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天道图书馆在线阅读 - 第三百三十九章 路冲的大仇(上)

第三百三十九章 路冲的大仇(上)

        眼睛一亮,张悬再次拿起一柄长刀,轻轻一劈。

        和长剑一样,形成了一股洁白的刀芒,带着凌人的气息,同样把地面劈出一道深深的裂痕。

        “不愧是融合了高级武技的招数,比之前的天道神拳、天道枪法都要厉害不少!”

        感受到剑气、刀气的威力,张悬点头。

        又巩固了一会,彻底熟悉,这才松了口气,微微一笑:“将这套剑法、刀法精简一下,传授给赵雅、沐雪晴,不管和谁战斗,估计都能轻松战胜了!”

        虽然不知道赵雅的对手是谁,但她既然吃亏的是武技,只要学会这套剑法,对方再厉害,也肯定抵挡不住。

        张悬不相信,天武王国还有什么武技能胜过天道图书馆弄出来的东西。

        至于沐雪晴,她嘴上没说,可能也是和别人闹出矛盾受的伤,传授她这套刀法,足可以防身,让对手再难抵挡了。

        ……

        沐雪晴回到住处。

        想起今天的事,还宛如在做梦。

        即便亲眼见到柳老师的诸多手段,依旧感到难以相信。

        随便指点,让全班同学都突破、轻松解决她体内的丹毒、扬言十天内让路冲拥有战胜通玄境强者的实力……这些,就算一些厉害的名师,也比不上吧。

        走进客厅,伸了个懒腰,正打算回去休息,就见父亲一脸激动的走了过来。

        “晴儿,你回来了,真是太好了!”

        “怎么了,爹爹?”

        父亲沐丹师一向沉稳,怎么现在这副表情?

        “你有救了!”沐丹师兴奋的双眼放光。

        “有救?”沐雪晴一头雾水。

        又没死,又没病,什么有救了?

        “你这些年修炼,一直服用丹药,虽然进步很快,因为体质和修炼功法的原因,体内留存了不少丹毒,影响以后的进步!这些,也是我去年才现……已经晚了。”

        沐丹师满脸歉意的看过来:“为了能帮你消除隐患,我专门去过医师公会,将你的情况详细记录了,结果……就连医师公会的众人也没有任何办法!木宏会长也无能为力,甚至将其标注为疑难杂症……”

        “本来我想着,你这种情况,很难治好,没想到……今天冒出了一个厉害的医师,一口气将疑难墙上所有问题都给与了完美解决方法!也就是说……你体内的丹毒可以治好了……”

        沐丹师双眼放光。

        女儿身中丹毒的事,他意识到已经晚了,一直觉得愧疚,到处找寻治疗方法,现在知道这位医师公会新任的会长,可以轻松解决,兴奋的难以遏制。

        “丹毒?”

        沐雪晴眨巴眼睛,正想说身上的丹毒已经完全解决,就听父亲的话语继续响起。

        “你不知道,这位新任的会长,是何等天才,医师公会的疑难墙,居然直接闯到尽头,连续解决了十九道疑难杂症,个个给出完美药方。最后一个,更是让四星、五星医师都难以判定结果……”

        一边赞叹,沐丹师一边摇头。

        即便亲耳听闻,他都觉得不可思议。

        要不是医师公会的朋友信誓旦旦,都怀疑消息是不是真的。

        “哎,对了,听说……这个新任的会长,在你们学校当老师,你明天帮我打听一下,我好提前准备,好好拜见,为你求取治疗的方法……”

        感慨完,沐丹师看过来。

        “学院有这样厉害的老师?叫什么名字,我怎么从未听说过?”沐雪晴疑惑的看过来。

        医师公会的疑难墙她也听说过,一口气解决十九道病症,个个完美,绝对堪称逆天了!

        造成的声势,恐怕不比张悬名师小。

        学院的老师,她基本都知道,各自有几斤几两,也都衡量过,啥时候冒出一位这样厉害的?

        如果要有,应该早就名气在外了吧!

        “他好像……”沐丹师迟疑了一下:“姓柳……”

        “姓柳?”沐雪晴心中“咯噔!”一下,想起了什么,秀目紧紧盯过来,脸色一红,有些紧张:“他……他不会叫柳程吗?”

        柳老师的名字,一进教室就介绍了,她记得清楚。

        “不错,就叫柳程,好像是刚被天武学院招聘过来的……”想起朋友和他说的内容,沐丹师点点头。

        “柳程……”

        秀目一下子瞪的滚圆,宛如灯笼,沐雪晴像是见鬼一般。

        自己这位老师竟然是医师?一口气解决了十九道疑难杂症,成为医师公会的会长?

        刚才心中虽然已经猜到了一些,听到父亲确认,还是有些不敢相信。

        “你认识这位老师?那真是太好了,我明天就去拜见,请他出手帮你解决体内的丹毒……”没现女儿的震惊,沐丹师兴奋的继续道。

        “不用拜见了……我体内的丹毒,他已经帮我解决了……”

        过了一会,终于消化了这个消息,沐雪晴苦笑着摇头。

        “帮你解决?”沐丹师看过来。

        “是……”沐雪晴点点头。

        “他……为什么要帮你?”沐丹师不太相信。

        这位柳老师如此身份,怎么可能帮自己女儿免费解决丹毒?

        “因为……”

        听到父亲的疑问,沐雪晴俏脸微抬,一道自豪之意从眼中流露出来。

        “他……是我的老师!”

        “你的老师?”沐丹师愣在原地,整个人都懵了。

        同样的一幕生在孟涛等人面前,柳老师的所有学生,一夜之间,全部哗然。

        ……

        一觉醒来,张悬觉得精神通透。

        昨晚将天道剑法、刀法炼完,又连夜修改了一下。

        图书馆搜集整理出来的武技,虽然强大,但没有天道真气维持,非但难以挥最强威力,弄不好还会对身体造成伤害。

        就如同婴儿驱使大锤,力量不够,反倒威力减弱。

        稍微修改,适合对方,才能更加犀利。

        走出教室的小房间,来到课堂,随即看到昨天修炼毒体的路冲终于撑过了第一轮的折磨,大口喘着粗气的坐在凳子上。

        “老师!”

        见他出来,急忙抱拳。

        “嗯!”

        他能撑过去,完全在意料之中,并未觉得太过意外,张悬点了点头,笑着看过来:“感觉如何?”

        “我……”

        路冲迟疑了一下:“感觉还是辟穴境初期,修为没怎么增长……”

        毒性消减,他就观察了,和昨晚上一样,依旧是辟穴境初期,实力没有丝毫增长,要不是出于对眼前这位老师的信任,都怀疑昨晚上的痛苦,白白承受了。

        想起那种疼痛,心中就忍不住一颤。

        和下地狱一般,好几次都觉得可能坚持不住了,要不是心中那份仇恨支撑,肯定挺不过来。

        “那边有个测力石柱,可以试一下!”

        张悬淡淡一笑。

        “是!”

        点点头,路冲几步来到石柱跟前,拳头捏紧,猛地砸了过去。

        嗡!

        石柱颤抖,一行字迹缓缓浮现。

        “四十四鼎?辟穴境巅峰……这,这怎么可能?”

        看清楚上面的字迹,路冲身体一晃,眼睛瞪圆。

        他没感到力量增加啊,怎么一下就达到四十多鼎了?

        这也太恐怖了吧!

        正常辟穴境强者,开辟一处穴道增加一鼎之力,四十四鼎相当于开辟了四十处穴道(鼎力境巅峰有四鼎之力),可……他也只开辟了一处,还是昨天晚上突破的,怎么会有如此强大的力量?

        “你增加的是肉身的力量!”

        张悬满意的点点头。

        路冲修炼的是毒体,增加的只是身体力量,而非修为。

        肉身力量达到一定境界,同样可以和真气强者相媲美,一些厉害的毒师,就算不用真气,一样能将宗师撕裂。

        昨天利用毒体的修炼方法,使用剧毒帮他淬炼身躯,短短一夜功夫,就让力量从五鼎,硬生生提升到四十四鼎!

        “我……”

        看到石碑上的数字,感受到肌肉中迸而出的力量,路冲眼眶一红。

        之前柳老师说,让他十天内报仇,他心中还是有些疑惑,现在才知道,是真的!

        半天一夜的功夫,就让他从鼎力境初期,提升到四十四鼎,堪比辟穴境巅峰的地步,这份能力,简直闻所未闻,就算亲身经历,都觉得是不是在做梦。

        “多谢老师!”

        此刻,他才算对眼前这位年轻的柳老师心悦诚服,再无半点怀疑。

        “现在可以将你的事情,说一说了吧!”

        张悬道。

        “我……”

        路冲拳头一紧。

        “记住,你是我柳程的学生,哪怕你的仇人是天武学院的国王陛下,只要他做错了……”

        双手背在身后,张悬身上散出让人不容怀疑的自信:“为师一样会帮你把他捅个窟窿!”

        “老师……”

        拳头一紧,路冲眼泪再也止不住,从眼眶蜂拥而出。

        别人如果这样说,他会感觉到很可笑,觉得肯定是在说大话。

        但不知为何,眼前这位柳老师这样说,却让他不敢有丝毫怀疑。

        自从父母亲人被杀,这种让人依靠的感觉,早就没有了。没想到,从这位柳老师身上再次感受到了。

        眼前的老师,年纪看起来不大,却像是一座高山,让他漂浮的心,沉静下来,再不孤独。

        “说吧!”

        张悬看过来。

        “是……”

        路冲再也不隐瞒,将自己的遭遇,开口说出。