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都市言情 - 六宫凤华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七十章 事发(二)

第一百七十章 事发(二)

        董翰林坐下片刻,又白着脸跑出去了。

        如此往返四次。

        董翰林一副虚脱的模样,坐在椅子上没力气动弹。谢明曦主动收齐试卷,送至董翰林面前:“夫子,试卷已都收齐了。”

        放在第一份的试卷,赫然便是盛锦月的。

        一张试卷,竟有大半都是空白。

        虚弱无力的董翰林,目光一扫,立刻怒上心头。不知哪来的力气,重重拍了一下桌子,怒喊一声:“盛锦月,你给我过来!”

        做贼心虚惶惶难安的盛锦月,头脑里紧绷的弦瞬间绷紧,不假思索地喊道:“我带来的粽子绝无问题。夫子闹肚子,和我半点关系都没有!”

        董翰林:“……”

        众少女:“……”

        众人的目光齐刷刷地落在“此地无银三百两”的盛锦月身上。

        盛锦月此时也知自己反应过度,恨不得一口咬掉自己的舌头。面色忽红忽青,目光飘忽不定:“不知夫子有何吩咐?”

        董翰林也不是蠢人,见盛锦月这等反应,哪里还猜不出是怎么回事。

        粽子里必被做了手脚。

        只是,这个盛锦月为何要对付六公主?

        两人是堂姐妹,平日并无恩怨。再者,对堂堂公主下黑手,后果可不是一般的严重。盛锦月是脑袋被驴踢了不成?

        可恨可恼的是,六公主浑然不知,将粽子转赠给了他。他成了中了黑手的倒霉鬼……

        董翰林面色扭曲而狰狞,正要怒骂盛锦月,肚子又传来咕噜咕噜的声响,只得捧起肚子又去了净房。

        众人:“……”

        学舍里陡然安静下来。

        所有人都在看着盛锦月,目中有鄙夷有轻蔑有不屑。

        董翰林不知是怎么回事,她们可都看在眼底。那个被做了手脚的粽子,本是送给谢明曦的……盛锦月要谋害的人,是谢明曦!

        盛锦月涨红着脸嚷道:“你们看我做什么!我的粽子根本没有半点问题!今日早上,大家伙儿都吃了,谁也没闹肚子。董夫子这样……定是因为他吃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怎么能怪到我身上来!”

        不管如何,此事万万不能承认!

        谢明曦目光一扫,掠过盛锦月看似镇定实则仓惶的脸孔,淡淡说道:“是非曲直,你自己去顾山长面前说个明白。”

        顾山长行事方正,一丝不苟,在学生中颇为威望。

        盛锦月听到顾山长的名讳,脸更白了,抵死不从:“我行事坦荡,并无错处。为何要去见山长?”

        “你既然心胸坦荡,为何不敢去?”

        谢明曦犀利的反问,堵得盛锦月哑口无言。半晌,才勉强找出一个理由:“下一场考试很快就开始了。我现在去顾山长那里分说,便会耽搁了下一场考试。等午休的时候再去不迟。”

        话音刚落,学舍门口便响起了一个熟悉的声音:“我已来了。”

        ……

        竟是顾山长!

        众少女一惊,忙转身拱手行礼。

        今日的顾山长,面容格外冷肃,站在门口,明亮的目光扫了过来。

        盛锦月当其冲,根本不敢看顾山长,迅垂下头。

        李湘如也不动声色地垂了眼。

        “董夫子打人给我送了口信,让我到学舍来。”顾山长冷然问道:“到底出了何事?”

        无人敢吭声。

        谢明曦主动上前一步,朗声说道:“请山长息怒,容我将此事道来。事情要从今日早上说起,盛锦月特意带了粽子,给诸位同窗分食……”

        谢明曦深谙告黑状之道,并未强调是盛锦月所为,字字句句却又直指盛锦月:“……董夫子吃了粽子后,一直闹肚子。显然是所进食之物,出了差错。到底如何,学生不敢下定论,还请山长定夺!”

        顾山长目中怒气聚集,定定地看着面色惨然的盛锦月:“盛锦月,你老实交代,那个粽子里到底放了什么?”

        盛锦月抵死不认:“什么都没有,就是一个普通的豆沙馅的粽子罢了!山长不能只听信谢明曦一面之词,便冤枉于我!”

        然后,一脸愤怒地看向谢明曦:“谢明曦,一切分明是你杜撰出来的。你这是有意陷害我!早知如此,我真不该好心给你带粽子来!”

        谢明曦扯了扯嘴角,淡淡说道:“你的‘好心’,我实在承受不起。”又看向顾山长,自责不已地叹道:“可恨我不知粽子被做了手脚,不然,绝不敢将粽子送给公主殿下。”

        一直没出声的六公主,也张了口:“我不该将粽子送给董夫子。”

        顾山长皱着眉头,沉声道:“此事焉能怪你们两人。”目光如电般扫过盛锦月:“你不必再考了,立刻随我来。”

        盛锦月头脑又一嗡,脱口而出道:“为什么不让我考试?我什么也没做,就这般惩罚我,我不服!”

        顾山长掌管莲池书院十余年,什么样的学生没见过?盛锦月这般闹腾,顾山长根本没放在眼底,淡淡道:“我自会让你心服口服。”

        ……

        盛锦月万般无奈地随着顾山长离开。

        临走前,盛锦月狠狠地看了谢明曦一眼,目中满是怨毒。

        林微微在一旁看得心中一跳,忿忿地哼了一声:“明明就是她心怀不轨,在粽子里下药害你。如今事了,她竟没半分愧疚之意,反倒记恨到你头上。真是可恨可恼!”

        林微微的话,顿时得到了众人有志一同的附和。

        “就是!这个盛锦月,心思实在恶毒!”

        “我们有这等同窗,以后可得注意些才是。”

        “是啊,以后她带来的饭食,我可是半口都不敢吃了。”说这话的,是心直口快的尹潇潇:“李姐姐和她同寝,应该加倍留心才是。”

        李湘如竟也是一脸愤恨:“知人知面不知心!枉我平日将她视为好友!没想到,她竟是这等阴暗之人!”

        谢明曦瞄了义愤填膺的李湘如一眼,似笑非笑地扯了扯嘴角。

        就在此时,季夫子抱着一摞试卷迈步而入。

        董翰林闹出的动静着实不小,夫子们都有所耳闻。

        季夫子绝口未提,目光一扫:“各自坐下,开始考算学。”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