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都市言情 - 六宫凤华在线阅读 - 第十五章 旧怨

第十五章 旧怨

        这张俊脸,于前世年少的谢明曦而言,实在太熟悉了。

        当年她从十岁起跟在嫡姐身侧,曾数次出入淮南王府。和盛渲相见相识,顺理成章。

        盛渲出身尊贵,容貌生得俊美,对待女子极有风度。对着她这个谢府庶女,也从不摆架子,态度亲切。

        少女心最细腻敏感。情窦初开的她,对他生出了微妙朦胧的好感。

        这份好感,便如镜中花水中月,可望不可及。是一个少女最甜的美梦。

        她默默地遥望着他,从未生出过亲近他的念头。

        在她心中,他是儒雅的谦谦少年。

        却不知,他温和俊美的外表下,藏着一颗肮脏污秽不堪的心。

        他似察觉到了她隐秘的心思,对她格外和善,偶尔会用她看不懂的目光隐晦地掠过她尚未育完全的身体。

        懵懂无知的她,被慢慢引诱着失了警惕。一个有心,一个无意,偶然间有了独处一室的机会。

        他竟强行搂住她单薄的身子,意欲轻薄。狭长的眼中,露出令人心惊的欲~望。

        而那时,她未满十二岁,月信未至,还是个尚未长成的小姑娘。

        她吓得魂飞魄散,下意识地张口便要喊叫。

        他却笑了起来,温和的面具撕下,露出丑陋扭曲的真容:“便是叫了人来,也无人会相信你的说辞。只会以为你年少却生性轻浮,以美色‘引诱’我。到时候,你声名尽毁。谢郡马只会主动送你进淮南王府,做我侍妾。”

        一边说着,一边伸手捏住她的下巴,强行地吻上她的嘴唇。黏腻湿热的舌头,在她的唇内肆意。

        惊恐万分的她,张口用力,差点咬断他肆无忌惮的舌头。

        他满口鲜血,痛不可当,怒不可遏,扬手便要扇她的脸。

        年少的她,不知哪来的胆量,竟挺直胸膛,一字一顿地说道:“大齐律例,诱~奸十二岁以下的稚龄少女者,庶人当斩!有官爵者,削其官爵,终生不得起复为官。”

        “你是淮南王府嫡孙,日后当继承王位,执掌宗人府。大好前程,声名不容有损!”

        “盛渲!你今日敢动我一根手指,我豁出所谓清名闺誉,拼个鱼死网破,也绝不容你得逞。”

        宁可玉碎,不为瓦全!

        他如一匹凶性大的恶狼,凶狠阴冷的目光盯着她。

        她抱着同归于尽的决绝,毫不示弱地回视。

        对峙良久,他忽地笑了起来,如往日一般温和可亲:“明曦表妹,你这么慌张做什么。我不过是和你开个玩笑罢了。”

        唇边那抹血迹,鲜红得刺目。

        她僵硬着转身,一步步离开。

        ……

        离开他的视线后,她才惊觉,自己已全身冷汗。侥幸逃过一劫,她心中无半分欢喜,只有无尽的屈辱难堪。

        刚萌芽的爱慕,被用最残忍的方式折断。

        至此之后,她再不愿靠近任何成年男子,便连父亲兄长也不例外。也再未对任何男子动过心。

        这一桩阴暗耻辱的事,她无颜告诉任何人。连丁姨娘也不知情。

        她偶尔还会遇到盛渲,却再未正眼看过他,也再未和他说过半个字,避之唯恐不及。

        盛渲见她这般警惕防备,只得无奈罢手。

        盛渲后来娶妻生子,成了淮南王世子。数年后,又继承王位,执掌宗人府,手握权柄。深得建武帝器重。

        那时,她已是宫中贵妃,膝下育有建武帝最喜爱的长子,地位稳固,无人能撼动。耳目也十分灵通。

        盛渲身边伺候的丫鬟,大多年幼。每隔一两年,便要换上几个。抬进府的侍妾,也多是未满十四面嫩之极身形未长开的少女。不可告人的喜好,可见一斑。此事也成了众人心照不宣的隐秘。

        她深深厌憎这个人面兽心的男人。奈何盛渲是建武帝心腹,有从龙之功,她这个贵妃,也奈何他不得。

        好在上苍有眼,建武帝穷兵黩武,残忍弑杀,未到四十便驾崩归西。她的儿子继位后,她便是万人之上的贵太妃。

        因她厌恶盛渲,建初帝也对他颇为冷淡。盛极一时的淮南王府,很快失了圣心,渐渐没落。待到长孙继位,她身为辅佐幼帝的太皇贵太妃,对年少的幼帝影响极深。

        此消彼长之下,身为淮南王的盛渲,日子更加难熬。

        上有所好,下必行焉。

        宗亲里不乏机灵之辈,立刻搜罗盛渲奸~污幼女的罪证,呈至圣前。

        尚未成年的幼帝勃然大怒,下令革了盛渲的王位,将他关进宗人府天牢。不出数日,盛渲便畏罪自尽,死在了天牢里。

        ……

        前世她活了八十年,一生中仇敌对手颇多。

        盛渲无疑是其中最令人“刻骨铭心”的一个!

        谢明曦目光微冷,神色未变。

        一行人很快到了郡主府外。

        门房管事利索地开了正门。

        谢元亭利落地下了骏马,颇为冷淡地喊了一声三妹。

        他心性凉薄,气量狭窄。三日前在谢府丢人出丑,他全数归咎到了亲妹妹身上。便是见了她,也无半点好脸色。

        盛渲目光落在谢明曦略显稚嫩的美丽脸庞上,眼中骤然闪过奇异的亮光。

        盛渲翻身下马,走上前来,俊脸含笑:“你就是明曦表妹吧!我是锦月的同胞兄长,你可以叫我渲表哥。”

        谢明曦心中暗暗冷笑一声,面上露出恰到好处的羞怯:“盛公子这般称呼,令我不胜惶恐。”

        盛渲温和一笑:“你虽是庶出,也要尊称姑母一声母亲。于礼法而言,我们确实是表兄妹。只是往日未曾相见罢了。”

        话音刚落,盛锦月便从马车上下来了。

        盛锦月先瞪了谢明曦一眼,然后娇嗔:“大哥!前两日便是她口出不逊,羞辱于我。你可得为我撑腰出这口闷气才是!”

        随后而来的谢云曦也狠狠瞪了过来,一副和谢明曦誓不两立的架势。

        谢元亭警告地瞥了谢明曦一眼。

        谢明曦颇为无辜地眨眨眼:“大哥,你为何这般看着我?莫非我做错了什么事?”

        当然是大错特错!

        区区谢府庶女,和淮南王府的小郡主如何能相提并论。盛锦月便是出言羞辱,谢明曦也该隐忍不。更遑论主动招惹!

        谢元亭总算要脸,当着众人的面,并未直言。淡淡说道:“先进去给母亲请安。是非曲直,自有母亲来评断做主!”

        盛锦月高傲地睥睨谢明曦一眼,率先迈步。

        谢云曦同样不屑一顾,冷笑一声,和盛锦月一同进了郡主府。

        谢元亭半点体恤妹妹的心思都没有,转头冲盛渲笑道:“表哥请进府。”

        盛渲却笑道:“我们身为男儿,总该让一让姑娘家。让明曦表妹先进府吧!”

        谢元亭:“……”

        谢元亭立刻看向谢明曦,满面微笑,和颜悦色:“三妹,你先行。”

        片刻间便似换了一张脸。

        谢明曦轻笑一声:“听闻蜀地有人擅变脸之技,大哥何时去了蜀地,竟学了这门绝艺回来?”

        谢元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