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都市言情 - 六宫凤华在线阅读 - 第二百八十五章 爱慕(一)

第二百八十五章 爱慕(一)

        平心而论,李默这个人,风趣诙谐,颇好相处。唯一的毛病,就是嘴贱了一点。

        往日四皇子看着李默对着别人贫嘴贫舌,颇觉有趣。

        不过,一旦贫到了自己身上,这滋味就不太美妙了。

        六公主倒是没讥讽他,不过,只凭书院大比败落于六公主之手这一点,足以令他懊恼不甘了。

        这半个月,他和六公主每次在宫中相遇,都是“火花四射”,彼此冷笑相对。

        盛渲没多少说话的力气,6迟只得再次笑着打圆场:“兄妹之间,哪有隔夜仇。再者,殿下心胸宽广,又怎么会和姑娘家计较。”

        有意无意地加重了“姑娘家”三个字。

        四皇子眉头略略舒展。

        果然还是6迟最清楚他的心意。

        李默却道:“六公主虽是女子,却射御出众,更胜男儿。”

        四皇子:“……”

        众人又是一阵无语。

        李默今天到底吃错什么药了!哪壶不开,专提哪壶!没见四皇子的面色已经很难看了吗?竟然还口口声声夸六公主……

        李默在众人怪异的目光中,露出一抹略显羞涩的笑容:“诶呀,我就是随口说说而已。殿下可别将我这些话告诉六公主殿下。免得六公主殿下心生误会,以为我是心生爱慕可就不太好了。以后再见面,岂不尴尬!”

        众人:“……”

        趴在床榻上的盛渲忍无可忍,费力地抬头白了李默一眼:“你别这副少年怀春的蠢样子行不行!”

        李默还是那副荡漾的笑容:“什么少年怀春,你可别乱说。我只是敬佩六公主殿下身手出众而已!”

        ……

        少年多早熟。

        出身名门的李默,今年和6迟同龄,俱是十四岁。这样的年龄,对姑娘家心生爱慕,不算什么稀奇事。

        稀奇的是,令李默情窦初开的少女是六公主……再仔细一想,六公主一身黑衣,美貌惊人,气质清冷,在一众娇柔的少女中映衬下,确实与众不同。

        这么一想,李默爱慕六公主一事,又不是那么奇怪了。

        6迟将心底那一丝微妙的违和感按捺下去,随口打趣道:“是是是,你只是敬佩六公主殿下射御出众,绝无爱慕之意。”

        李默一个劲儿地笑。

        笑得像个白痴一样。

        四皇子看在眼中,既觉刺目又觉得糟心,面无表情地移开目光。

        从淮南王府出来之后,四皇子骑马回宫。

        6迟也打算回府,却被李默硬拉着不放:“早早回去做什么,我知道一间新开的茶楼极好。走走走,我请你去喝茶。”

        6迟身不由己地被拖去了茶楼。

        ……

        茶楼干净雅洁,茶香清幽。

        可惜,坐在对面羞羞答答一脸怀春蠢相的少年,破坏了6迟悠然品茗的心情。

        “……子毓,不瞒你说,我以前只觉得六公主殿下生得美貌,却也未多留意过。直至书院大比,她持着弓箭,每一箭嗖嗖命中靶心。我忽然就觉得心跳加。最后的一箭双鸟,更令人惊艳。”

        “我大概,就是在那一刻有那么一点点地开始喜欢她了。”

        6迟抽了抽嘴角,看着一脸春花烂漫开放的李默:“你确定,只有一点点喜欢?”

        素来厚颜的李默,竟有些忸怩:“到第二天御马比试,她在最后一个转弯处冲过我身侧,比我更快一步的时候。我的喜欢就更多一点了。”

        “这半个多月,我一共做了三回梦,每次都会梦见她。”

        “我长这么大了,还从来没有这样惦记过谁……这种感觉,你肯定懂的吧!”

        李默一脸期待地看着6迟。

        6迟的脑海中迅闪过一张娇美可人的俏脸,点了点头。心情却有些低落。

        他昨日又去了林家,林微微还是避而不见,摆明了是在躲着他。

        他到底做错了什么?

        林微微到底为什么疏远他?

        李默的声音又在耳边响起:“子毓,我想借着送妹妹去书院,和六公主不期而遇。”

        遥想着那样的场景,李默咧嘴笑了起来。

        身为好友,6迟只得表示支持:“这个法子虽然笨拙了些,倒是合适。六公主殿下身份尊贵,不容唐突。你见了她,可万万不能像今日这般胡乱说话。”

        李默一挺胸膛,满脸自信:“这怎么会!”

        6迟揶揄地笑了一笑:“不会最好。否则,你在六公主面前丢人出丑,我可不会帮你。”

        李默压根听不进半个字,兀自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待会儿回去,就和妹妹说一声,明日送妹妹去莲池书院。明天他一定要穿戴得精神些,展露出迷人的翩翩风度……

        ……

        李默回府之后,立刻去找李湘如:“妹妹,明早我送你去书院。”

        正在练琴的李湘如,头也没抬,随意嗯了一声。

        直到李默满脸笑容地离开,李湘如才后知后觉地一阵讶然。兄长送她去书院是常事。这点小事,哪里值得特意跑过来一趟?

        他又要搞什么鬼?

        满心疑惑的李湘如,隔日清晨见到了李默,不由得瞠目结舌。

        深秋时节,凉风习习。她已穿上了两层罗裙,还披着厚实的披风。

        李默却穿了薄而柔软的宝蓝色锦袍,锦袍上以金线绣出精美繁复的图案,华美异常。唇畔含笑,右手执扇。整个人在晨曦中金光闪闪,闪得她头晕眼花。

        “大哥,你今儿个怎么穿成这样?”李湘如蹙起眉头:“天这么冷,可千万别被冻着了。”

        可惜,任凭她怎么说,李默也不肯换下身上的衣服。就这么瑞气万丈地骑上骏马出了李府。

        到了莲池书院外,李湘如下了马车,和兄长道别。

        李默不肯放她走,故意拖着她扯闲话。

        李默本就生得俊美,今日又穿戴得耀目,如同一只孔雀般熠熠闪光。不时引来少女娇羞的一瞥。

        李默通通不予理会。

        直至一个骑着黑色宝马的黑衣美丽少女映入眼帘。

        李默的眼睛陡然亮了,立刻低声催促:“妹妹,六公主殿下来了。我和你一起上前行礼问安。”

        李湘如:“……”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