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都市言情 - 六宫凤华在线阅读 - 第三百一十三章 鄙夷

第三百一十三章 鄙夷

        顾山长的脾气,在座众人当然都清楚。

        卢公公一退下,俞皇后便软声央求:“娴之,待会儿皇上驾临,你装也装得恭敬些。免得皇上心中不快。”

        顾清也低声恳求:“是啊,姑姑,在皇上面前,你可别犯犟脾气。”

        顾山长哂然一笑:“在天子面前,我等升斗小民如何敢造次唐突!你们多虑了!”

        她还未清高不识时务至将天子视为无物的地步。该有的礼数,半点不会少。

        只是,她也绝不会阿谀谄媚笑脸逢迎就是了。

        俞皇后看着满脸不以为然的好友,暗暗苦笑一声。不知想到了什么,眉宇间掠过一丝阴霾。

        ……

        片刻后,建文帝驾临椒房殿。

        建文帝并未穿龙袍,穿的是常服。独属于天子的威压也随之缓和了几分。英俊的脸孔上满是笑意:“家宴不拘常礼,都不必行礼了。”

        只有在椒房殿,建文帝才会放下天子架势,像个寻常的丈夫和父亲。

        这是天子的恩宠,也是俞皇后屹立中宫数年不倒的最大依仗!

        俞皇后目中含笑,果然未行礼。

        昌平公主一家三口显然也习惯了建文帝的恩宠,各自笑着应了。

        顾山长却端端正正地行了一礼:“莲池书院山长顾娴之,见过皇上。”

        众人:“……”

        和谐融洽的气氛下,这样的举动无疑是在扫建文帝的兴致。

        好在建文帝认识顾山长也不是一两年,对她的性情脾气同样知之甚深,也未介怀:“顾山长请起身。”

        待顾山长站直身体,建文帝又笑道:“你和莲娘知交多年,夫妻一体,莲娘的好友,便是朕的好友。在朕面前,你不必这般拘谨。”

        顾山长淡淡应道:“我无德无能,如何敢以皇上好友自居。皇上这般抬爱,我只有惶恐,委实不敢受之。”

        建文帝:“……”

        ……

        一把年纪了不肯嫁人坚持独身的女子,大抵都有些孤僻古怪。

        算了,还是别计较了。

        建文帝不再去碰软钉子,转而和俞皇后闲话:“莲娘,这些日子宫中琐事繁多,辛苦你了。”

        俞皇后笑道:“这是臣妾份内之事,何言辛苦。”然后,又故意嗔道:“皇上莫非是嫌臣妾无能,想将操持宫务之事交给嫔妃们不成?”

        建文帝显然很吃这一套,立刻笑道:“这怎么会。你是朕的贤内助,宫中一切交于你手,朕放心得很。后宫诸妃,不及你万一。”

        俞皇后舒展眉头,嘴角弯起。

        一旁的顾山长面无表情,心里呵呵。

        嘴上说得倒是好听!实际行动根本不是那么一回事。后宫嫔妃不及俞皇后万一,还不是照样一个接着一个的临幸,生出一堆庶出的皇子公主来?

        渣男!

        天下第一渣男!

        建文帝又看向昌平公主。

        对着最宠爱的长女,建文帝神色更是温和:“昌平,朕看你近来面色似有些不佳,莫非是身子不适?”

        昌平公主笑着应道:“父皇为政事日夜操劳,还要为女儿操心,女儿实在不孝。女儿在去岁末偶感风寒,如今已痊愈,父皇不必忧心。”

        女儿生病了,当爹的都不知道。就这也好意思摆出慈父嘴脸?

        顾山长心里又是呵呵一声。

        总之,当顾山长看一个男子不顺眼的时候,不管他说什么做什么都是渣。

        当然,这样的“荣幸”,也只落在了建文帝身上。

        像董翰林之流,于顾山长而言,犹如跳梁小丑,连被鄙夷唾弃的资格都没有。

        ……

        能和当朝帝后和大齐公主驸马同席,不知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好事,更是无上的荣耀。

        可惜,顾山长显然对这样的圣眷兴致缺缺。

        “家宴”一结束,顾山长便张口告退。

        建文帝还未离开,俞皇后不便亲自相送,只得吩咐昌平公主和顾清送顾山长出宫。

        “娴之年龄大了,这脾气也愈古怪了。”

        建文帝憋了一晚,显然也有些不满不快。只是,身为男子总得有些气度,不便和妻子最好的朋友斤斤计较。故作玩笑似地说道:“女子还是应该嫁人生子,性子也能柔顺些。”

        俞皇后此次却未顺着建文帝说话,淡淡张口:“娴之不愿嫁人,自有她的缘故。性情刚硬些,也未碍着任何人。莲池书院,万幸有她撑着。否则,也无今时今日。”

        建文帝注视着俞皇后,半晌才道:“莲娘,你已经很久没这般和我说过话了。”

        年少恩爱情浓,常直呼你我。

        不知从何时起,他习惯了自称朕,她也习惯了自称臣妾。离得再近,也如隔着一层朦胧的薄纱,看彼此总有些模糊。

        这一声我,似打破了无形的禁锢,令两人迅靠近。

        俞皇后心弦微颤,抬眼看向建文帝:“皇上……”

        “直呼你我便是。”建文帝迅打断俞皇后,声音中带着一丝无奈唏嘘:“莲娘,我们自少相识,当年是同窗,后来两心相许,历经辛苦,方结为夫妻。”

        “在我心里,你永远是我的俞莲娘,世上无任何女子能和你相提并论。”

        “我是天子,也是你的丈夫。在我面前,你想说什么都无妨。无需顾虑重重,更不必怕失礼激怒于我。”

        “不管何时何地,生何事。我都不会怪罪你。你这般小心翼翼,我看着只觉心痛。”

        ……

        建文帝说得动情,俞皇后也听得鼻酸,眼中依稀闪出水光,哽咽着喊了声:“元仲”。

        建文帝伸手,将俞皇后揽入怀中。他们都已不再年轻,怀抱没有了年少时的激烈情热,却更温暖舒适。

        俞皇后将头靠在建文帝的胸前,听着熟悉的心跳声,心中涌起了久违的甜意暖意。

        静静地依偎片刻,建文帝才张了口:“莲娘,还有几日便是上元节。每年宫中都会有灯会,到时候将莲池书院的所有学生都召进宫。有她们相陪,你也一定格外欢喜。”

        俞皇后的笑容陡然凝结在嘴角。

        前一刻还觉得温暖甜蜜的怀抱,这一刻冷如寒潭。

        她身在其中,冰冷入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