再等半个时辰。”

        谢明曦淡淡一笑:“既是去了,哪能轻易脱身。少说也得一两个时辰才能回来。行了,你们先退下。”

        从玉扶玉只得听令行事。

        谢明曦衣衫未褪,和衣而眠。

        ……

        谢明曦所料没错。

        盛鸿被众人绊住,根本不得脱身。直至喜宴散了,众宾客离去,同窗好友们还想再来闹腾一回洞房。被盛鸿恬不知耻地以“春宵一刻值千金岂能被你们耽搁”为由尽数轰走了。

        待盛鸿回洞房时,谢明曦正睡得香甜。

        从玉正要张口喊醒主子,盛鸿摆摆手,示意两人退出去。

        红烛跳跃,一室喜庆温暖的红色。

        谢明曦侧身躺在大红色的被褥间,乌发如墨,肤白胜雪,眉目如画。窈窕的身姿曲线毕露无疑。

        盛鸿心里腾地燃起火苗,喉咙阵阵发紧。热流在身体里涌动叫嚣。

        她是他的媳妇了。他对她做任何事都可以了……

        脑海中的小天使立刻义正言辞地反驳小魔鬼。不行!她看着镇定如常,实则精神紧绷了一整日,累极才睡下。他如何忍心将她吵醒?

        再者,胳膊上的伤势着实不轻。他不想让四皇子摸清深浅,才一直装着若无其事。若洞房时不慎,伤口迸裂血流满榻,可就不妙了……

        盛鸿用尽生平自制力,将心里蒸腾的热流按捺下去。

        他小心翼翼地躺到了床榻上,已完好未受伤的右胳膊,轻轻搂住了熟睡的谢明曦。将头靠在她的头边,在她的额上轻轻一吻。心里被填得满满的。

        盛鸿口中溢出一声满足的轻叹。

        很快,盛鸿也睡着了。

        红烛缓缓燃着,一室温暖明媚。

        ……

        习惯了独自入睡。身边骤然多了一个人,便是在睡梦中,也有些不适。

        谢明曦迷迷糊糊中翻了个身,只觉身后有一处坚硬之物抵着自己的腰。在睡梦中皱了皱眉,又动了一动。

        耳边响起一声类似痛苦的呻~吟。

        这是什么声音?

        谢明曦睡意陡然消退,猛然转身回头。

        正对入一双深幽的黑眸里。

        那双眼眸,格外灼热,似燃着火焰。似痛苦,又似欢愉。

        谢明曦头脑空白了片刻,才反应过来。面颊也似被火点燃一般,迅速绯红一片。

        是了,今夜是他们的洞房花烛夜。

        “明曦,”盛鸿的声音有些奇异的沙哑:“你这般下去,我可要忍不住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