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雷武在线阅读 - 第三百二十六章 杀,一个不留

第三百二十六章 杀,一个不留

        两人带着紫宸逃跑的路线,并不是原路,而是另外一条路。

        石室很大,像是迷宫一般。

        空气中带着一股寒意,紫宸感觉很不舒服,而且还有一种危机四伏的感觉。

        “我们这是去哪。”紫宸问道,他的手中,拿着紫金葫芦,光芒璀璨,传出一股奇异的波动。

        “师父葬地之外,有一个传送阵,我们从那里出去。”吕鹏道。

        “人屠的葬地,他真的死了。”紫宸吃了一惊,他一直以为,这里只是人屠弄的遗迹,就是为了留下传承。

        毕竟在传说当中,人屠战力强大,是南部地域第一人,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会死。

        “世人谁能不死,纵使风华绝代,到头來也是一堆红粉骷髅,师父寿元到了,终究沒有逆天。”

        说起人屠,两人除了敬畏之外,并沒有更多的表情,因为两人对人屠,知之又少,甚至于对方是什么境界,二人都一无所知。

        随着几人的前进,紫宸感觉寒意越來越盛,他的寒毛根根倒竖,感觉到危险的死亡气息。

        “这就是师父留下的重宝,看起來也不怎么样啊。”吕鹏扭头问道,很是轻松,仿佛早已习惯空气中的寒意。

        “一共有三件,这件最差,另外两件很强,比丹兵还可怕,一众宗主级,正在为此厮杀。”紫宸开口,沒有得到最强重宝,心中并沒有失望,反而很庆幸,如果自己真的拿了那两件东西,绝对有死无生。

        两人听闻,倒吸冷气,之后摇头,感到可惜,如此重宝竟然跟他们擦肩而过。

        不过二人心态还算好,得到传承,也很满足了,因为这才是真正的重宝,当年人屠凭借阵法斩杀众多强者,凭借战技,灭掉天武者,二人信心十足。

        “你们确定沒有问題吗。”紫宸心中寒意更盛,忍不住打了一个哆嗦,在这一刻,完美体都感觉到了刺痛,像是有利刃在旁边虎视眈眈的盯着他,随时切割一样,寒意逼人。

        “放心吧,我们在这里待了数年了,沒有一点问題,你只是沒有习惯。”

        两人很轻松。

        紫宸远远看到了人屠的葬地,那是一个漆黑的古堡,材质不详,周身流转迷蒙气机,像是一柄柄利刃,横空肆虐,组成天罗地网,沒有任何破绽。

        每一道气机,都像是一道剑气,都能撕碎虚空,威力可怕,此刻密密麻麻,不下数百数万道围绕古堡。

        这里杀意滔天,像是一个大凶之地,使人心生敬畏,不敢上前。

        “那是完全开启的十方寂灭阵,一旦踏入,必死无疑,唯有大力破开,除此之外,再无破解之道。”

        紫宸听闻很震撼,如此大阵,仅次于上古遗阵,谁能用大力破开,就算是宗主级,拿着那两件堪比底蕴的兵器也不行。

        “轰隆隆。”

        天地震动,传出大响,隆隆声响不断传出,整个葬地都在颤抖,宗主级的战斗实在是太可怕了,这一方天地都要坍塌。

        但紫宸现,那个古堡,却像是立于虚空之外一般,任凭天地颤动,它却纹丝不动,像是定在了那里。

        “传承跟重宝都沒了,葬地的大阵会自主运行,古堡会进入大地深处,我们现在就走吧,几年沒有出去,都忘记外面的空气,是什么味道了。”

        三人來到了一个石室,石室之中,刻画着一个复杂的阵图,随着吕鹏打出一道能量,阵图大亮,闪烁灿灿光芒。

        这是一个传送阵,属于高端阵法,一般人很难摆出,就连莫老都不行。

        “走吧。”

        吕鹏一步当先,踩在阵图上,阵图上光华流转,包围了吕鹏,下一刻吕鹏身形消失不见。

        “你为什么要把它一直拿在手中。”在离去之时,张皓天终于问出了心中的疑惑,之前他频频打量,却沒好意思问。

        紫宸苦笑,手中拿着紫金葫芦,摊摊手道:“它很特殊,收不到空间灵戒当中。”

        “唰。”

        光华闪动,两人的身形被阵法笼罩,之后消失不见。

        再次踏入传送阵,紫宸依旧有种奇异的感觉,像是进入虚空穿行一般,刹那永恒,等到下一刻出现的时候,三人已经到了遗迹之外,立于那片巨大的广场上。

        “呼,终于出來了。”吕鹏长舒一口气,然后大口呼吸,进入这里数年了,今日终于出來了。

        天空湛蓝,晴空万里,阳光普照,就连空气中,似乎都带着一丝丝甜意,吕鹏心中很是舒畅。

        张皓天也是长出了一口气,伸开双手,大大的伸了一个懒腰,跟天空來了一个拥抱,但是下一刻,他的身形就凝固了。

        旁边吕鹏也在刹那间傻眼。

        望向四周,紫宸也是愣了一愣,眼中有了意外与警惕,手中的紫金葫芦,抓的又紧一分。

        只见四周,人群密密麻麻,黑压压一片,足足有数百,皆是望着他们。

        他们是之前进入遗迹的修士,因为宗主级大打出手,天崩地裂,遗迹坍塌,而被迫逃了出來。

        但沒想到,刚刚出现,就看到广场中心,凭空出现三人,很多人的眼睛,都泛着绿光,像是饥饿的凶狼见到了美味一般。

        三人被包围了。

        “什么情况。”望着那一双绿油油的目光,三人身形一颤,心中沒底了。

        特别是紫宸,因为这些绿油油的光芒,都是望向他手中紫金葫芦的,那赤~裸裸的贪婪,毫不掩饰。

        “紫宸,你是紫宸。”就在此时,一声惊呼响起,有人认出了紫宸。

        “不错,就是他,他就是紫宸,当年我在苍黎城见过他。”

        “他不是跟苏龙离开南部地域,加入天武联盟了吗,怎么会在这里。”

        在这一刻,更多的人出惊呼,显然都认出了紫宸。

        “他手中的是什么,重宝吗。”

        “他们为什么出现在这里,难道就是他们最先进入的遗迹,他们得到了传承跟重宝。”

        议论声响起,所有人看三人的目光,已经变得不善起來,贪婪的目光,毫不掩饰。

        “紫宸,是你,你就是阿罗对不对。”忽然,一道蕴含森然杀意的声音响起,是耿乐。

        一直以來,耿乐都对当日的事情耿耿于怀,总感觉阿罗很是熟悉,但是却想不起來,此刻看到紫宸,他猛然醒悟。

        “你说呢。”紫宸扭头,冲着耿乐诡异一笑。

        “是你,该死,我早该猜到的。”耿乐眼中杀机闪烁,八重天的气息开始涌动。

        “竟然是你。”

        与此同时,楚裂等人也是走出,眼中冷光闪烁,周身弥漫杀意。

        “呵呵,都在啊,怎么,当日还沒把你们打服。”紫宸冷笑,手中紫金葫芦光芒灿灿,吸引着众人的目光。

        “你们这是干什么,要围殴吗。”就在此时,妙空一步迈出,挡住了耿乐。

        “比人多吗。”刘博也是出现,眼中带着讥笑,周身涌动不弱的气息,跟妙空并排而站。

        “哎,每次出现,都会搞出这么大动静。”王山极不情愿的被王仙儿拽了出來,不满的道:“你们怎么回事,能不能要点脸,每次都被人打脸,还要找事,你们不嫌丢人,我看的都烦了。”

        看别人被打脸,王山自然不烦,只是他看到紫宸出风头,心中就极为不爽。

        “你说什么。”楚裂表情不善,周身寒意更浓,空气中本就不高的温度,再次降低。

        “他说你们很烦,总是沒事找事。”王仙儿道,她很维护紫宸,每次都是。

        “你们早就知道了他的身份,怪不得当日你们的家族势力,会出手帮他。”耿乐的牙咬得嘎嘣脆,气的不行。

        “什么,阿罗就是紫宸。”

        “怪不得能以一敌五,原來是紫宸,这个天武者。”

        众人惊呼,一切不可思议的事情,都归结到天武者身上。

        “轰隆。”

        遗迹之中,大震继续响起,整个遗迹都在颤动,宗主级显然还沒有分出胜负。

        而几位妖孽出现,形成了敌对势力,也使得他们旁边的御空,神色不善起來。

        里面家族强者在战斗,都沒有留手,而在这里,也沒有必要忍让,除了中立的势力以外,所有的御空,都是虎视眈眈的盯着对方。

        “紫宸。”阿天已经走了过來,跟紫宸站在一起。

        “你们让开,这是我跟紫宸之间的恩怨。”耿乐冷漠说道。

        “我呸,你别往自己脸上贴金,我们压根就沒有挡你,有恩怨自己去解决去。”王山说话很不客气,的确,他们沒有挡耿乐,只是挡住了另外几人。

        “你。”耿乐气急,噎的一句话都说不出來。

        “你们给我让开,今日看我不斩掉紫宸。”楚裂冷然说道。

        “好呀,去单打独斗去吧。”王山撇撇嘴,不屑道。

        楚裂也是说不出一句话來。

        “紫宸,有本事你就站出來,别站在一个女人身后,算什么本事。”耿乐咆哮,他故意忽略了王山等人,而是说站在王仙儿的身后。

        “就是,就你这样,还是天武者呢,怎么一点廉耻心都沒有。”其他妖孽也是冷哼,一脸讥讽。

        “呵呵,想要找死,开口就是了,何必说这么多废话呢。”紫宸冷笑,眼中有了一抹杀意,道:“杀,一个不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