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都市言情 - 六宫凤华在线阅读 - 第四百四十八章 投诚(一)

第四百四十八章 投诚(一)

        谢明曦从未小觑过俞皇后。

        俞皇后前世死因成谜。

        当时她只是四皇子府上的一个侍妾,没资格探询后宫之事,只知俞皇后死得颇为突然。数年后,她执掌后宫,终于有资格有底气询问旧事。

        俞皇后身边的亲信死的死,出宫的出宫,宫中知晓旧事的,所剩无几。她召了几个年迈宫人详细询问,也只问了个模糊大概。

        前世,四皇子被立为储君,三皇子与储君之位失之交臂。大病了一场,阴郁而亡。三皇子生母伤心过度,自尽身亡。

        俞皇后对建文帝心灰意冷,竟暗中生了弑帝之心。只可惜,在动手之前走漏了风声,被建文帝惊觉,出手镇压。

        一场后宫惊变,最终了无声息地化为暗流。

        俞皇后很快暴病身亡,半年后,建文帝也撒手归西。

        谢明曦重生而回,以头名身份进了莲池书院,和俞皇后时有见面的机会。至始至终,却未真正靠近亲密。便是因为,谢明曦心中对俞皇后颇为忌惮。

        千万不能小觑任何一个因爱生恨的女子!

        这一世,宫中情势和前世有了诸多改变。俞皇后的“心灰意冷”,也提前了数年。储位未定,后宫会变成何等局势,现在尚不好下定论。

        不过,谢明曦已决意提前下注在俞皇后身上。

        ……

        “皇后娘娘,”谢明曦抬起眼,明亮的目光和俞皇后交汇:“我有一桩极隐秘的事禀报娘娘。”

        俞皇后到了莲池书院,学生们便都称呼一声俞夫子。

        谢明曦此时称呼皇后娘娘,还言明有密事回禀,显然非等闲小事。..

        俞皇后心念电闪,深深地看了谢明曦一眼:“你且道来。”

        谢明曦没急着张口,先冲顾山长歉然一笑:“还请师父暂避片刻。”

        顾山长略一点头,退了出去。一旁伺候的宫女,也随之退了出去。只余两个相貌平庸的三旬宫女站在一旁。

        身为中宫皇后,俞皇后绝无可能将自己置身于险境。这两个相貌平庸的宫女,俱身手出众,以一当十,对俞皇后极为忠心。

        俞皇后连惯用的贴身宫女玉乔也打发了下去,这两个宫女却稳稳未动。

        谢明曦自然知晓宫中规矩和忌讳,对两个如影子一般的宫女视若未见,低声说道:“永宁郡主曾是我嫡母,当年逼我为谢云曦替考。我心中不忿,从父亲口中探问出郡主异于常人的癖好,也得知了谢云曦的真实身世。”

        “之后,永宁郡主质问于我。我和她当面对质时,竟刺探出一个更重要的隐秘。”

        谢明曦颇有技巧地顿了一顿,看向俞皇后。

        俞皇后神色未动,淡淡扫了谢明曦一眼:“莫非,这个隐秘和本宫有关?”

        谢明曦同样神色镇定淡然:“和太后娘娘有些关联。”

        俞皇后眸光一闪,看向谢明曦的目光里,多了锐利的锋芒和省视:“你想从本宫这儿,得到什么?”

        俞皇后和李太后不和之事,早已不是什么秘密,众人皆知。

        若能多一个拿捏对付李太后的把柄,俞皇后自是乐意。

        只是,这世上从没有不劳而获之事。谢明曦在此时向她秘密回禀,定然有所求。

        谢明曦倒是十分坦然:“娘娘心思敏锐,我这点心思,自然瞒不过娘娘。我如今看似风光,实则身处险境。”

        “便如七皇子,虽是皇子之尊,在宫中同样处境艰难。”

        “七皇子的欺君之罪被免了,却因穿了六年女装,失去了一个皇子最重要的六年。众皇子中,唯有他生母被关进冷宫。宫中无生母相互,宫外无外加相助。我这个未婚妻,非但不是助力,反而因谢家之事,将他也拖了进来。”

        “淮南王仗势相欺,皆因谢家无势,七皇子也无势。”

        “我所求者,不过是娘娘的庇护。令我安然度过这两年。”

        “待我日后及笄成年,我嫁进天家为媳,有了皇子妃的身份,想来天底下敢欺我者,不过寥寥几人。其中,绝不包括永宁郡主和淮南王。”

        ……

        好一个谢明曦!

        俞皇后眼眸微微眯起,目光定定落在谢明曦身上。

        中宫皇后之威,只有身在其中,才知是何等滋味。

        那双洞悉一切的锐利眼眸,如利刃临顶。空气仿佛凝滞一般,无所不在无所不知的威压,逼得人喘不过气来。

        若有宫人在场,早已跪倒了一片。

        若有诰命夫人在,早已噤若寒蝉。

        谢明曦就这么安然站着,任凭俞皇后打量。

        那份从容不迫含笑而立的镇定,和一众皇子公主与生俱来的尊贵气度又自不同。和出身无关,皆来自内心的自信强大。

        “好胆量!”俞皇后意味不明地赞了一句:“本宫已经很久没见到你这般胆大的少女了!”

        谢明曦适时地收敛几分,行礼谢恩:“多谢皇后娘娘盛赞。”

        “你求本宫庇护,只需向娴之恳求便可。娴之是本宫的好友,但凡她张口,本宫断无拒绝之理。”俞皇后看似不经意地问道:“有此捷径,你为何不走?”

        谢明曦似早料到俞皇后有此一问,迅速答道:“师父以诚待我,我不愿利用师父。”

        再者,情意用一分少一分。

        何必因这等小事,消磨俞皇后对顾山长的友情?

        俞皇后目光深幽,看不出喜怒:“本宫做了你几年夫子,只以为你聪慧伶俐天赋出众。现在看来,本宫委实看走了眼。”

        这个谢明曦,工于心计,心机深沉,善于伪装,简直天生就适合宫廷。

        谢明曦似窥出了俞皇后的心思,轻声道:“七皇子对储位没有野心,我对后宫更无奢望。”

        这等话,俞皇后自然不信。

        谢明曦也没有多解释。说得再多也无用,日久天长,才见人心。今日最重要的事,是向俞皇后投诚。

        谢明曦张口说道:“永宁郡主自幼丧母,被太后娘娘接进宫中长大。磨镜之癖,也是耳濡目染而来。”

        一直神色未变的俞皇后,脸上终于有了一丝裂痕,目中露出震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