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都市言情 - 六宫凤华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七十七章 弦断(二)

第一百七十七章 弦断(二)

        李湘如在几日前便挑好了琴曲。

        这首琴曲,指法繁复,难度极高。她每晚都要练上一个时辰,只为了今日技惊四座一鸣惊人。

        便是手指伤口隐隐疼痛,随时有重新迸裂之忧,她也不会退却。

        李湘如收敛心神,不看任何人,双手迅速拨动琴弦,发出悦耳的铮铮琴音。

        杨夫子心里暗暗点头。

        论琴艺,谢明曦略胜李湘如。不过,李湘如亦天赋出众,且肯下苦功。尤其是今日这一首琴曲,难度颇高,平日从未听李湘如在课上练过。可见全是课余苦练。

        琴音越来越快,越来越激昂。

        李湘如纤长的十指在琴弦间跳跃,不知何时,伤口已重新裂开,鲜红的血液流了出来,滴落在琴身上。

        颜蓁蓁萧语晗等人低声惊呼。

        “李姐姐的手指又流血了!”

        “这样抚琴,伤口会越来越深!手指一定很痛。”

        “快些让她停下,不能再继续抚琴了。”

        杨夫子也拧起眉头,张口制止:“李湘如,你的手指流血了,快些停下。”

        全神贯注浑然忘我沉浸于琴音的李湘如,似未听见一般,依旧运指如飞,琴音激昂。指尖鲜血不停滴落,很快汇聚成了一摊惊心刺目的血迹。

        林微微倒抽一口凉气,凑到谢明曦耳边低声道:“李湘如是不是疯了!手指不停流血,为何还不停下?”

        十指连心!

        此时的李湘如,手指会有多痛,可想而知。

        可李湘如,脸上竟看不出半丝痛楚和勉强,仿佛入了迷,又似着了魔怔一般,整个人都沉浸在了琴音之中。

        谢明曦注视着李湘如,淡淡低语:“她不会停。”

        李湘如看似宽和大度行事圆融,实则骄傲又固执。对别人狠辣,对自己也同样狠得下心肠。

        这样的对手,才最是可怕!

        ……

        琴音终于戛然而止。

        李湘如的右手已染满血迹,原本浅浅的伤口,因不停拨动琴弦,已变得深了许多,阵阵刺痛。

        李湘如忍着疼痛,抬起头冲杨夫子歉然一笑:“让夫子担心了。”

        杨夫子沉着脸快步上前,来不及训斥,立刻取出干净的帕子按住李湘如的伤处。又转头吩咐:“你们立刻去顾山长那儿,要些止血的药膏来。”

        颜蓁蓁秦思荨抢着应下,起身跑了出去。

        杨夫子又转头,又气又急又怒地说道:“李湘如!你手指受伤,为何还要坚持抚完琴曲?你可知道,这样极易伤到手指!若彻底伤了手指,以后你便是想抚琴也不可能了。”

        李湘如苍白着俏脸,低声认错:“对不起,学生不该如此固执,令夫子忧心。”

        直到此刻,李湘如才阵阵后怕,只觉得手指上的伤口疼得钻心。一时间,阵阵惊恐涌上心头。

        若真的彻底弄伤了手指,以后再不能抚琴,该怎么办?

        很快,顾山长亲自来了。

        顾山长一见李湘如此时的模样,神色也沉了下来,亲自为李湘如清洗敷药,命人去请大夫,又沉着脸说道:“接下来的射御课程,你不必再考了。”

        李湘如一惊,脱口而出道:“山长,我能坚持……”

        顾山长冷然地打断李湘如:“拉弓射箭勒缰绳御马,俱都耗费力气。你手指伤口颇深,绝不宜再用半点力气。否则,过了今日,你这手指便废了。”

        “到底是一次考试成绩重要,还是你的手指重要?”

        顾山长严厉的警告,振聋发聩!

        李湘如脸上的血色退得干干净净,嘴唇不停轻颤,却再也说不出半个字来。

        就在此时,谢明曦走了过来,先对顾山长行了一礼,才张口道:“山长,李姐姐手指受伤,不能再考射御课程,也不宜再去练武场。免得触景生情,心中难过。我愿留下相陪。”

        李湘如:“……”

        李湘如狠狠瞪了过来,正要说话,顾山长已经一口应下:“也好。你先陪一陪李湘如。等其余学生考完射御,再来换你去练武场。”

        顾山长一锤定音,李湘如无奈地将到了嘴边的话咽了回去。

        ……

        一炷香后。

        所有学生都去了练功场。

        李湘如回了学舍后,木然地坐在位置上。谢明曦十分“尽心尽责”,特意坐在李湘如的身侧,也就是盛锦月的位置上。

        李湘如腰杆挺得笔直,目光直视前方,仿佛身边空无一人。

        谢明曦也不急着张口说话,悠然地坐在椅子上,笑眯眯地看着李湘如。

        过了片刻,李湘如终于忍无可忍,愤而转头:“谢明曦!你别假惺惺地说什么相陪,你根本是有意看我笑话!”

        因愤怒涌起的潮红,布满了李湘如白皙的脸孔,一双水盈盈的美丽双眸,此时燃着怒焰。

        谢明曦好整以暇地笑了也笑:“李姐姐此话从何而来!我好心留下陪你,怎么倒成了看你笑话了?你有何笑话,让我来看?”

        李湘如:“……”

        装模作样!故意往她的伤处捅刀子!

        李湘如狠狠地瞪着谢明曦:“谢明曦!此次是我失策,输了你一筹。不过,好运不会永远站在你身边。总有一日,我会令你尝到悔恨莫及的滋味!”

        谢明曦扯了扯嘴角:“哦?那我就等着好了!”

        李湘如:“……”

        没等李湘如继续发怒,谢明曦已沉了脸,冷笑一声:“你暗中怂恿盛锦月出手对付我,自己袖手一旁,等着看我出丑。”

        “现在,盛锦月事发,会被严惩。你这个始作俑者,莫非以为自己能置身事外?”

        “李湘如,这只是开始!你处心积虑地要对付我,压我一筹!那就该做好随时被我反击的准备!”

        “赢者无愧于心,输者也只能甘心认输!”

        话已说到这一步,脸已彻底撕开。

        李湘如也不再遮遮掩掩,目中满是恨意,冷冷说道:“你说的没错。此次是我输了!我甘心认输!不过,你也别太过得意了。我迟早会扳回一城!”

        谢明曦挑眉,懒懒一笑:“别让我等得太久!人生短短数十载,我总等着可是会累的。”

        李湘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