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都市言情 - 六宫凤华在线阅读 - 第十三章 制药

第十三章 制药

        叶秋娘签定三年工契,若违约提前离开,需赔付二十两银子。

        掌柜舍不得放走厨艺精妙的叶秋娘,再三挽留。

        叶秋娘倒也坦白,低声说道:“谢三小姐允了我五倍工钱。”

        掌柜无话可说,收了二十两银子,将工契还给叶秋娘。叶秋娘小心地收好工契,又去雅间谢恩。

        “多谢三小姐!”叶秋娘恭敬地行了一礼。

        谢明曦坦然受之。

        眼前的叶秋娘,不折不扣是个麻烦。

        不过,既是遇上了,她便伸手救上一回。

        待叶秋娘走后,从玉犹豫片刻,才小声问道:“为一个厨娘,花这么多银子,只怕丁姨娘那里交代不过去。”

        丁姨娘倒也罢了,更要紧的是永宁郡主那边该如何交代?

        谢明曦随口笑道:“我自能应付。”

        从玉似还想再问什么,见谢明曦住了口,将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

        第一日被提到小姐身边伺候,小姐就曾说过,不喜身边丫鬟多舌多问。她没别的长处,总能做到听话二字。

        谢明曦目中露出满意之色。

        扶玉是可造之材,从玉胆子虽然小了些,倒也可调教。

        “小姐可要回府?”扶玉问道。

        谢明曦淡淡说道:“先去最近的药铺。”

        ……

        兰香院。

        丁姨娘柳眉紧蹙,坐立难安。

        文琦刚踏进屋子,还没来得及张口,丁姨娘便迫不及待地问道:“明娘回府了么?”

        文琦小心翼翼地应道:“还没有。”

        丁姨娘又急又气,霍然站起身来:“她到底是去了哪里?”

        说也没说一声便出了府,一走就是大半日。现在已是申时,竟还没回府!谢明曦再聪颖,也只有十岁。自小到大从未出过府,又生得眉眼如画……

        万一惹人觊觎,生出祸端,可就糟了!

        还有十几日,就是莲池书院考试之期。

        这段时日,谢明曦万万不能有半点差错。

        心气不顺满心烦闷的丁姨娘,竖起柳眉,厉声吩咐:“立刻派人出府去找。”

        “姨娘先别急。”文琦温声劝慰:“三小姐出府之事,暂时无人知晓。这么大张旗鼓出去寻人,惊动了全府下人,反倒不美。奴婢这就让人去门房守着。小姐一回府,便来送信给姨娘。”

        丁姨娘深深呼出胸口的浊气:“还不快去!”

        心如油煎地等了半个时辰,终于等来了谢明曦回府的消息。

        丁姨娘一颗心总算落了地,领着丫鬟急匆匆地去了春锦阁。

        没想到,竟吃了个闭门羹!

        肤色黝黑身材粗壮的扶玉将丁姨娘拦在门外:“三小姐吩咐,今日累了,谁也不见。姨娘还是请回吧!”

        丁姨娘:“……”

        丁姨娘气得脸都白了!

        她是谢明曦的亲娘!

        区区一个丫鬟,竟敢拦着她!

        真是反了天了!

        文琦身为丁姨娘最得力的大丫鬟,此时自得挺身而出,沉着一张俏脸呵斥:“混账!姨娘忧心三小姐,特意来探望。你竟敢阻拦!”

        一个月除去初一十五,其余的日子谢家内宅俱是丁姨娘当家。文琦也颇有威信,一张口,凌厉的气势扑面而来。

        可惜,扶玉压根不懂看脸色说话行事,站在那儿动也没动:“小姐说了,谁也不见。”

        文琦:“……”

        文琦被噎得一口气差点上不来。

        正要横眉发怒,丁姨娘却红着眼圈道:“罢了,我明日再来。”

        ……

        片刻后,扶玉进屋子禀报:“三小姐,丁姨娘哭着走了。”

        又是丁姨娘惯用的伎俩。

        以为这样便能令她心软退让!

        谢明曦哂然一笑,吩咐道:“明日后日你继续守着门,别让任何人进来。”

        扶玉应了下来。

        谢明曦又吩咐一声:“从玉,你和扶玉守在门外,不得让任何人擅自靠近。”

        两个丫鬟对视一眼,一起应了。揣着满肚子的疑问,当着谢明曦的面不敢多问。出了屋子,头靠着头低语。

        “奇怪,小姐为何买了这么多药材回来?”

        “何止是药材,还一并买了熬药制药的器具,连药炉也买了两个。”

        “莫非小姐会制药?”

        “这怎么可能!小姐从未学过医,怎么可能会制药?”

        两个丫鬟面面相觑,俱是一头雾水。

        从鼎香楼出来后,连着跑了五家药铺。每到一家药铺,三小姐便拿出一张纸,上面列满要买的药材。

        有常见的,也有稀罕少见的,一张纸上二三十种,每样都要一两。抓药的小伙计看不出半点名堂,满脸古怪地抓药称药。

        五家药铺跑过来,便买了一百余种药材。

        为了不惹人瞩目,她们两个用新买的绸缎包裹着药材,抬进小姐的闺房里。

        小姐到底是要做什么?

        ……

        各种药材混在一起,气息不算好闻。

        谢明曦轻轻嗅一口,嘴角微微扬了起来。

        当年她被抬进四皇子府时,只有十四岁。

        府中美貌妖娆的侍妾众多,四皇子于女色淡薄,召她侍寝,见她瑟缩哭泣,便是她生得再美也没了兴致。挥挥手又让内侍将她领了出去。

        未承宠便已失宠,接下来的时日,清苦难熬。

        她不愿出头露脸,琴棋书画一律不沾。为了打发时间,读起了医书。她自幼聪慧,过目不忘。很快将搜罗来的数本医书倒背如流,里面提及的药方更是熟记于心。

        待到后来,为了挣扎求生,她殚精竭虑,用尽手段。自己配药调理身体,一夕承宠,便有了身孕。

        内宅妇人的阴私手段防不胜防。为了保住孩子,每日吃进口中的食物都要仔细检查,慎之又慎。不仅要防着下毒或是落胎药,相生相克的食物更要避讳。

        她平安生下儿子,坐稳妃位,光华渐露。

        善嫉成性心胸狭隘的李皇后,眼睁睁地看着自己一手扶起的人成了心头大患。一时气火攻心,患了中风之症。口不能言身不能动,熬了半年撒手西去。

        她顺理成章地做了贵妃,执掌六宫。

        宫中再无人能压她一头。

        她可以做自己喜欢的事,无需顾虑任何人。

        她一声令下,太医院院判恨不得将太医院里所有的医书都搬进琼华宫。儿孙知她喜读医书,四处搜罗医书古籍或各种药方。

        她一生从未替人看诊治病,所读医书所知医理,却胜过世间任何一个名医。

        太医院里医术最高明的太医,只能开出百余个药方。她脑海中记住的药方,至少也有几百个。其中更有宫中秘而不宣的精妙药方。

        兴之所至,她也学过制药配药。

        丹散丸露,外敷药膏内服汤剂,样样皆通。

        昔日消遣之用,重活一世,倒先派上用场了。

        谢明曦轻笑一声,伸手打开药包。

        天色一点点暗了下来。

        房门紧紧关着,隐约传出淡淡的药味。

        从玉扶玉警惕地守在门外,牢牢记着主子的吩咐,不让任何人靠近半步。便连偶尔飞过的一只苍蝇,也被扶玉眼疾手快地捏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